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號

2001   

標題

指斥羊森對恩寵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世

會議或書信

乘機會典章--公元一六五三年五月卅一日(Const. Cum occasione)

內容

1)有些天主的誡命,為願意、奮勉(守誡命)的義人們,按他們現有的力量,是不可能(予以遵守)的;他們也缺少那(使他們可能(遵守誡命)的恩寵(1)。

 

 

 

 

註釋

*高納略,羊森(Cornellius Jansen)是依撥來(Ypress)主教,不幸陷入異端,下列各種謬論,均從他的著作中摘錄出來。

  見 2001-2007

(1)參閱︰1954 Augustinus t. 3, De Gratia Christi lb. III, c.13

 


 

編號

2002   

標題

指斥羊森對恩寵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世

會議或書信

乘機會典章--公元一六五三年五月卅一日(Const. Cum occasione)

內容

2)在(犯罪)失足的本性地位上,對內在的恩寵,從來沒有人抗拒過。

 

 

 

 

註釋

*乘機會典章 2001-2007

 


 

編號

2003   

標題

指斥羊森對恩寵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世

會議或書信

乘機會典章--公元一六五三年五月卅一日(Const. Cum occasione)

內容

3)或為(行善)立功或為(犯罪)作惡,在失足的本性境界裡,人不需要擺脫「緊迫」(a necessifate)的自由;祇擺脫「強迫」(a coactione)的自由,就已足夠了。(1)

 

 

 

 

註釋

*乘機會典章 2001-2007

(1)cf. t. 2. De stata naturae lapsae,Ⅳ. 24.

 


 

編號

2004   

標題

指斥羊森對恩寵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世

會議或書信

乘機會典章--公元一六五三年五月卅一日(Const. Cum occasione)

內容

4)帶著一半性質的貝拉久人,主張︰人做每一件事,即使是為初步的信仰,也必需先有內在的恩寵;而在這一點上,就帶有異端色彩,因為他們願意這個恩寵是這樣的︰能為人的意志所拒絕,或予以服從。(1)

 

 

 

 

註釋

*乘機會典章 2001-2007

(1)cf. t. 1. De haeresi Pelagiana, Ⅷ, 6

 


 

編號

2005   

標題

指斥羊森對恩寵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世

會議或書信

乘機會典章--公元一六五三年五月卅一日(Const. Cum occasione)

內容

5)若說,基督完全為所有的人受死或流了血,那是帶有一半性質的貝拉久(異端)人。(1)

 

 

 

 

註釋

*乘機會典章 2001-2007

(1)cf. t. 3. De gratia Christi, 21

 


 

編號

2006   

標題

指斥羊森對恩寵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世

會議或書信

乘機會典章--公元一六五三年五月卅一日(Const. Cum occasione)

內容

〔教會的懲罰〕︰我們宣佈並分別懲斥︰以上第一命題是冒昧的,失敬的、褻聖的,受到絕罰的異端邪說……第二命題是異端;第三命題是異端……第三命題是虛妄的、是異端邪說……第五命題,是虛妄的、冒昧的、令人詑異的,且這樣懂法︰基督之死,祇為預定人的得救,那是失敬的、褻聖的、是對天主慈悲的侮辱,是異端邪說……。

 

 

 

 

註釋

*乘機會典章 2001-2007

 


 

編號

2007   

標題

指斥羊森對恩寵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世

會議或書信

乘機會典章--公元一六五三年五月卅一日(Const. Cum occasione)

內容

可是,我們決然無意,藉此聲明,暨對上述五命題的定斷,來核准上述羊森書中所包含的其他意見。

 

 

 

 

註釋

*乘機會典章 2001-2007

 


 

編號

2008   

標題

論自由討論有關天主恩佑—寵佑—的事

教宗

依諾森十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五四年四月廿三日

內容

既然,不僅在羅馬,且也在別處,流傳著一種言、行、手稿,也許還有單印本,都在談論那在教宗格來孟八世與教宗保祿五世的面前,由從前羅馬聖輪院的院長方濟各會會士貝虐(Pegna)與對方道明會會士多默•德•肋摩斯(Thomas de lemos),以及其他與會的神學士所舉行的有關天主恩寵助佑的辯論會事。除此之外,還有教宗保祿五世,有關天主寵佑的定斷,有關懲斥耶穌會士馬里那的學說的典章的手抄本,也到處流行著,故同一教宗,便藉本法令宣佈並這樣裁定︰上述的一切言與行,不拘是贊成道明會士的主張,或贊成馬里那以及其他耶穌會士的主張,以及上述的教宗保祿五世的典章的原本或樣本,都完全不該被視為信理;而且,不能或也不該拘束任何方面人士;但對上述的問題,該遵守教宗保祿五世與教宗烏爾朋八世的詔書〔參閱︰* 1997〕。

 


 

編號

2010   

標題

教會對羊森所言意義的判斷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到伯多祿座前典章-—公元一六五六年十月十六日(Const. Ad s. beati Petri sedem)

內容

§5既然……有些不義之子,不怕對基督信眾,大立惡表,竟說︰上述五個命題,連在上述的羊森所寫的書裡也找不到的,純屬捕風捉影,任意虛構的,或說,上述五個命題之被懲斥,並不是按羊森之本意去了解所致。

 

 

 

 

註釋

*到伯多祿座前典章 2010-2012

 


 

編號

2011   

標題

教會對羊森所言意義的判斷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到伯多祿座前典章-—公元一六五六年十月十六日(Const. Ad s. beati Petri sedem)

內容

§6實則不然,我們充分謹慎地審查了全部事實的真相,因為我們派我們的代表樞機,出席了我們以宗座權威所建立的一切審查會議,完全竭盡了我們之所能,詳加審核,意欲澄清以後對此所能發生的任何疑慮…故我們把我們前任教依諾森的典章、聲明與定斷,予以系統性的堅定,核准,革新。

 

 

 

 

註釋

*到伯多祿座前典章 2010-2012

 


 

編號

2012   

標題

教會對羊森所言意義的判斷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到伯多祿座前典章-—公元一六五六年十月十六日(Const. Ad s. beati Petri sedem)

內容

且我們宣佈並斷定︰上述五個命題,是從上述的依撥主教羊森所寫的「奧斯定」書中,摘錄出來的,並按作者之原意去了解而予以懲斥的,且我們再用同樣的上述聲明、上述定斷,一一予以懲斥……

 

 

 

 

註釋

*到伯多祿座前典章 2010-2012

 


 

編號

2013   

標題

論淫惡之輕重問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六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問︰聽告司鐸,引誘人犯邪淫,可因資料的輕微,不該受到告發嗎?

答︰在淫樂的事上,既沒有資料,可被視為輕微的,而且,若有輕微資料,那麼,在這(淫樂)事上,就不應被視為輕微的,故大家認為︰該聽告司鐸,應該受到告發,而那反對的意見,並不是可能予以贊同的。

 


 

編號

2015   

標題

論聖母始孕無玷的道理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顧慮全教會簡詔-—公元一六六一年十二月八日(Breve Sollicitudo omnium Ecclesiarum)

內容

§1 自古基督的信徒,對祂(基督)的殊福貞母瑪利亞,都懷著孝愛之情認為︰她的靈魂,在她受造注入肉身的一剎那,因天主看她的兒子耶穌—人類贖主之功的份上,賦予特寵特恩,得以免染原罪之污,而且就因這種心意,使們以隆重的禮節,舉行慶祝聖母始孕無玷的慶節;(教會)還在教宗西斯多四世的典章之後[*1400 1425 1516],又增加本公文……。(事實上)這種(自古相傳的)孝愛,月增不已,如今幾乎所有的公教信徒,也因到處所舉辦的,為闡揚這種主張的學術演講,而擁護這端道理了。

 

 

 

 

註釋

*教宗亞歷山大七世,於公元一六六一年十二月八日,徇西班牙王斐理伯五世之請求,頒發此簡詔,以堅強教宗西斯多四世的詔書(Bulla “Grave nimis“*1425 s),與教宗保祿五世之典章(Const. Regis pacifici, 6 jul. 1616)以及教宗額我略十五世之法令(Decr. 24 Maii 1622)。

 見 2015-2017

 


 

編號

2016   

標題

論聖母始孕無玷的道理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顧慮全教會簡詔-—公元一六六一年十二月八日(Breve Sollicitudo omnium Ecclesiarum)

內容

§2 但有些人,在公開講道、授課、辯論、文件中,發表相反的論調,竟說︰同一殊福童貞瑪利亞,在受孕時曾染有原罪;因而在基督的子民中,掀起了大大凌辱天主的惡表、爭執和紊亂;故此,我們的前任教宗保祿五世,也下令禁止,不得公開地傳授或宣講上述的、反對聖母無原罪的道理。同樣地,我們的前任教宗額我略十四世,曾把上述的禁令,也擴展到私下的會談上,並為擁護聖母無原罪的主張起見,下令︰不分公私,在做彌撒、唸日經的經文中,不該用任何字句,來相反這個(聖母無原罪的)道理的字句。

 

 

 

 

註釋

*顧慮全教會簡詔 2015-2017

 


 

編號

2017   

標題

論聖母始孕無玷的道理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顧慮全教會簡詔-—公元一六六一年十二月八日(Breve Sollicitudo omnium Ecclesiarum)

內容

§4 我們因為一方面考慮到,羅馬教會隆重地慶祝終身童貞瑪利亞始孕無玷的慶節並曾安排該慶節的專有的特殊日課而在另一方面,我們願意贊成這種(對聖母瑪利亞的)孝愛、虔誠,以及對她的慶節與敬禮……所以頒布了擁護聖母無原罪道理的法令,再宣告說︰真福童貞瑪利亞,在她受造,並被注入肉體時,即(滿)被聖神的恩寵而免陷於原罪……。

 

 

 

 

註釋

*顧慮全教會簡詔 2015-2017

 


 

編號

2020   

標題

擯棄羊森異端的誓詞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宗座管轄典章-—公元一六六五年二月十五日(Const. Regiminis apostolici)

內容

我某服從教宗依諾森十世於公元一六五三年五月卅一日所頒發的宗座典章以及教宗亞歷山大七世,於公元一六五六年十月十六日所頒發的典章並以真誠心意,擯棄、懲斥那從高納略,羊森所寫的「奧斯定」書中所摘錄出來的五個命題,並按同一作者的原意,予以懲斥,一如上述(兩)典章所懲斥的一樣,且我這樣宣誓,願天主如此助佑我,而以這天主的聖福音為證。

 

 

 

 

註釋

*當時法王路道維(Ludovicus)十四世,認為︰為抑制羊森異端的蠢動,最好由教宗頒佈︰「擯棄羊森異端的誓詞」,令所有的全會教會神職人員以及教授宣誓遵守;於是教宗亞歷山大七世,便頒佈上列誓詞。

 


 

編號

2021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人按天主有關信、望、愛三德的律法,終生沒有激發該三德的責任(義務)(Thomas Tambuqini,s. J,Explicatio decalogi , ,3, 2)。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22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騎士受到「決鬥」的挑戰時,能接受挑戰,以免他人說他為膽怯者。(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Cf. Matth. De Moya,s. J. et Paulum Laymann,s. J. Th. Mor. (Lugd. 1643)Lib. f. 3. c. 3

 


 

編號

2023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最後晚餐的詔書(1),當公佈時,祇禁止赦免異端暨其他罪孽,而且這也並沒有廢除那脫理騰大公會議,有關隱惡的赦免權;這種主張,曾於公元一六二九年七月十八日樞機團樞密會議中,受到審閱而予以容忍。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因該詔書常於建立聖體日在各大堂公佈而得名;內容包括教會的各種懲罰

 


 

編號

2024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4)修會的首長,能在良心的場合裡,赦免任何世俗神職所犯的隱密異端罪孽,並他因此所受的絕罰(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Cf. Stephan. Bauny S. J. Theol. Mor. Ⅰ. T. 4, g. 32

 


 

編號

2025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5)你雖明顯地確定伯多祿是異端人,若你不能予以證明,你就沒有告發他的義務(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Cf. st. Bauny. Th. m. P. . t. 3 disp. 4,q. 18

 


 

編號

2026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6)聽告司鐸若在告解聖事內,分發小紙條於告罪者,而告罪者後來讀了,便因此而激起肉慾之樂,那麼,他(聽告司鐸)不被認為︰在告解(聖事中)引誘罪人犯罪;因此,他不該受到告發的。(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教宗額我略於一六二二年八月卅日下詔Universi dominici gregis,制定法律,該告發這種誘人犯淫罪的聽告司鐸

 


 

編號

2027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7)假設被誘惑的人,向那誘他(犯罪的聽告司鐸告明這個罪,那麼,聽告司鐸就能赦免他的罪而不負告發的重任;這便是逃避告發誘人犯罪的(聽告司鐸的)義務。(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Cf. Th. Hurtads, Tractatus Varii resolutionum moralium, t. 1. Tract. 4, c. 5. res. 6

 


 

編號

2028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8)司鐸為一台彌撒,能合理地接受雙重的獻儀,即把那舉祭司鐸自己所得的非常特殊的神益,也讓予那求彌撒的人,而且,這在教宗烏爾朋八世的法令之後,也是被許可的。

(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公元一六二五年七月廿一日頒發「經常發生」的法令(Decr. Cum saepe contingat)禁止司鐸,為一台彌撒,接受雙重獻儀;但在該法令頒發之前,如︰加益督•德•維奧(Cajatanu de Vio; Dominicus Soto)以及道明•沙多等學者曾為此而辯護。後如︰Th. Hurtado,以及Moya等卻不願教宗的禁令,還予以擁護,那是無理之至。

 


 

編號

2029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9)在教宗烏爾朋頒發上述禁令之後,司鐸能以較少的獻儀,轉請別位(司鐸)為他獻祭,而他自己保留該獻儀的其他部份(作為私用)(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Cf. Moya, op. 2022 cit. [ed. 1657]pg. 86

 


 

編號

2030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0)若司鐸接受了許多彌撒獻儀而祇獻一台彌撒,那他不犯公義的罪。而且,即使我預許,甚至還宣誓,要為獻彌撒獻儀的人舉祭,我也不加犯失信之罪,因為我將不為任何人獻祭。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31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1)我們因生命危急或因其他原因,在告解聖事中所省略去的或遺忘的一切罪惡,在下次告解時,沒有予以告明的責任(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Ex Censura Lovaniensi, a. 1653, assertio 12

 


 

編號

2032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2)行乞修會的會士(神父),能赦免為主教所保留的罪案,並不需求那保留者主教的授權。(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Cf. Chassaing, op. *2024 cit. p. 1,Tract 5,c. 3,propos. 6

 


 

編號

2033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3)若一會士,被推荐於主教,而為主教無理所拒絕,(不允核准為聽告司鐸);但誰若向這樣的會士告解,他也算滿全了一年告解一次的律令(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Vd. Martinum ab Azpilcueta, Enchiridion, Rive Mannale Confessariorum et paenitentium[Salmanca 1557,cp. 27. n. 264 s]

 


 

編號

2034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4)誰若故意做無效的告解,他也算滿全了教會的律法[*2155]。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35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5)告解人能以自己的權威,請他人做補贖,以滿全他所應做的補贖。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36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6)凡有恩俸的本堂神父,能選那不為正權力人(如主教等)所核准的純司鐸,作為聽告司鐸。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Moya, op. *2022,cit[ed. 1657]

 


 

編號

2037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7)倘若一個會士或一個神職人員沒有別的自衛辦法,那麼,他可以(無罪地)殺死那傳播重大罪孽,危害他本人,或他自己的修會的毀謗人︰蓋若那個毀謗人,業已準備公開地,且當著極重要人士的面,要危害他會士本人,或他的修會,講出上述的重大罪孽來,那麼,看起來,除了殺他之外,沒有別的選擇了。(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Ex Cens. Lovaniensi, a. 1653, ass. 7

 


 

編號

2038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8)倘若清白無罪者,沒有其他避免受損害的途徑,那麼,他可以(無罪地)殺死那誣告者、妄證者,連那定將判斷不公平的判官,也可予以殺害(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Ex Cens. Lovaniensi, a. 1657, ass. 5

 


 

編號

2039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19)丈夫以自己的權威,殺死他的與人通姦時被捉出來的妻子,是沒有罪的。(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Moya, op. 2022 cit. [Ed. 1657]Pg. 68

 


 

編號

2040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0)教宗比約第五世(1)命那些不唸日課的受恩俸者,所做的賠償,在判官宣判︰「這是懲罰」之前,在良心上,是不予負責的。(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Canst. Ex proximo lateranensi 20, Sept. 1571

(2)如︰伯多祿,沙多認為︰這祇是懲罰的律法(Lex poenalis)

 


 

編號

2041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1)一個獲得聖堂的獻儀,或其他方式的教會恩俸的人,若從事研究文學工作而由他人去唸日課,也算滿全了自己的責職。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42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2)誰若不白白地授予教會的恩俸,他並不是相反公義,因為那授予恩俸而附上付款條件,不是要對方為所授予的恩俸付款,而是為那暫時的,並無義務要授予你的利益而付款。(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Vicent. Canditus O. P. Illustriorum disquisitionum moralium, t. I. disg, 18, art. 3a, dub. 3; Moya, op. *2022 cit. pg. 79

 


 

編號

2043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3)只應守大齋而不守大齋,若他不是出自輕視或判逆所致,例如︰因為他不願服從律令,那麼,他並不犯死罪。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44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4)同性戀(Mollitids)、雞姦、獸姦,都是同類的非常接近的的罪惡;所以在告罪時,祇說自己犯遺精(手淫)罪,就夠了。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45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5)誰若與那沒有婚姻束縛的人,發生性交,而在告罪時,祇說︰我和沒有婚姻束縛的人,犯了相反潔德的重罪,那就夠了,不必言明,曾與之性交。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46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6)幾時判官認為︰兩造—兩方面的爭訟者所持的理由,為自己是同樣可能的,那時,他可接受賄賂,判那授予賄賂者勝訟。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47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7)如果一本青年的或近代人的書,那麼,當(對這書的)意見不一定時,則該意見,應被認為可能是對的,而聖座則可予以擯棄,一如不可能是對的一般。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48   

標題

有關放縱倫理的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8)人民若不接受官長所公佈的法律,那麼縱然沒有任何理由,也不犯罪(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Escobar, op. *2033 cit. t. 1, Lib. s, sect. 2. c. 14, prob. 13

 


 

編號

2049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29)在守大齋的日子,誰若一而再的吃些零食,即使到最後,吃了顯然大量的食物,也不違犯大齋的規律。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50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0)所有在國家勞力工作的職員,可以推辭,守大齋的義務,且也不該自己考慮—確定︰是否他的工作,不容許他守齋(1)。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1)當時Diana et Jo. Machado de Chaves,都這樣主張

 


 

編號

2051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1)所有騎馬趕路的人們,絕對可以推辭,不守法律所規定的大齋;而且,人祇要趕路,即使那旅行是不必要的,且即使一日即可結束旅程者,他也可不守大齋。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52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2)在四旬期內不吃蛋、奶餅之類的習慣義務,那是不明顯的。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53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3)因為省唸了時辰經而應歸還恩俸利益的義務,能以任何施捨—即那從前獻恩俸者對自己恩俸利益所做的施捨抵償。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54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4)在聖枝主日所唸的逾越節日課,即滿全了教會的律令。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55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5)有人能唸一日的日課經,滿全當日與明日兩天的唸日課的本分。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56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6)修會的會士,能在良心的場合裡,用那由脫理騰大公會議,明明撤銷的自己的特權。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57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7)那賜予會士的赦而為教宗保祿五世所撤銷者,今又恢復,有效了。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58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8)脫理騰公會議命令那由於急需而帶著死罪獻祭的神父,應「及早」去告解(參閱* 1647);這是勸告而不是命令。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59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39)上文所謂的「及早」兩字,意指︰司鐸在自己(安排)的時間內,將舉行告解。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60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40)有人說︰為了尋求肉身的與感官從接吻所生的快樂而與人接吻,若沒有更進一步的同意與遺精的危險,那祇有小罪而已;這種意見,可能是對的。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61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41)如果一個姘婦為姘夫,太有益處,即︰若姘夫沒有她,度生幾乎太難了,而且別人燒的菜,為姘夫太討厭,同時也太難找到別的女傭,那麼,姘夫沒有驅逐姘婦的義務。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62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42)假設放款人自己約束自己,在一定時間內,不向欠款人討還貸款,那麼,他可以在貸款之外,還要求一些(利息)。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63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43)每年為亡靈的遺產(所應獻祭的義務),不超過十年之久。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64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44)在良心的場合裡犯罪者已歸正悔改,不再固執,那麼,教會對他的懲罰,也就停止了。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65   

標題

聖職部所懲斥的命題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五年九月廿四日

內容

45)那種「待淨化」的禁書,能予以保留到該書獲得慎重更正為止。

 

 

 

 

註釋

*聖職部的法令 2021-2065

 


 

編號

2070   

標題

論下等痛悔,是否還需要一些對天主的愛?

教宗

亞歷山大七世

會議或書信

聖職部的法令—-公元一六六七年五月五日

內容

〔有關爭執問題︰〕人由於怕下地獄而發出的(下等)痛悔,帶著不願再犯罪的志願與罪赦之希望,為在懺悔聖事中獲得恩寵,是否還需要發出一些對天主的愛心呢?對於這個問題,有人予以肯定,有人予以否認,且彼此爭執不休,互指對方應受教會懲處。…聖父(教宗)乃下令…從今以後,若有人有關上述的下等痛悔資料,著書,或出版刊物,或教授別人、或向人宣講、或以任何方式,教導悔罪者、學者、或其他任何人時,不得擅指對方,應受神學方面的懲處或加予其他凌辱,或辱罵對方的主張,不管對方否認那從怕懼下地獄而發出的下等痛悔,還需要發出一些對天主的愛心—這個主張,似乎在今日的學者中,比較普遍—或對方承認︰發下等痛悔的人,還需要發出一些對天主的愛心,一直到聖座對於這問題,予以定斷為止。

 


 

編號

2090   

標題

論屢領聖體與日領聖體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會議聖部法令--公元一六七九年二月十二日

內容

雖然,屢領日領聖體的習慣,常在教會中,為聖教父們所贊成︰但他們從來沒有規定過︰每月或每主日,那幾日可以領聖體,或那幾日不准領聖體;這連脫理騰大公會議,也不曾予以規定;但大公會議,好像顧及人性的軟弱,祇向人示意而不命人做它所願望的事,因為它說︰「聖公會議,固願在每台彌撒聖祭中,在場的信友們,都領聖體,以分享聖祭」[* 1747]。而且,這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良心的幽邃處,是多方面的,因人的心靈事的不同而各有所異︰相反地,有許多恩寵以及天主的恩賜,曾賜予小孩們;我們既不能以人的眼光去探究,自不能對每人的地位、整潔,隨而對屢領或日領生命之糧,作硬性的規定。

 

 

 

 

註釋

*會議聖部法令 2090-2095

 


 

編號

2091   

標題

論屢領聖體與日領聖體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會議聖部法令--公元一六七九年二月十二日

內容

職是之故,有關這事的本身,應讓那屢聽告解,而探悉人心的聽告司鐸作判斷;而聽告司鐸,應視告解人良心的純潔程度,並視對方生活環境—商人還是結婚者?—的不同,與實際的虔誠程度,及其得益之多少,以規定他們領聖體的次數,才是。

 

 

 

 

註釋

*會議聖部法令 2090-2095

 


 

編號

2092   

標題

論屢領聖體與日領聖體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會議聖部法令--公元一六七九年二月十二日

內容

但對結婚的人們,還須多加謹慎,因為保祿宗徒不願他們「彼此虧負,除非兩相情願,暫時分房,為專務祈禱」(格前︰七,五)。故應鄭重地勸告他們,為了對至聖聖體的尊敬,該竭力節制自己,保存心神的純潔,來分享天上的筵席。

 

 

 

 

註釋

*會議聖部法令 2090-2095

 


 

編號

2093   

標題

論屢領聖體與日領聖體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會議聖部法令--公元一六七九年二月十二日

內容

所以,在這件事上,最好是由司牧們,加意儆醒著,既不要使有些人,因一成不變的規律而受驚,不敢屢領或日領聖體,也不要一般性地訂立領聖體的日子,但該親身,或透過本堂神父與聽告司鐸,個別規定領聖體的日子;而且這該完全予以禁止,即︰不得拒絕任何一個,常來或天天來領聖體的人,領受聖體!

 

 

 

 

註釋

*會議聖部法令 2090-2095

 


 

編號

2094   

標題

論屢領聖體與日領聖體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會議聖部法令--公元一六七九年二月十二日

內容

除了本堂神父與聽告司鐸的勤謹照顧外,講道員的幫忙,也是需要的,且該和他們規定︰當他們訓誨信友,屢領聖體時(他們常該這樣做),要立即祈禱,大家準備,且該一般性地指明︰凡以虔誠的心意,激勵自己,勤領或日領聖體的人們,不分是經商的世俗人,或已結婚的人,或任何其他的人,都該承認他們自己的軟弱,好使他們知道,對聖體聖事的尊貴,與天主的審判,懷著恐懼與尊敬之心情,去分享基督所設的天上聖筵;如果他們覺得自己,準備得不大妥當,那麼,他們應該自制,不要去領聖體,且約束自己,去作更好的準備。

 

 

 

 

註釋

*會議聖部法令 2090-2095

 


 

編號

2095   

標題

論屢領聖體與日領聖體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會議聖部法令--公元一六七九年二月十二日

內容

但主教與本堂神父或聽告司鐸,對於那些主張︰「日領聖體,是由於神律…」的人們,應予駁斥為要。

 

 

 

 

註釋

*會議聖部法令 2090-2095

 


 

編號

2101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這不是不許可的,即︰在施行聖事時,人可拋棄了較安全的主張而去隨從那對聖事的有效性不一定可靠的意見,但若這為法律,或約法所禁止者,或若這樣做,則將遭受重大危害者,例外。因此,祇在授予聖洗、以及司鐸或主教神品的事上,不該用那不可靠的(或然性的)(Thesis Antverpensis 26. Jun. 1673 [Ignat maillat, S. J.])。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02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我也許認為︰判官也能按不大可靠的意見,判斷案子。

(Jo. Sanchez, Selectae et Practicae disputationes, disp. 44, nr. 50; etc)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03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一般而論,當我堅持或然性的意見時,不管這是內在的或外在的或然性,祇要不越出「或然性」的範圍,那我縱然製造了一些混亂,我還是做得明智的。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04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一個無信仰的人,隨了不大可靠的意見,不信天主,而他對他的「無信」,將可推辭無罪。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05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誰若終生祇發一次愛天主的心情,那我們不敢(斷定)—譴責他是否犯了死罪。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06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這也許是可靠的意見,即︰嚴格地,連每隔五年,本身也沒有遵守愛天主的誡命義務。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07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7)祇在我們負有成義的義務時,我人才有義務成義,而且我們也沒有其他使我們成義的途徑。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08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8)祇為貪口福的緣故,吃喝到飽足為止,若不妨礙健康那就不是罪過,因為人可以合理地享受本性的口福。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09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9)夫婦祇為尋求肉身的快樂而舉行房事,完全沒有任何罪過,也沒有任何小過失。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0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0)我們沒有義務,以內在的真正的行為—(愛情)—去愛近人。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1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1)我們祇以外在的行為,即能滿全愛近人的誡命。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2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2)你在世俗人身上,即使在君王身上,也幾乎很難找出那對他們的地位,剩餘的財物;這樣,人既有義務用他剩餘的財物,來施捨給人,那就很少人負有施捨的義務。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3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3)假使你有應有的節制,你能對某人的悲慘生活,或對他的本性死亡感到高興而沒有罪過,且能以無效的心情來期望、切望某人的死亡,若這不是由於輕視那本人,而為了某些暫時的利益,那也沒有罪的。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4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4)(子女)可以(無罪地)以絕對的願望,切望他父親的死亡;但「切望死亡」固不是為使父親因此而遭到凶惡,而是為使切望者獲得利益,那就是︰切望父親之死亡,是為獲得他豐厚的遺產。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5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5)兒子在醉酒中弒父後,可以無罪而感到高興,因為他可以因此而獲得他的豐厚遺產。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6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6)信仰按本身而言並不被視為屬於特殊的誡命之一。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7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7)一生激發一次信德,那就足夠了。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8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8)如果誰受公共權威所詢問,坦然承認信理,那我認為︰這是信仰的光榮事;但若他緘默不語,那按本身而言,這並不是有罪的事,故我不予譴責。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19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9)(自由)意志不能使人對信理在本身方面的肯定,比那理智的功能,使人對信仰的肯定,更為堅強。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0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0)因此,人能明智地擯棄他所有的超性肯定信理。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1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1)對於信理的肯定是超性的,有益於得救的;這種立場,祇由於人對啟示的可能認識,甚至還有恐懼,即人惟死天主並沒有這樣說過(Cf. Esfrix, op. cif. Nr. 163=ass. 34(Pg. 85))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2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2)「相信有一個天主」且「明明相信天主是賞善罰惡的」;這兩個信理中,為人得救所必需的,似乎祇是前者而不是後者(仝上)。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3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3)信理就廣義而言,祇要從受造物或其他類似的動機方面,取得證據,以證實其真實性,那就夠了(Thesis Louan. 30—Jun. 1670[Esfrix])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4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4)呼求天主來做假見證,那祇是輕微的失敬;祂不願且不能因此而懲罰人。(Ex Censura Louan. a. 1653, ass. 14)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5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5)不管事情大小,人若有理由而沒有宣誓的心意,他可以(無罪地)宣誓(Tamburini, op* 2103 cit. Lib. ,cp. 3, 2)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6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6)誰若獨自一人,或在他人面前,受到詢問或因自己願意,或因散心的理由,或因其他的目的而發誓—宣誓—,說自己沒有做那實己做過的事,而在心內理會到別的一件沒有做過的事,或認那他所做這事的另外一個日子,或加任何一個其他真實的事,那麼,實際上,他並沒有說謊,也並有發虛誓。

(Th. Sanchaz, sj. Opus morale in Praecepta decalagi, Lib. 111, cp. 6, nr. 15.)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7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7)幾時人必須用雙關語,或用雙關語,乃有助於保護身體的健康、名譽、家產,或有助於修養任何一德,致這隱瞞真理的行為,竟被認為是有益的,必要的,那時就是利用雙關語的正當理由(仝上)。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8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8)誰若賴別人的推荐,或因賄賂而被擢升官或任公務官職,那麼,他將可以(無罪地)用語言的保留(Restrictio mentalis),來宣誓,說那奉主命或奉其他類似人的命令所要求的事,但在心中,卻並不按那要求者的意向去做;因為人沒有明認自己罪孽的義務(Ex Censura Lov. A. 1657, ass. 19)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29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9)面臨嚴重的威脅,是佯裝施行聖事的正當理由(同上ass 18)。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0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0)假設一位有地位的人士,不能用其他途徑來避免這種譭謗的罪,那麼,他可以(無罪地)殺死那竭力譭謗他的人;同樣地,誰若受人打面頰,或受人用鞭子鞭打,且在被打被鞭之後,沒有其他辦法去報復,那麼,他也可以把(仇人)殺死。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1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1)按常規而論,我能殺死竊賊,以保持一人的金(銀)安全。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2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2)我們不僅可以(無罪地)用殺害的防衛方法,來保衛我們現有的財物,而且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來保衛我們剛開始享用的權利,以及我們希望將獲佔有的財物。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3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3)不拘是嗣子或是受遺產人,都可以(無罪地)攻擊那無理阻撓承嗣或承受遺產者,以免他來承嗣,或來取消遺產,而且,他可以這樣自衛,一如那有權利繼承王座者,攻擊那無理阻撓者一般。(Ex Cens, Lovan. A. 1653, ass. 13/1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4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4)在胎兒具有生命之前,可以(無罪地)墮胎,以免懷孕的女孩,被人發覺而被殺死,或遭受名譽之損失。(cf. Cens. Lov. A. 1653, ass. 9)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5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5)所有的胎兒,(一日在母胎裡),他就一日沒有理性的靈魂;幾時胎兒出生了,那時他就開始有靈魂了;這似乎是可靠的意見,因此,我們該說︰任何方式的墮胎,總不算犯罪的行為(Jo. Garamuel 曾如此主張;但在被教會懲斥之前,他就自動予以撤銷了)。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6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6)不僅在極度急需中,可准人偷竊,而在嚴重的緊要關頭,也不准人偷竊他人財物(Ex Cens. Lov. a. 1657. ass. 8)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7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7)男女傭工,若他們認為,他們所領的薪水,少於他們所做的工作(代價),則可暗暗地向自己的主人竊取錢財,作為補償(同上 ass. 9)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8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8)誰若零偷,即使所偷的總數已達重大資料,也沒有補還的嚴重義務—(即︰即使不肯補還,也不犯死罪)—(同上ass. 16)。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39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9)誰若唆使人或引誘人去加重大損害於第三者,則對第三者因他所受的損害,他沒有賠償義務(同上ass. 12)。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40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0)「馬哈脫拉」[註]契約,是許可的—(合法的)—即使對同一個人,且懷謀利心意、預先立約,將再買回貨品,也不例外(同上ass. 14)(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1)「馬哈脫拉」(mohatra)是西班牙的一種「典當」—或「抵押」的一種「營利」契約;古時許多倫理神學家,認為這是一種高利貸的契約,故予以禁止。

 


 

編號

2141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1)既然現金比欠款更寶貴—(更可靠)—且也沒有人,不重視現款,勝過欠款,則放債人自能向欠債人,除本金外還索取利息,且亦因此理由而能自慰,不犯貪圖利息之罪。(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1)譯者註 Cf. Caramuel, Theol. Intentionalis, Lib. , disp. 14, nr. 799s, Pg. 183—這依現代人的想法看來,似乎是合理的

 


 

編號

2142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2)人在本金之外,索取一些利息;如果這是出於欠債人的知恩報愛,而不是出於應有的公義,那麼,這不算是高利貸—(即這不算是貪利息的罪)—(仝上ass. 13)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43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3)以莫須有的罪名,冤枉別人,以挫折他的大權威,豈不是小罪嗎?(Thesis Lovaniensis, S. J. a. 1657, ass. 3)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44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4)誰若給人捏造罪名以保衛自己的公義與榮譽,則他也許不犯死罪。而且如果這不是一個或然的事實,則在神學方面,幾乎沒有或然的意見了(同上ass. 3)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45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5)幾時人授予現世的財物,不是作為獲得神益的代價,而祇是作為賦予或致成神益的動機,甚致把錢財作為獲得神益的白白的抵償,或相反地,把神益作為錢財的抵償,也都不算以錢財來換取神益的褻聖罪(Simonia)。(同上ass 15/Ⅰ)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46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6)而且,即使錢財是授予神益的主要動機,甚至即使是授予聖事的目的,好像錢財比神益更貴重,那也同樣不是買賣神益的褻聖罪(仝上)。試」。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47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7)幾時脫理騰公會議(Decr. de ref. Gen. Can. 1)說︰誰若不擢升那些比較相稱的人們,或那些被認為更有益於教會的人們,來到教會團體,那麼,他就犯了有份於他人之罪的死罪,那時大公會議之所請「比較相稱的人們」(一)意指︰「該選相稱的人而已」;或(二)意指︰不要選那不相稱的人,但要選拔相稱的人;或(三)意指︰「應透過選拔考試」。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48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8)這似乎是昭然若揭的,即︰姦淫按本身而言,並沒有包藏什麼罪惡,但這是不好的,—祇因為這是被禁止的︰如果誰持有相反的意見,那似乎完全不合理了。(Caramuel, Th. Int. *2141 cit. lv. Nr. 1904)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49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9)在性律上並沒有禁止「男子女子化」(mollities)(同性戀)。因此,如果不予以禁止,這往往是好的,而且,有時候,這還是應做的事,如果不做,反而會犯死罪。(同上,ass. 3/1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0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0)在其丈夫同意之下與有夫之婦性交,並不是犯通姦之罪。因此,在告解中,祇說︰我犯了姦淫罪。(Fornicatio),那就夠了(同上ass. 3/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1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1)僕人明知(故意)地用自己的兩肩,協助主人爬進窗口,使與處女犯姦,而且,他也多次替主人,肩負梯子,開門,或做其他合作之事,那也不犯大罪,祇要他做這些事,是為恐懼遭受重大損害,例如︰若不協助主人犯罪,則恐主人對他不好,或以怒目視之,或把他逐出家門(Tamburini, op. * 2103 cif. Lib. v, cp. 1. 4, nr. 19)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2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2)如果沒有惡表,沒有輕視之意,則不守罷工瞻禮,不犯大罪(Censura Lov. a. 1653, ass. 8)。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3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3)誰若把彌撒分成兩個部份,甚至分為四部份,從不同的獻祭司鐸處,聽完一台彌撒,他也滿全了(主日)該聽彌撒的教會法律。(同上ass. 17)。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4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4)誰若不能唸晨時經與讚頌經(matutinum et laudes)而能唸其他時辰經(Horae minores),那就沒有其他義務了,因為那較大的部份,已把較小的部份,引到自己那裡了(意指︰那大部份已化為小部份了)(Castro palao, op. *2101 cif. p. , tr. 7, dish. 2)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5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5)冒領聖體,也算滿全了一年一度領聖體的律令(*2034)。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6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6)勤領告解與勤領聖體聖事,即使是在那些像外教人一般地生活的人們身上,也是預定(升天)的標誌(Azor, op *2153 Cif. t. 1, Lib. 7, cp. 201q. 12)。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7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7)本性的下等痛悔,祇要是正當的,也許(為得救)也是足夠了(Thesis Leodiensis (Liege)OFM. A. 1676.)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8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8)我們沒有義務,詢問那自認有惡習慣的罪人(Jo. Sanchez, op* 2120 cif. disp. 9, nr. 6)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59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9)例如在某些大慶節或得大赦日子,因告解人太多,聽告司鐸,可讓罪人告罪告到一半時,就給他唸赦罪經赦罪了(Ex Cens. Lov. a. 1653 ass. 4)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60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0)對一個有相反天主的或本性的或教會律法習慣的罪人,雖然他沒有改善希望的跡象,但有口頭保證自己悔罪,且立志改過,(聽告司鐸)也不該拒予赦罪,或延遲給他赦罪(同上ass. 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61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1)若一個罪人,處於犯罪的近機會中,雖然他能夠,卻不願離開這犯罪機會,甚至他還直接地,且立志去尋找這犯罪機會,或投到這犯罪機會中,則聽告司鐸,有時也予以赦罪(同上ass. 2)。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62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2)幾時人有什麼有利或正當的理由,不去避免罪機,那時,他就不該躲避犯罪的機會(Leander Mantanus Murciensis OM. Cap. Disquisitiones morales ni prima primae S. Thvnae, Lib. disp. 1, resal. 16)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63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3)為了神益,或為了我們的或近人的暫世利益起見,我人可以直接地尋找犯罪的近機會(Ex Cens Lovan a. 1653 ass. 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64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4)人無論如何對信理的奧蹟,一無所知,而且即使他因自己的疏忽,甚至因他有罪的疏忽,連對至聖聖三,以及對我主耶穌基督的降生奧蹟,也都不知道,他還是能夠領受赦罪(之恩)。(同上ass. 17)。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65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5)對以上這些奧理,信了一次,就夠了(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1)Cf Tamburini, Op. *2103 Cif. Lib. .cp.1, nr. 3 et 8

 


 

編號

2166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教會的懲處]以上各項命題,一如所說的,都已遭受懲罰,禁止,即︰都應被視為令人怪異(產生惡表)而有害於實際的行為。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67   

標題

懲斥「寬縱」命題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本文的結論]末了,為使學士或學者或其他任何人自制,以後不要從事於帶有凌辱性的爭論,並為維護和平與愛德起見,同一至聖聖父—(教宗依諾森十一世)—以服從聖德(的名義),命令他們,在刊印書籍或手稿上,在寫論文、做辯論以及在講道中要小心謹慎,對於那些在公教學者中到今還爭執不定的命題方面,切不加予對方任何懲罰,任何批判,以及任何叫囂辱罵,一直到聖座,得悉事實(真相)後,對同一命題,予以裁判為止。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01-2167

 


 

編號

2170   

標題

懲斥那些「對天主全能」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天主把自己的全能,賜予我們,好使我們應用它,一如誰贈予他人一座別墅或一本書一樣。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70-2171

*這兩個命題,似乎是I. H. Serry (op. *1997 Cif. [Lv. 1700]et Christophorus de Ortega, S. J. De Deo uno, t. 1. Cont. disp. 2, q. 4)。而聖職部下令予以禁止,應用這兩個命題,並斥之為︰至少是冒失的、新異的。

 


 

編號

2171   

標題

懲斥那些「對天主全能」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天主把自己的全能,隸屬於我們。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70-2171

 


 

編號

2175   

標題

論或然主義與更或然主義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由羅蘭雅(Pater Lawrea)神父,對耶穌會士龔石勤神父所呈於教宗的書信內容做了報告之後,樞機主教們說,那由國務卿通知西班牙的宗座公使,令他向上述龔神父表明︰聖父—教宗溫和地接納了他的書信,並不無贊許地,讀了他的書信後,吩咐他本人(龔神父),自由放心地宣講,教授並以筆墨來衛護他的更可靠的意見,並應有力地攻斥那些不大可靠人的主張,因為他們說,人即使知道並認為某一意見是不大可靠的,某一意見是更可靠的,他也可(無罪地)隨從那不大可靠的意見,並把它作為確定的意見;總之,凡龔神父對維護那更可靠意見所作的和他所寫的一切,聖父將予以嘉許。

 

 

 

 

註釋

*公元一六七三年西班牙撒拉茫加(Salamanca)大學教授龔石勒(Thyrsus Gonza lez de Santalla, S. J)寫了一本書,書名為「倫理神學基礎」(Fundamentum theol. moralis);他在該書中竭力傳揚更或然主義—(更可靠主義)—(更蓋然主義)。公元一六八七年七月六日龔教授,被選為耶穌會為總會長;他的主張,為教宗依諾森十一世所贊許

 見 2175-2177

 


 

編號

2176   

標題

論或然主義與更或然主義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此外尚請把教宗的命令,轉告耶穌會的總會長神父,吩咐他不僅允准耶穌會神父們著書,以保衛更可靠的意見,而攻斥那些不大可靠的主張,因為他們說,人即使知道並認為某一意見是不大可靠的,而某一意見是更可靠的,他也可(無罪地)隨從那不大可靠的意見;還吩咐總會長神父,也要把教宗的這個心意,函告耶穌會的各大學校,務使任何人,按自己之所願,自由著書,以護衛那更可靠的主張,而攻斥那上述的反對者的意見;並吩咐所屬會士,要完全服從教宗的命令,才是。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75-2177

 


 

編號

2177   

標題

論或然主義與更或然主義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加上聖職部的手書字句︰〕公元一六八○年七月八日透過參贊,把教宗的命令,傳達於耶穌會總會長神父之後,回覆說︰他在一切事上,將儘速予以遵命照辦︰不拘是藉他本人,或是藉他自己的前任,決不禁止任何人,為保衛那更可靠的意見而著書、而予以講授。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175-2177

 


 

編號

2181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所以,任何專務默想或默觀祈禱的人,對主基督所建立的,由宗徒們所遵守的而由公教會歷代相傳常在一切聖事(禮儀)中所應用的口誦經文(口禱),誰也不得予以鄙視,好像無用似的,或與默想默觀的祈禱相比,而視口禱為虛偽的(行為);但都該同樣地贊揚口禱,尊重口禱,一如尊重默想默觀的祈禱一樣,因為先知教訓人說︰上主該在詩歌中受到讚頌。

 

 

 

 

註釋

*本訓令由加撒那樞機(Hierony. Casanas)所擬稿、手稿尚存,但本訓令是否受到公佈,那就無從確知了。雖然如此,但從此可知︰何者為公教真理,何在為馬利諾[molinos(*2201ss)]之謬論。

 見 2181-2192

 


 

編號

2182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既然在天父的家中有許多住處[參閱︰若︰十四,二],那麼,專務默禱的人,或他們的領導者(神節),對那些專務默觀祈禱的人們絕不可予以鄙視,或稱他們為偷閒無為者;那更壞的是︰神師們,還說他們,已陷入一種異端中了;須知︰人人都該藉著默想—默禱,聖潔虔誠地利用或享用那天主所賜予每個人的恩賜;尤須注意的是︰往往最高貴的人與最下賤的人,更常見的,那些隱居僻處者,有時連結婚的人,也獲得默觀祈禱的恩寵。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83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同樣地,默觀祈禱的人們,也不輕視默想祈禱者,因為按常規,人由默想而上升到默觀的高峰;但二者都該懷著愛德,光榮天主我等主耶穌基督;須知︰青綠的葡萄樹枝,若不與愛德的樹根,連繫在一起,那不會結出任何善功的果子。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84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雖然,由於天主的助佑,誰也不會被拒於默觀恩寵之外,但須多多注意,務必透過靈魂的指導者(神師);(神師們)切不可毫無區別地,不分年齡、等級、性別,也不管人對這道理的知識與實踐的程度高低,一律准予進入默觀境地,但先該勤加觀察衡量對方神修(靈修)的程度︰「他能擔當什麼,或能做什麼」,然後按各人的靈魂不同情況,指導他們,有些進入默想領域,有些進入默觀境界,才是。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85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但信友的靈魂,藉著默觀的祈禱,被提上升到至高境界而和天主結合;為了使這個有關默觀祈禱的道理,清除錯誤,得以完整無損地保存起見,那默觀者,須特予謹慎,不可以肯定,或相信︰在任何境地,唯有天主的臨在,是默觀祈禱的對象,或是他們所稱的安靜(無為)的對象︰因為默想的對象,雖然各有各的方式,但所有的默想對象,都是默觀的對象;同樣地,誰也不要擅敢肯定︰那些實行默想的人們,若不轉入默觀祈禱的境界,萬萬不能升入成全的某種程度。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86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況且,我們賴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降生與受難而得救,並獲得自由;因此,那默觀者該小心謹慎,不要明知故意地忘掉我主耶穌的生平、言行、受難、救贖的種種奧蹟,或說,默想這些奧蹟,是無益的,而與默觀的地位,是互相牴觸的;相反地,他們該跟隨眾聖人的善表,隨時隨地,勤謹存想這些奧蹟,才是。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87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7)而且,主基督的以及祂的殊福童貞聖母瑪利亞、暨所有與天主同王於天上並為我們居比涕泣之谷者轉禱的聖人們的聖像和彫像,不管在外面的,或是在內心的,都不該從目前從心靈中予以移去,而視之為無益於默觀的廢物;雖然如此,設若在默觀進行中且當我們的心神,滿被著天上的恩賜而被吸引到默觀天上事理時,暫可不去注意於聖像,以免分心。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88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8)再者,純全默觀的練習,主要地在於使靈魂在默觀進行時,不做他事,甚至連所有的受造物,也都忘掉,全神貫注於信、望、愛、三德中,即那主要用以事奉天主的三德中,舉心向上,升至天主,或天主的事理那裡去;所以,默禱的人們絕不可以斗膽冒失地,妄想默觀者,好像是閒著無為者,並譏之為民間的懶惰者。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89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9)此外,不拘是默觀者或是默禱者,都該記住︰他們絕不可以推卸遵守天主與教會規誡的義務;反而更進一步,他們眾人,都該按各人的地位,遵守誡命,一如僕人對主人,妻子對自己的丈夫一樣,因為祈禱的德行,引人抵達謙卑與服從的境界,而不引人至於驕傲自大的地步。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90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0)同樣地,我人該記住、該教誨在俗的暨在修會中的神職人員、以及修女們,不要以默禱默觀為藉口,擅自推卸遵守教規、會規、聖願、聖訓、規律的責任而自行解脫,因為他們雖然抵達了祈禱的某種成全程度,但無從證實:他們已不必遵守這些規誠了。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91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1)所有默觀者與默禱者,對於那些外在的敬禮以及公教教友所習行的熱心事物,例如,領聖事,用聖物,朝拜聖堂,守齋戒,聽道理以及其他神形哀矜—(施捨)—等慈善事業等,都該知道,他們非但不該推卸不幹,反而更該身體力行,才對,因為如果他們,以默觀或默想為藉口,忽視遵守上述規誡,則為信眾看來,將是莫大的惡表。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92   

標題

論默觀與默禱〔攻斥寂靜(無為)的謬論〕(Contra quietismum)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2)如果誰說,默觀者不該拒絕誘惑;且當默觀者在默觀時所犯的罪,也不算是他們的罪,那麼,這是完全失敬的說法而與基督徒的純潔,背道而馳;那時,那些默觀者,己不是默觀者,而是惡魔藉他們的肢體,幹這樣的(惡)事了。同樣地,誰若說,這樣的罪過,不該由默觀者,在懺悔聖事中,加以揭露而為教會神鑰所管制,那麼,這也是失敬的說法。末了兒,誰若說,心神的祈禱,不管是默想的或是默觀的,乾脆地是為得救所必需的,那麼那也是失敬褻聖的說法。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195   

標題

有關告解聖事的保密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命題」:「可以(無罪地)運用那從告解(聖事)中得知的知識,祇要這樣做,並沒有直接或間接地洩露告解人而使之難堪;假如不這樣做,那麼,從那不用那從告解中得來的知識中所發生的害處更大,因此一比較,則前者的害處,理應受到鄙視了」;之後再加上說明或限制,即:所謂「運用那從告解中得知的知識」意指:這是由於告解人的難堪,即在不洩露告解人的情況下,若不運用那從告解中所得的知識,則同一告解人因此而遭受的難堪更大。

[教會的懲處]:上述的命題,若說:「可以應用上述的知識而不顧告解人的難堪」,那麼,這樣的命題!應完全予以禁止;而且,即使加上了上述的說明與限制,也該同樣予禁止。

 

 

 

 

註釋

*聖職部訓令 2181-2192

 


 

編號

2201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人該消滅自己的能力,而且,這是內在的途徑。

 

 

 

 

註釋

*公元一六七五年馬理諾(著名神師)—在羅馬出版了:[Guida Spirituale],書中含有「安靜無為」的謬論,因而受到教會的懲斥;同時,還有西滿與安東尼兩位修士,也犯同樣的錯誤而遭受聖職部的懲罰,茲臚列如上。

 見2201-2269

 


 

編號

2202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願意主動地作事,那是冒犯天主,因為祂願意獨自做事;是以人必須把整個自己,完全安置於天主內,然後就留在那裡,宛似沒有靈魂的肉身—屍體—一樣。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03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許願要做某事,那是「成全」(途中)的障礙。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04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本性的活動,是恩寵的仇敵,阻礙天主的作為以及真正的成全;因為天主願意在我們內作為而用不著我們。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05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靈魂無所作為,以消滅自己,並回歸自己的原始,而抵達自己的根源,那就是天主的本質,而靈魂就留在天主的本質(本性本體)內受到變化、天主化;那時天主卻仍留在祂自己內;因為那時候,已不是兩個結合的東西,而是祇成為一體,且天主即因此理由而生活、並在我們內為王;而靈魂則在「作為的場合」內(Inesse operativo)消滅自己。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06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內(修)的途經,就是「辭職」—(不幹,一無所為);(那時人靈在那裡)既不認識「光」,也不認識「愛」,而且,她也不該認識天主;這樣才是進入內修途徑的正直方式。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07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7)靈魂也不該思及賞與罰,也不該念及天堂與地獄,死亡與永遠。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08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8)她也不該願意知道:按著天主的旨意前進呢?還是照同一天主的意旨,留在那裡,一無所為?她也不該願意認識自己的處境,自己的一切,但該留在那裡不動,一如屍體一般。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09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9)靈魂既不該念及自己,也不該念及天主,以及其他任何事物,且在內修的途中,一切回憶,都是有害的,即使人對自己人類的行為以及他自己的缺點,也是有害的。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0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0)如果人靈因自己的缺點,令他人怪異—(成為惡表),那麼,祇要她沒有令人怪異—(給人惡表)—的意願,她也不必予以回憶—(反省)—:因為(人靈)不能回憶到自己的缺點,那是天主的恩寵。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1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1)一旦發生疑問:「自己是否正直地前進」,那也不該予以反省。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2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2)誰若把自己的自由意志,交給了天主,他就不該對任何事擔心;對地獄與天堂,也不例外;他既不該具有獲得「成全」的願望,也就不該擁有修德、成聖、得救的希望;(總之)他該滌除得救的希望,才對。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3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3)我們既把自己的自由意志,交給了天主,則我們對我們的一切事的思想與操心都該讓天主在我們內,而不用我們履行祂自己的意旨。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4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4)誰若把自己,交於天主的意旨,他就不宜向天主祈求什麼;因為祈禱,既是人自己的意願,自己選擇的行為,那就是不成全的行為;況且,這是願意天主的意旨,符合我們的意願,而不是願意:我們的意旨,符合天主的意願:再者,這福音所載的:「你們求,你們就得到」[若:十六,廿四];這不是基督為內修的靈魂所說的話,因為內修的靈魂,不願意有自己的意願;進而這樣的靈魂,便抵達她們不能向天主祈求什麼的地步了。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5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5)正如人靈不該向天主祈求什麼,同樣,她們也不該為了什麼而感謝天主,因為祈求與感恩,都是自己意旨的行為。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6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6)不宜為自己應受的罪罰,尋求大赦,因為補償天主的公義,較諸尋求天主的仁慈,更好;因為前者是出自人靈對天主的純愛,而後者都是出自人靈對自己的私愛;而且這(大赦)不是為天主所中悅的事,也不是有功勞的事,因為這是人靈願意逃避十字架的行為。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7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7)我人既把自己的自由意志,交予了天主,並把我們靈魂的思想及其顧慮(操心),都讓天主處理,那麼,我們就不該再有受試探的理由;而且,我們對試探,祇有消極,而不該再有積極的扺抗,也不該再加予任何的勉勵。縱然,本性尚有所妄動,也該聽其所止而休焉,因為這是本性—天性。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8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8)誰若在祈禱中,利用想像、圖像、形像、以及自己的思考,那麼,他不是「以心神、以真理」(若:四,廿三),朝拜天主。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19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9)誰若用理智辯證或用理智所領悟的方式,去愛慕天主,那麼,他不是愛慕真的天主。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0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0)誰說:當天主不與人靈說話時,人靈必須在祈禱中,自己用推理,用思想來幫助自己,那麼,這是「無知」的說法,蓋天主從來不說話,而祂的說話,就是「行動」;且當人靈,不用自己的推論,思考與行為,來阻擋天主時,天主常在人靈內行動(有所作為)。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1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1)在祈禱時,人靈必須留在暗昧的普遍的信仰中,完全安息,完全不要念及任何對天主與聖三的個別與分明的屬性,且就這樣,人靈留在天主的臨在中,朝拜祂、愛慕祂、服事祂;卻並不發生任何行為,因為天主在這些行為中,並不樂意。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2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2)這種藉著信德所產出的知識,不是出自受造物的行為,而是由天主賦予受造物的知識,而受造物,並不知道自己有這種知識,而且事後,他也不知自己,曾有過這種知識;對於愛德,也是如此。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3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3)作家聖伯爾納德,或應歸於聖伯爾納德名下的作者(Opus Guigoni II Cartusiano (+1188)attribuendum; PL 184, 475 C)把修會禁地的階梯,分成四級,即:讀經、默想、祈禱以及天賦的默觀。凡常在第一級者,總不會越至第二級;凡常在第二級者,總不會抵達第三級;那第三級,就是我們求得的默觀等級;祇要天主不把人靈,拖引到天賦的默觀等級,(這是人靈本身並不期望這一事)那麼,人靈終生,常該留在這個等級上;而且,天主的拖引一停止,人靈便該立即回到第三級,並常該留在那裡,而不再退至第二級或第一級去。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4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4)在祈禱時,若發生任何思想,即使是不潔的,甚至相反天主,相反聖人,相反信德,相反聖事的,既然不是故意地予以袒護,也就不必故意地予以拒絕,但該不加可否地,且聽其自然地予以忍受;這並不阻止(那具有)信德的祈禱,反而使這祈禱,更為成全,因為那時候,人靈安靜(無為)更完全承行天主的旨意。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5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5)即使人打瞌睡而酣睡了,而他的祈禱以及他的默觀,還是在進行中,因為祈禱與安息,安息與祈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而且,當安息繼續時,他的祈禱,也繼續著。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6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6)神修有三路,即煉路、明路、合路;這是非常愚蠢的,因為這是指神修生活而言的,但神修生活的路,祇有一條,那就是內修的路。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7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7)凡切望並懷有那可以覺察出來的熱誠者,不是切望天主,也不是尋求天主,而是尋求他自己;幾時,誰由內修的路上前進,不拘是否在聖地上,或在隆重慶日上,他總是切望並勉力獲得這種可以覺察出來的熱誠,那時,他就做得不對了。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8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8)對神修事的厭倦,那是好事,因為人就藉此而得以淨化他對自己的私愛。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29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9)幾時,內修旳靈魂,討厭於天主的道理,厭倦於修德之事,而留在冷淡之中,心中不覺任何熱誠,那是好的標記。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0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0)那在神修生活中所體驗到的一切可以覺察出來的事,都是可惡的、污穢的、不潔的。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1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1)沒有一個專務默想的人,實習真正的內在德行;那內在的德行,不該從覺官方面得知的。這該是失掉德行的事。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2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2)領聖體前後,為那些內修的靈魂,並不需要別的準備,也不必謝聖體;她們祇要留在被動的安息中,一無所為,就夠了;因為這個被動的安息(一無所為),以更完善的方式來補足其他常人在平常途徑中所能做的聖德行為。且乘此領聖體的機會,若起了謙卑、求恩或謝恩的情念,而不知是否出自天主的特別推動,那就應該予以抑止:否則的話,即便是出自尚未死去的本性的衝動。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3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3)如果人靈在隆重的慶日上,願意以某種特殊的努力,在自己內激起一些熱心情緒,那麼,那由這條內修路上前進的靈魂,做得不對了,因為為內修的靈魂,各個日子,各種慶節,都是同等的。而且,這對聖地而論,也是如此,因為為這樣的靈魂,各處地方,也都是同等的。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4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4)用言語用口舌來感謝天主,那不是為那些應該留在靜默中的內修的靈魂們;因為天主在她們內作為,她們絕不有所作為,以阻擾天主;況且,她們越是把自己,安息於天主(一無所為),她們也越是體驗自己,連天主經—即「我們的天父」也不能誦唸了。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5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5)為這些內修生活的靈魂們,不宜由於自己的選擇自己的活動,而有所作為,即為修德之事,亦不例外;否則的話,他們就不是死於自己的人了。她們也不該激發對於真福童貞(瑪利亞),聖人聖女,以及對基督人性的愛情:因為這些既是情感的對象,那麼,對於這些(人)的愛,也就是這樣的了。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6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6)任何受造物,縱然是真福童貞(瑪利亞),聖人(聖女),也都不該坐在我們心中,因為唯有天主,願意佔有人心而坐鎮人心。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7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7)在誘惑的機會中,即使是凶惡的,人靈也不該激發那積極對抗誘惑的聖德行為,但該存留在上述的愛德與安靜中就夠了。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8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8)志願克己所負十字架之重量是重大的而沒有好結果的,所以人不該背負它。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39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9)那些聖人們所舉行的比較聖善的善工與補贖,並不足以從靈魂上,移去貪戀—依恃世物—之情或那唯一的依恃之情。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0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0)真福童貞(瑪利亞),從未做過外在的事工,卻成為聖中之聖。為此,人能不做任何外在事工而抵達聖德境界。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1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1)天主為使我們謙卑而被引入真的「過化存神」的境地,允許並願意惡魔,在某些成全人的靈魂上—也不是在不知不覺的靈魂上—施予身體方面的暴力,並使她們做肉慾的行為,甚至也在清晨,她們頭腦清醒時,實際地轉動她們的手以及其他肢體,去做她們不願意做的醜事。至於其他本身罪惡的事,也是如此;在這種情況下,這並不是罪,因為她們並沒有同意做這些行為。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2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2)可能有這種情況發生,即:惡魔所加的為做肉慾之事的暴力,能從兩個人方面,即從男女雙方面,同時發生,而從男女各方面,產生(醜惡)行為。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3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3)在古代時天主曾藉虐王的服務,使人成聖,如今天主卻藉惡魔的服務,使人成聖,即:惡魔在人身上,施予上述的暴力,使人逐漸輕視自己,消滅自己而把自己完全交給天主。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4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4)約伯說了褻瀆天主的話,但他的唇(舌),並沒有犯罪,為這是出自惡魔的暴力。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5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5)聖保祿在自己的身上,曾受過這樣的暴力;因此,他這樣寫道:「我所願意的善,我不去行;而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反而去做」(羅:七,十九)。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6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6)這樣的暴力,為消滅靈魂(的傲氣)並為導引人靈,進入真的改善、真的與主結合的境界,是更合式(更成比例)的成法,而且,除此以外,沒有其他途徑;這是更容易更安全的途徑。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7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7)人若遇這種暴力,則該讓惡魔擺佈,不必採取任何行動,表示任何奮勉,但該堅留在自己的虛無中;而且,即使遺精而做手淫的行為,或更醜惡的行為,人也不該自亂方寸,但該把心中的不安,疑惑、憂懼,拋出外面;因為靈魂在那種情況下,更受到光照,更受到堅強、漂白,而獲得聖潔的自由;而且,特別要注意的是:這種行為,不該在告解中,予以告明,因為:這樣才使惡魔受制服而獲得平安的寶庫。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8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8)之後,那施予這樣暴力的惡魔,便說:「這是重大罪孽」,好使人靈自亂方寸,不再在內修的路上前進:因此,為了削弱惡魔勢力起見,更好是:不要告明這種行為,因為這不是罪,連小罪也不是。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49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9)約伯由於惡魔的暴力,就在他向天主唸純潔禱詞的同一時刻親手玷污了自己的身體;請閱:約:十六,十八。而從約伯傳十六章的記載,就可獲得這樣的詮解。

 

 

 

 

註釋

*見2201-2269

 


 

編號

2250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0)達味、耶肋米亞以及其他許多聖先知們,曾受過這種外在不潔行為的暴力。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51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1)在聖經中,有許多這種迫使人做外在罪行的暴力例子。如:三松便是,他由於暴力而自殺,「和培肋舍特人同歸於盡」(民:十六,卅);他也由於暴力而與外邦人的女子結婚(民:十四,一),與妓女德里拉犯邪淫(民:十六,四):凡此種種,在別人看來,都是罪行。又如:友弟德說謊,以取悅敖羅斐乃(友:十一,一—);厄里叟詛咒兒童們(列下:二,廿四);厄里亞燒死兩個五十夫長,連同阿哈布王的兵士們,一齊焚死(列下:一,一—十)。那麼,這是否是由於天主直接施予的暴力所致,還是由於惡魔的作崇,使人靈做這樣的事,那是一個疑問。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52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2)這種暴力,即使是不潔的暴力,也並不使人的理智,受到蒙蔽,故在那個時候,人靈能與天主結合,而且,事實上,人靈常與天主結合得更為密切。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53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3)實際上為要知道,在別人身上的作為,是不是暴力,我對此所有的規則,還加上那些抗議靈魂所提出的抗議,說自己對上述的暴力,並不曾予以同意,或說自己不能宣誓證明,曾對這暴力,曾予以同意過,並也看到,有些靈魂,真的在內修的道路上邁進;但我從某種光亮處,從人的實際認識以及較優越的神學知識方面獲得一條規律,即:以內在的確定性,使我確知,這種作為,實是暴力:且我確切知道:這個光亮,是從天主發出,因為它以它的確切性,使我確知,這是從天主來的而且,對我而言,絕無絲毫可疑之處;有時竟有這樣之事發生,即:天主以自己的啟示,使人靈同時確知:那啟示者是誰?而靈魂也不能予以疑惑。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54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4)平常的神修生活,在人死的時候,將會發覺自己受騙而慌亂,(且)還帶著來生所應煉淨的一切私慾偏情哩。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55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5)經過這條內修之路,雖然受苦良多,以煉淨、根除一切私慾偏情,但終於抵達這種境界,使人靈一無所感、一無所覺,完全平靜,一如屍體一般,而靈魂也不再讓自己受到感動了。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56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6)一日存在著人之私愛,也就一日存在著兩條律法,兩種貪慾(即:存在著靈魂與私愛的兩條律法,兩種貪慾),因此,幾時,這種私愛,透過內修的途徑,受到煉淨而死去,那時就不再存在著兩條律法,兩種私慾,也不再有犯罪失足之事發生,也不再有所覺察,連小罪也不例外了。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57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7)透過所獲的默觀祈禱,(人靈)可抵達不犯大罪也不犯小罪,不犯任何罪的境界。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58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8)要抵達這種境界,不該反省自己的行為,因為缺失就從反省而來的。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59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9)內修途徑,與告解(聖事)、聽告司鐸暨良心問題,以及與神學和哲學,都要分開,(不可同日而語)。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0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0)那些開始死於反省的老資格的靈魂,也會抵達(完全)死去的地步;天主有時候,使他們不能告解,而以如此偉大的恩寵,充足他們的靈魂,使他們堅定於善,好像他們在聖事中所得的恩寵一樣。因此,為這樣的靈魂,在這樣的情況下,若去告解,那是不好的,因為這為他們是不可能的事。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1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1)靈魂抵達奧妙死亡的境地時,除天主所願之事外,不能再別有所願了,因為(那時)她不再有所意願,而天主已奪去了她的意願了。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2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2)人靈藉內修途徑,抵達一個不能動的連續境地,而處於不能受到搔擾的平安中。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3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3)人靈藉內修途徑,也抵達失去知覺的死亡境界;且若外在的覺官不再感覺到有象可覺之事物,也沒有那人留在虛無境界中的標記,換言之,也沒有奧妙死亡的標記;因此他們存在著,卻好像不存在一樣,因為他們不會抵達那理智所要他們做事的地步。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4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4)為抵達默觀的境地,神學士的準備,比不上那些鄉下人,因為第一,神學士所有的信德,不像鄉下人的那樣純潔;第二,神學士並不那樣謙虛;第三,神學士並不那樣照顧自己的得救,第四,神學士的腦海中,裝滿著想像、幻像、意見、理論,而真光就不能進入他的腦海中去。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5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5)會士該在外表,服從他們的長上,而會士服從聖願的範圍,祇及於外表而已。在內在的範疇裡,那別有天地:唯有天主與輔導(神修)者可進入那裡。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6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6)在天主的教會裡,有些新道理,令人可笑,因為靈魂在內在的範疇裡,還該屬主教管轄:如果主教無能,那麼,靈魂偕同自己的輔導者,便進入那裡。我說新道理,因為聖經、大公會議、教會典章、教宗文獻、聖人、聖作家,從來沒有傳授過,也不能傳授過這種道理,因為教會不判斷隱晦的事,而人靈卻有權利,有能力選擇她所認可的導師。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7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7)說內心的事,應向面臨的外在法庭揭露出來,且說誰若不這樣做,就是犯罪,那是顯然在說謊,因為教會不判斷隱密之事而他們利用這些謊言,這些幌子,妄斷教會裡的靈魂。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8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8)在世上沒有權柄,沒有管轄權,來頒發命令,叫神師有關靈魂內心事的信件,揭露出來,因此,必須注意的是:這是撒殫的侮辱……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69   

標題

懲斥馬理諾(Michael de molinos)的「安靜無為」的謬論

教宗

依諾森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教會的懲處:〕〔教會對以上各項命題,分別予以懲斥,即:〕我們斥〔命題: 3,13—15 41—53〕為異端人的命題;斥〔命題 21,23,55 60—68〕為帶有異端嫌疑,且與異端非常接近的命題,斥〔命題 2,4—10,12,16—19 31s 55s 58〕為帶有異端嫌疑,帶有異端色彩的命題;斥〔命題 4—6 8—10 13—19 21s 24 32 35 41—53 58〕為錯誤的命題;斥〔命題 6s 9—11 14—20 24s 30—52 54 58—60 63s 66〕為令人怪異的命題(帶有惡表者);斥〔命題 10 14s 41—53 60〕為褻聖的命題;斥〔命題 6 30 58〕是為熱心人的耳朵,難聽的命題;斥〔命題 11 14s 17—22 23s 26s 30—35 38s 41—68〕為冒失的命題;斥〔命題 10 16 21s 24s 31 35 38s 41—52 59 65s〕,為鬆弛信友生活紀律的命題;斥〔命題68與65〕,分別為企圖推翻教會統治權與煽動反叛的命題…

此外,我們懲斥馬里諾所寫的一切書藉,一切著作,不管這些書,在何處出版,或用何種語言寫的,都不例外,就是他的一切手稿,也都包括在內。

 

 

 

 

註釋

*見 2201-2269

 


 

編號

2281   

標題

有關教宗權的不被核准的四條文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天主托付給真福伯多祿及其繼承人—基督的代表以及教會本身的權柄,是屬於神修,屬於靈魂永遠得救的事理,而不是屬於暫世的民事,因為主說: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若:十八,卅六);又說:「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路:廿,廿五)。因此,保祿宗徒的話,是對的;他說:「每人要服從上級有權柄的人,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從天主來的,所有的權柄,都是由天主規定的;所以誰反抗權柄,就是反抗天主的規定」(羅:十三,一—二)。為此,君王、首長,在現世的事物上,由於天主的規定,絕不隸屬於教會的權柄,而且,無論直接地或間接地,也都不屬於教會神鑰的權威;或是說,他們的屬民,能不效忠,不服從教會的權威;他們祇表示,忠於聖事就為了。而且,這個主張,為公共的平安,是必須的,並為教會與王國,是同樣有益的,完全應該予以遵守,作為符合天主的言、符合教父們的傳統以及聖人德表的規誡,才對。

 

 

 

 

註釋

*當時主要地為了主權的囂張,法王羅陶維與教宗之間,發生爭執,失和。公元一六八一年至一六八二之間,奉令舉行法國神職會議,發表了四項條文;法王命所有的學者,予以遵守,教宗依諾森十一世,以及教宗亞歷山大八世,先後下詔,攻擊這些條文,後來法王便收回了成命。

 見 2281-2285

 


 

編號

2282   

標題

有關教宗權的不被核准的四條文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宗座暨伯多祿的繼承人—基督的代表所擁有的神修(精神)事理方面的全權,是和那由宗座所核准的,由羅馬教宗們以及全教會的習俗所堅定的,並由法國教會常以宗教虔誠去遵守的,有關大公會議的權威,即那公斯當定大公會議的第四期與第五期會議中所包含的法令,同時有效力,而一成不變,且也並沒有獲得法國教會所核證,因為他們把他們法令的有關權威方面的,好像是有疑問的,且也不大可靠的,予以粉碎,或使上述大公會議的法令,被曲解而限於教會分裂的時期。

 

 

 

 

註釋

*在眾多中典章 2281-2285

 


 

編號

2283   

標題

有關教宗權的不被核准的四條文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因此宗座權力的應用,應該用那由天主聖神所建立的,而由全世界的尊敬所祝聖的法典,來加以節制—調整;這對種種規定,倫理生活以及由君王所制定而由法國教會所接受的制度,暨教父們大家同意的名詞,也該同樣予以調整,好使宗座的規定以及由教會的同意所堅定的一切風俗習慣,獲得它們原有的穩固地位。

 

 

 

 

註釋

*在眾多中典章 2281-2285

 


 

編號

2284   

標題

有關教宗權的不被核准的四條文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在信德的問題上,主要部份也是屬於羅馬教宗,而且那有關全教會以及每一教會的法令,是屬於教會的權限,但他的判斷,若不加以教會的同意,則不是不可能予以調整。

 

 

 

 

註釋

*在眾多中典章 2281-2285

 


 

編號

2285   

標題

有關教宗權的不被核准的四條文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本文對以上四條文的判決詞:]我們藉本典章宣佈所有的以及每一項條文,不拘是有關王權的擴張或有關教會權柄的宣言,暨在上述的於一六八二年所舉行法國神職大會的四條文中所包括的命題及其會議紀錄,文件,連同所有的以及每一項命令,禁令、核准、宣言、書信、公告、及由教會或世俗任何人士所公佈的法令,雖由權威與權勢作過特殊聲明,作過任何方式的調整與批准的一切公文,就從律法的本身而言,便是虛幻、作廢、無效、無用、且自開始就完全沒有效果,沒有力量,這在過去是如此,現在是如此,將來將至永遠還是如此;且對這些公文,對其中或任何條文,即使曾予以宣誓遵守的,也毫無遵守的義務。

 

 

 

 

註釋

*在眾多中典章 2281-2285

 


 

編號

2301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在失足(淪陷)本性的情況下,為犯死罪犯過錯,那個自由意志,就已夠了,因為人的行為,即藉這個由意志,在自身的原因內,因著原罪,因著亞當犯罪的意願,而已成為意願的,自由的。(Augustinus, tom﹒ :De statu naturae lapsae, Lib﹒ 2, Cp﹒ 2—6)

 

 

 

 

註釋

*為了粉碎羊森異端的驕傲、放肆(*2021—2101),反對者,由於西班牙王的催促,從比國神學教授的論文及著作中,摘錄了兩百多個錯誤命題,呈請聖職部懲處;羅馬乃於公元一六八二年開始予以審查而於一六八○年結束,但為了當時的種種困難,聖職部延至一六九○年才正式下令予以懲斥。

 見 2301-2332

 


 

編號

2302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人雖對本性律法,一無所知,但他在淪陷本的情況下所行之事,由於行為本身,不可推諉(說),沒有正式的罪(Pecc. formale)(Thesis Lovaniensis 26—vl—1676)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03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3)人可隨從比較可靠的意見,或在可靠的意見中,選擇那最可靠的意見。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04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4)基督曾為我們,交付自己來奉獻予天主,祂不僅為被選的人們,但也為眾人,且祇為眾信徒(Thes﹒ Lov﹒ 14/8—165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05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5)外教人、猶太人、異端派人,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的人,從耶穌基督方面,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因此,你可正直地說,在他們內,有一個赤裸裸的、不設防的、(軟弱無能的)、沒有一切足夠恩寵的意志。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06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6)足夠恩寵(Gratia sufficiens),為我們的環境(地位),不但是無益的,也是有害的,因此,我們理應向天主祈求,說:「主,從足夠恩寵中,拯救我們吧!」(Thesis Lov﹒ 14/8—165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07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7)人的一切自由行為,或是(為)愛天主,或是(為)愛世界;如果是(為)愛天主,那就是對天父的愛德;如果是為愛世界,那就是對肉身的貪慾,那就是惡事。(Thesis Lov﹒, 4/8—1661)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08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8)無信者,在一切事上,必須犯罪(同上)。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09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9)誰若恨罪祇因為罪的醜陋,背叛理性的緣故而沒有想到因罪所受的凌辱,那麼,實際上,他就犯了罪。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0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0)誰若惱恨惡事而行善,祇為獲得天上的榮耀,那麼,這種意向,是不正當的,而且也不中悅於天主。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1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1)凡不是出自基督徒的超性信德,即凡不是由於愛德所行的一切,都是罪行。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2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2)幾時在大罪人身上,缺少一切的愛,那也就缺少了信仰:而且,縱然看起來,他還有信仰,那也不是屬神的信,而是屬人的信仰。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3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3)不拘誰,也為了獲得永遠的賞報而服事天主,但若沒有愛德,那麼,每次他為永福而行善,每次他就犯了過失。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4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4)對地獄的畏懼,不是超性的。(Thesis Lov﹒ 26/9—1670)。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5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5)罪人由於怕地獄怕受罰而發出的下等痛悔,若不是因為天主本身的美善而愛慕天主,那麼,這悔罪的動機不是好的,也不是超性的。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6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6)在赦罪之前,先做補贖,這個次序不是由教會的政策,教會的法規所引入的,而是基督的律法,基督的命令,至於這事的本性,似乎也暗示著這樣的次序。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7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7)由於那個實際情形,赦罪的次序,與補贖的次序,快要顛倒過來了。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8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8)現代對於施行懺悔聖事的習慣,雖由多人的權威,予以支持,而由悠久的時間,予以堅定,但為教會看來,這不是習慣,而是流弊。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19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19)人該為原罪,終生做補贖。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20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0)在會士那裡所領的告解聖事,大概而論,或是褻聖的,或是無效的。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21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1)本堂區的人,能夠懷疑那些行乞修會的會士們,因為他們靠群眾的施捨而度生,所以,他們為了暫世的利益,就命罪人做小補贖,做不相稱的補贖。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22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2)在罪人為自己的罪,做完相稱補贖之前,就偽裝自己有領聖體的權利,那應被判為褻聖者。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23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3)相仿地,那內心對天主還沒有最純潔的愛,還沒有脫離一切雜念的人,應予以禁阻,不准他們領聖體。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24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4)萬福童貞瑪利亞,在舉行取潔禮的那一天,曾在聖殿裡,奉獻了兩只雛鴿,一只為全燔祭,一只為(贖)罪;這個奉獻,按律法的字句,足已證明: (一)她需要取潔,(二)她(所奉獻的)兒子,也因母親的污玷而受到污染。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25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5)天主父的聖像(塑像),被安置在聖堂裡;這為基督信徒,是不合理的。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26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6)為瑪利亞而贊頌瑪利亞的贊頌,是虛幻的。

 

 

 

 

註釋

*聖職部法令 2301-2332

 


 

編號

2327   

標題

羊森(異端)的邪說

教宗

亞歷山大八世

會議或書信

教宗頒發文告重申懲斥邪說謬論--公元一八六四年十二月八日

內容

(27)有時候用這個方式,授予聖洗,(也)是有效的,即不唸:「我洗爾」,但唸:「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