淺談東正教

 

很多時,當我們談及基督徒的合一時,我們只會記得起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但事實上,天主教和基督教只佔基督宗教中的一半,另外一半與我們共同存在的基督宗教:他們出自非常古老的根源,他們的傳統、禮儀和神修精神既豐富又極之奧秘。這另一半被統稱為東方的東正教。

 

我們應時常回憶起前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他的牧函中曾說過:「我們怎能不念及東方教會?他們的古宗主教區與宗徒流傳下來的傳統有非常密切的關係,而且他們歷史悠久的神學,禮儀及神修傳統組成豐富的寶藏,對整個基督宗教來說是共同的遺產。」但究竟這些東方的基督徒是誰?你對東方教會的認識又有多少?在過往,可能由於東正教在香港沒有正式的機構,故此大家對他們的認識不深。但近數年間,東正教已在香港正式設立教區了。為了加深大家對東方教會的認識,我會為大家簡略地介紹一下東正教的來源和現況。

 

在第四世紀,當基督宗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時,教會是圍繞著安提約基雅(Antioch)、亞歷山大里亞(Alexandria)、羅馬(Rome)、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和耶路撒冷(Jerusalem)這五個宗主教區組成。在這太平盛世,以希臘文為主的拜占庭式聖道禮得以進一步發展。事實上,大部份古老的希臘文禱文如「上主,求你垂憐」和「聖三頌」,在今時今日仍然會在一些非希臘文教會內以希臘文詠唱,這其中當然亦包括羅馬天主教會。

 

在早期,約第四和第五世紀,大部份的教會均有自己的主教。這些主教會與五位宗主教中的一位保持聯繫。雖然各宗主教區有各自的禮儀傳統,但彼此間都會因他們所宣認的信經而共融。

 

亞歷山大里亞教會以埃及和埃塞俄比亞為中心。在羅馬帝國和拜占庭帝國時代,亞歷山大里亞是著名的學術中心,不少教父,如奧力振和西伯利央均出自這教會。埃及教會宣稱聖馬爾谷曾在當地傳教。它的宗主教居於首都亞歷山大里亞,被視為聖馬爾谷的繼承人。埃塞俄比亞教會則號稱他們源自一位受斐理伯洗禮的太監(1044-48)。他們的禮儀是獨一無二的,因為融合了許多古猶太人儀式的元素,例如使用鼓、鈸和司祭的舞蹈。

 

耶路撒冷教會是所有基督徒團體中最古老的一個,因耶路撒冷是耶穌受難復活及派遣衪的聖神降臨到第一個信徒團體的地方。這教會主要是由猶太基督徒組成,由主的兄弟雅各伯和他的後裔所帶領。其後由於戰亂影響,耶路撒冷教會漸告沒落,最後經加采東大公會議(公元四五一年)決議,一個由外邦人作主教並負責管理的宗主教區在此成立。

 

君士坦丁堡教會在五個宗主教區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因它是在拜古庭帝國時在皇帝的要求下在帝國的首都建立。由於與皇帝的關係密切,君士坦丁堡教會對普世教會的神學及禮儀發展影響深遠。

 

安提約基雅教會的中心在敘利亞、伊朗和伊拉克一帶,它的宗主教居於安提約基雅。聖伯多祿在羅馬殉道前在此建立了教會。安提約基雅是另一個出名的學術中心,偶爾會和亞歷山大里亞學派有不融洽的情形出現。它的神學和禮儀對耶路撒冷教會有重大的影響。   

 

羅馬教會的宗主教由羅馬主教(教宗)所擔任。在君士坦丁堡以西(即西歐)的教會被稱為西方教會。因伯多祿和保祿兩位宗徒在羅馬為主作見證而犧牲,所以在宗主教區中,羅馬的地位被受尊祟,作為伯多祿的繼承人,教宗的地位比其他宗主教更尊貴。在第一世紀,雖然希臘文首先被用作禮儀中所用的語言,但當拉丁文成為西方的共同語言後,在西方,希臘文的地位亦漸漸被拉丁文所取代,而西方教會亦被稱為拉丁教會。

 

在第五世紀的數次大公會議,經多番討論,大家對耶穌基督的身份有更清晰的理解,可惜基督宗教的統一也因此受到破壞。

 

在公元431年舉行的厄弗所大公會議,曾論及耶穌基督的本性,主教聶斯多略因耶穌基督兩性一位的問題,和不承認瑪利亞是「天主之母」而受到批評。聶斯多略和他的追隨者逃往東方,即今伊拉克地區,教會因此而分裂。聶斯多略教會(Nestorian Church)發展非常蓬勃,傳教士被派到的地方遠至印度和中國。聶斯多略的教會早至公元六世紀已在中國出現,這便是我們熟悉的「景教」。景教也是在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出現的基督宗教。

 

稍後在公元451年舉行的加采東大公會議,亞歷山大里亞和安提約基雅教會中的部份主教未能與普世教會就基督的兩性達成共議,他們拒絕接受大公會議的決定而離開。這些主教和他們的追隨者相信基督只有一種本性,故自立成為基督一性論教會(Monophysite Churches)。亞美尼教會亦因不贊成大公會議的決定而離開。大公會議因他們的脫離而需要委任一些支持大公會議的新主教,負責管理亞歷山大里亞和安提約基雅教會餘下忠心的「正教」信徒。

 

餘下的基督教會在接著的四百年,受到阿拉伯人和野蠻人的侵佔和迫害。基於種種原因,當中包括政治(土耳其人攻佔君士坦丁堡,十字軍劫掠君士坦丁堡)、語言和神學觀點(君士坦丁堡不接受羅馬宣稱羅馬教宗對整個基督教會擁有最高權力)等問題,教會於公元一零五四年最後一次分裂。當君士坦丁堡和羅馬決裂時,其他東方教會跟風,與君士坦丁堡站在同一陣線。這些東方教會被統稱為東正教會,即保留了首七次大公會議所定下的教條。至於在早期的大公會議中,脫離教會的基督一性論教會和聶斯多略教會,嚴格來說,並不被視為東正教會的一部份。

 

在首個千喜年後,正教會在東歐和中亞洲非常興盛。除了四個古宗主教區(亞歷山大里亞、安提約基亞、耶路撒冷和君士坦丁堡)外,新宗主教區相繼成立,有俄羅斯東正教會、保加利亞東正教會、塞爾維亞東正教會和羅馬尼亞東正教會。在中國,在共產黨取得政權前,俄羅斯東正教會主要在中國北部和上海發展。而日本的東正教會更自立於俄羅斯宗主教區,成為一個自主的東正教會。到今天,東正教基督徒數目約為四億。

 

每一個東正教會都是自治的,各自管理自己的教會,不能干涉其他教會的事務。主教們在所屬的教區擁有自治權,在議會的協助下執行管理工作。宗主教和主教是由司鐸和平信徒組成的議會選舉產生。由於沒個中央的管理架構,東正教會通常會根據國家或語言作分界。各東正教精神上的合一是透過君士坦丁堡的宗主教表現出來,君士坦了堡的宗主教,雖然對其他宗主教並沒有法治的權力,其領袖地位卻很顯明。這種「教會」的共識和實踐,與拉丁(羅馬天主教)教會有很大的分別。天主教會認為東正教會所施行的聖事是有效的,在極危急的情況下,天主教徒可領受這些聖事,否則由於拉丁和東正教會的分裂,共融是被禁止的。

 

在過去數個世紀,東正教會,聶斯多略教會和基督一性論教會中的多個團體,開始與羅馬共融。雖然他們接受羅馬教宗的權威,卻仍繼續依照祖先流傳下來的傳統去處理事務及舉行禮儀,他們被稱為Uniate Church或東方天主教會。於一零五四年,當東正教會與普世教會分裂時,黎巴嫩的馬龍派教會(Maronite)是例外的,他們屬於敘利亞禮。馬龍派的基督徒為逃避回教徒的屠殺而逃人山區。由於孤立於山區的隱藏處,他們不知道教會已經分裂,直至他們離開藏身處,才得悉拜占庭教會和拉丁教會的分裂,並因此感到很驚訝,但他們選擇與羅馬保持合一,正如基督教會在首千年的情況一樣。

 

普世教會分裂的歷史令人感到遺憾,但情況在過去數世紀已慢慢地得到改善。自梵二至今,拉丁教會和東正教會均有採取主動,為過去所犯的錯誤尋求互相諒解和寬恕。祈求在天主聖神的帶領下,大家能在合一的路途上繼續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