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號

1000   

標題

論人死後的遭遇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讚美天主憲章--公元一三三六年一月廿九日(Const. Benedictus Deus)

內容

〔享見天主〕在這永垂不朽的憲章裡,我們以宗座權威,斷定;凡從此世,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苦難前離去的一切聖人們的靈魂,不分是聖宗徒們的、殉道者的,是精修的、守貞的,以及其他領過聖洗者的靈魂,而當他們逝世時,已無罪污可資煉淨者,即當(將要)逝世時,他們已無罪污需要煉淨者,或他們過去或將來,還有罪污,需要予以煉淨而在死後,已獲得煉淨者,還有那些嬰孩,重生於基督的聖洗聖事而在運用自由意志之前,即離此世者的靈魂,(凡此種種人的靈魂)按天主(所安排的)公規,死後不久,即在需要經過(上述的)(時間)煉淨後,即使他們在還沒有獲得肉身復活,受到公審判之前,而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升天之後去世的人,不分過去、現在、將來,都得在天國,在天當偕同基督,與天使們為伍,而且,他們若在主耶穌基督的苦難聖死之後死去,他們就會面對面地,以直視的視能,看見天主;這不是用任何受造之物,作為媒介而看見天主,而是直接地,赤裸裸地,由於天主性體,明朗開放地向他們顯示的緣故,他們得以享見天主的性體;而且,由於這樣亡者人靈的享受與享見,他們的靈魂,真正地獲得幸福,而享有永生與安息。這樣,這些亡者的靈魂,即使在公審判之前,就已看見天主性體而獲得享福了。

 

 

 

 

註釋

*參閱1001-1002

 


 

編號

1001   

標題

論人死後的遭遇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讚美天主憲章--公元一三三六年一月廿九日(Const. Benedictus Deus)

內容

再者,他們在這樣享見天主性體的情況下,已消失了信德與望德的行為,因為信德與望德,原是神學上的(超性)美德;而且在他們內業已開始的享見天主性體的真福,將繼續不斷地繼續著,一直到公審判,並從公審判開始,還一直到永遠哩。

 

 

 

 

註釋

*參閱1000-1002

 


 

編號

1002   

標題

論人死後的遭遇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讚美天主憲章--公元一三三六年一月廿九日(Const. Benedictus Deus)

內容

〔地獄—公審判〕此外,我們還定斷:按天主(所安排的)公規,亡者靈魂,若死時帶著死罪而死去,則於死後,立即下墮地獄,受地獄苦刑,雖然在公審判的那天,眾人都帶著(復活起來的)肉身,在「基督的審判台前」,為使各人藉他肉身所行的,或善或惡,領取相當的報應」(格後:五,十)。

 

 

 

 

註釋

*參閱1000-1001

 


 

編號

1007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5)同樣地亞美尼人中有名墨基打(MECHTARIX)—解釋施慰者,標奇立異而教訓人說:子女們的靈魂,由他們父親的靈魂所傳生,正如(他們的)肉體,出自(他們父母的)肉體,又如天使出自另一個天使;因為人靈既是具有理性的性體,而天使具有悟性的性體,即二者既然都是精神體,則它們自可從自己本身,傳生其他精神的神體…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08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6)同樣地亞美尼人說:那些由教友父母所生於基督受難之後的小孩們,如果在領洗之前死去,則他們往那亞當犯罪前所住的地堂去;但那些由非天主教友父母所生於基督受難之後的小孩們的靈魂,若未獲領洗而死去,則往他的父母所在的地方去。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09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8)同樣地亞美尼人說:領過聖洗的小孩靈魂,以及那些在人中很成全的人靈,在公審判後,則進入天國;他們在那裡,並不遭受此生任何的罰…但他們將見不到天主的性體,因為沒有受造之物,能見到天主的性體,但能見到那從天主性體所發出的天主的光明,正如陽光從太陽發出,而它陽光本身,並不是太陽一樣。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0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17)同樣地,亞美尼人,大多認為,在來生並沒有煉淨人靈的煉獄,因為據他們說:一個信友,若承認自己的罪,則他的一切罪過與罪罰,都蒙赦免。他們也不為亡者祈禱,使他們在來生,獲得罪的赦免,但他們一般性地為一切亡者祈禱,正如他們為真福瑪利亞,為宗徒們…祈禱一樣。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1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18)同樣地,亞美尼人相信、堅持:基督自天下降,為了人類的得救,而成為血肉;這不是因為凡從亞當厄娃在他們犯罪後所生的子女們,都從他們沾染了原罪;而他們,必須由基督的降生與受死,才獲赦去這個原罪而得救,蓋據他們說,亞當的子女,沒有原罪;可是他們說:基督為了人類的得救,降生成人而受難,因為那些出生於基督受難之前的亞當子女,得因基督之受難,從地獄中解放出來;其實,他們之所以下墮地獄的緣由,不是因為他們有原罪,而是因為原祖父母所犯的罪,實在嚴重的緣故。他們還相信:基督為了那些出生於基督受難後的小孩們的得救起見,曾成為血肉而受難。其實,基督用自己的苦難,澈底摧毀了地獄…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2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19)…亞美尼人說,肉慾之所以為罪惡,為惡事,那是因為即使信友父母同房,也是有罪的…因為他們說…婚姻行為,連同婚姻本身,都是罪惡…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3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40)有些人卻說:亞美尼人的主教與司鐸(長老),不論是主要的,或是服務性的,都沒有辦法,赦人的罪過;但赦人罪者,惟有天主而已:而且主教或司鐸,若不是因為他們自己,從天主那裡,領取說話的權柄,則他們都無法給人們赦罪,蓋當他們赦罪時,他們說:「願天主赦免你的罪過」,或說:「我在此下土,赦免你的罪過,並願天主在天上,也赦免你的罪過」。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4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42)同樣地,亞美尼人,且說且信:唯獨基督的苦難,足以赦免罪過,此外,並不需要天主的其他一切恩賜,連天主白賜的聖寵,也包括在內;而且,他們也不說:為得罪之赦免,必須天主的恩愛的恩寵,或使人成義的恩寵,也不說:在新約的聖事內,天主賦予人恩愛的恩寵。—「寵愛」。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5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49)同樣地,他們說:誰若…第三次,或第四次…娶妻,則他們不能由他們的教會,獲得罪之赦免,因為他們說:這樣的婚姻,是奸淫…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6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58)同樣地亞美尼人且說且信:為了使聖洗成為真正的聖洗(聖事),必須具備三個條件;即…水,堅振(聖事)與聖體聖事。是故,一個人,若為人付洗,唸:「我洗爾,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阿們」,而後,並不傅以堅振聖油,那麼,受洗的人,好像沒有受洗一樣…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7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66)同樣地,一總亞美尼人,大家都說都堅持:當司鐸唸那彌撒正典經文時,說:「祂拿了餅,祝謝了,分開,並交給自己的聖而被選者以及同席的弟子們,說;眾人從此,你們拿去、吃吧,這是我的身體…相仿地,祂也拿起杯來…說…你們眾人,從此拿去、喝吧,這是我的血…以赦免罪過」,這並沒有成聖體成聖血;他們也沒有成基督聖體聖血的意向;他們祇是重複基督的話,那就是…他們祇說那基督在建立(聖體)聖事時所說的話。司鐸諗了上述經文之後,便唸彌撒常典中的許多禱詞,然後來到這一段的常典經文,說:「善良的天主,我們朝拜你,哀求你、祈求你,派遣那和你同性體的聖神,來到我們內,來到我們所呈上的這個禮品內,並藉著祂(聖神),你就把這個被祝福的餅,真實地,成為我們的主兼救主、耶穌基督的身體」。司鐸三次唸了上述經文之後,便在酒杯和被祝福的酒上,唸:「真實地,你把這個酒,成為我們的主、兼救主的血」—他們相信:這餅和酒,就藉著這樣的聖神禱詞(Epiclesis),而成為基督的聖體和聖血。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8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67)同樣地,亞美尼人不說:餅與酒的本質,在(司鐸)唸了上述的成聖體成聖血經文後,就變成基督的體和血—那就是生自貞女瑪利亞而受難、復活的體和血—但他們堅信:這一件聖體聖事,是主的真體真血的榜樣、譬喻,或象徵…因此緣故、他們不稱這祭台上的聖事為主的體和血的聖事,但說:這是祭品、或祭獻或共融—通功…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19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65)同樣地,亞美尼人且說且信:誰若被祝聖為主教或司鐸而犯奸淫,那麼,即使他們私下地犯奸婬,也就失掉成聖事,以及施行一切聖事的權能…

 

 

 

 

註釋

*參閱1006-1020

 


 

編號

1020   

標題

亞美尼人的一切錯誤

教宗

本篤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美尼人小冊--公元一三四一年八月

內容

(70)同樣地,亞美尼人不說也不信…善領聖體聖事,可赦免善領者的罪過,或可赦免他們因罪而應得的罪罰,或藉此聖事,天主賦予或增加恩寵於善領聖事的人們…但他們說…基督的(聖)體進入善領者的身體,而就變成善領者的身體,正如食物變成進食者的身體一樣…

 

 

 

 

註釋

*參閱1006-1019

 


 

編號

1025   

標題

基督的功庫,由教會分施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天主之子—獨生子…「成了我們的智慧、正義、聖化者和救贖者」(格前:一,卅);「不是帶著公山羊和牛犢的血,而是帶著自己的血,一次而為永遠進入了天上聖殿,獲得了永遠的救贖」。(希:九,十二)。「該知道:你們不是用能朽壞的金銀等物,由你們祖傳的虛妄生活中被贖出來的,而是用寶血,即無玷無瑕的羔羊基督的寶血」(伯前:一,十八—)。祂—基督是無罪,祂的一點血,因與天主聖言結合,故為救贖整個人類,也是綽綽而有賸餘;但祂在十字架的祭台上,自作犧性,祂所犧性的,不是一點血,而是豐富地傾流了自己的血,竟從腳底到頭頂,體無完膚,盡是創傷」(依:一,六)。從此,祂為了使祂所流的寶血,不致白流浪費,就為戰「空」的教會,開設寶庫,願意像慈父一般,為自己的子女,儲蓄寶藏,好使它成為「人用之不盡的寶藏」;並使「凡佔有的人,必獲得天主的友愛賴受教而獲得恩賜,深得天主的歡心」。(智:七:十四)。

 

 

 

 

註釋

*教宗鮑尼法八世,開始提倡每百年慶祝聖年一次(*868)。而教宗格肋孟六世,卻於公元一三五○年首先提倡:每五十年慶祝聖年一次。教宗乘此聖年良機,便闡明了教會的寶庫,作為頒發聖年大赦的基礎。

*參閱1026-1027

 


 

編號

1026   

標題

基督的功庫,由教會分施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固然,這個寶庫,由天鑰執掌者真福伯多祿及其繼承人,即由其在世的代表們有益地分施於信友們,而且,為了虔誠與合理的原因,(教會)分施這個寶庫,以赦免信友應做的暫時補贖;有時是部份的,有時卻是全部的(補贖),予以赦免;有時是一般性的,有時卻是特殊性的;〔這在分施大赦上的方式,應視懺悔者與認罪者之情況而異〕。

 

 

 

 

註釋

*參閱1025-1027

 


 

編號

1027   

標題

基督的功庫,由教會分施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須知天主之母,以及所有被選者的功績,自第一義人至最後一位義人為止,也都被積聚在這個功庫裡;誰也不該害怕該功庫之被取一空,因為一方面,一如上述,基督的功績是無限的,而在另一方面,取用該功庫之人越多,則該功庫功績之增加,也越是眾多。

 

 

 

 

註釋

*參閱1025-1026

 


 

編號

1028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1)事物若由其外表自然的現象看來,則不能有什麼確切性;但若人們把自己的悟性(interllectus)轉向事物(本身)而不轉向亞里斯多得的,及其詮解者的悟性,則在短時間內,可能有些確切性。

 

 

 

 

註釋

*教宗鮑尼法八世,開始提倡每百年慶祝聖年一次(*868)。而教宗格肋孟六世,卻於公元一三五○年首先提倡:每五十年慶祝聖年一次。教宗乘此聖年良機,便闡明了教會的寶庫,作為頒發聖年大赦的基礎。

*參閱1029-1049

 


 

編號

1029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2)…上面所說的顯明性(evidentia),不能顯明地從一個事物;牽涉或作出另一事物的結論;或從一個不存在的事物,作出另一個不存在事物的結論。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0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來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3)…「天主存在」與「天主不存在」—這兩個命題,雖然方式不同,而它們的意義,卻完全相同。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1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9)…顯明性的確切性,沒有程度上的差別。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2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10)…對於其他物質,和我們靈魂的差別,我們沒有顯明的確切性。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3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11)…撇開信理方面的確切性不談,則除了那第一原始的確切性,或除了那能被化為第一原始的確切性外,沒有其他的確切性。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4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14)…我們顯明地並不知道:從天主方面,是否可能有其他的東西,作為某一效果的原因—即另有某原因有效地產生效果,但它並不就是天主—即:有或可能有某種有效果的本性原因存在。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5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15)…我們顯明地並不知道…是否有某種效果存在,或是否有一種自然的產物。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6   

標題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17)…我們顯明地並不知道:在某種產品方面,必具有它的主格(Subjectum)。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7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21)…在任何被證明的事物上,沒有人顯明地知道,它是否在尊貴方面,超越其他一切的事物。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8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22)…在任何被證明的事物上,沒有人顯明地知道:它本身就是天主,要是我們藉著天主,領悟那至尊的存在體。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39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25)…我人顯明地並不知道:人應該合理承認:若有事物受造,則天主必為該物的創造者。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0   

標題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26)…任何事物,不是永遠的,那是不能顯明地予以證明的。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1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30)…下列的結論,並不是顯明的:「蓋有理智的行為,乃必有理智之存在;既存意志的行為,則必有意志之存在」。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2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31)…不能顯明地證明:凡外表所顯現的,都不是真實的。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3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32)…天主與受造之物,都是實體。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4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39)…萬有的東西,不論按其本身或按各部份各方面而言,總是極完善的;而且在其全部或在部份,都沒有任何不完單之處;為此緣故,這不論是全部或是部份,都應該是永遠的,決不是從烏有而轉到實有;倒過來說,這也不會從實有轉到烏有,因為這要是這樣的話,則在其全部,或在其部份,必有不成全之處。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5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40)…在萬有之物內所有的一切,更好說,這就是萬有……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6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42)…功過的賞罰,這樣作成:當原子物體被分化時,還存在著某種神體,那就是所謂的「理智」;還有一種,也就是所謂的情感—此二者都是神體;正如它們處於善的狀態,也就是處於最善的(心靈)處境中;同樣,不良的東西,必按其個別的不良成份,相聚在一起;在如此情況下,善人則受賞,惡人則受罰;因為不良物質,將來若再成為自己原來的集合物,那一定常帶著惡的心靈處境。(據尼各老說):可能還有另一種處境,因為這兩種善的神體,若其中之一的「假設」遭受破壞,那麼,其他一種假設,便會由較完善的原子組成。那麼,到了那時候,既然這樣的假設,比較更大更完善,那麼這種可能理會的處境,便會更早地臨於他們身上。—〔這一段的意義,非常晦「空」,不知他究竟何指?〕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7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43)有一種可朽腐的東西,包括矛盾…在內。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8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53)…第一原則,不是別的,就是這個:「如果有什存在,它就存在」。

 

 

 

 

註釋

*參閱1028-1049

 


 

編號

1049   

標題

尼各老(Nicolaus de Ultricuria)在哲學方面的錯誤: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天主的獨子詔書--公元一三四三年一月廿七日

內容

(58)…天主能命有理智的受造之物去懷恨祂自己,而這受造之物本身,若遵命恨祂,則他所立的功績,比較他抗命而去愛祂,更大,因為它要這樣做,必需要更大的努力,去克服他的傾向。

 

 

 

 

註釋

*參閱1028-1048

 


 

編號

1050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一,我們要問:你和亞美尼教會,即那服從你的教會團體,是否相信:凡在聖洗中接受公教會同一信仰後,和那唯一公教會—羅馬教會的信仰團體分離者,或將要和它斷絕通功者,都是裂教徒與異教徒,要是他們固執地堅持與羅馬教會的信仰分裂的話。

 

 

 

 

註釋

*公元一三五一年九月廿九日教宗格肋孟六世—致本函於亞美尼人的教會首長,要求他們對信中的各項信理,提出明朗的答覆。

*參閱1051-1065

 


 

編號

1051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二,我們請問:你和你的屬下亞美尼人,是否相信,沒有一個世人,在這羅馬教會之外,不服從羅馬教宗而終能獲得救援。至於第二部份,我們要問: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52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一,是否你們已信—即你是否相信或準備與你所屬的亞美尼教會相信:(一)真福伯多祿,從主耶穌基督手裡,領取了治理所有基督信徒的權柄呢;(二)是否相信:所有在其他地區,其他省份或在世界各地區,特殊地而且個別地,像猶達(即達陡)宗徒或其他宗徒的統治權,都曾完全地屬於真福伯多祿由主耶穌基督手裡所領取的統治全球基督信徒的治權呢?(三)是否相信:除了伯多祿一人外,沒有一位信徒,或其他任何一位宗徒,都沒有領取極其圓滿的權能呢?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53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一,是否你們第二,是否你們已信,已堅信或你和你所屬的亞美尼教會準備相信:所有的羅馬教宗—即那按教會定規已經或將要繼承真福伯多祿的所有教宗,都已承繼,或將要承繼那同一個由主耶穌基督親自交給真福伯多祿治理普世戰鬥教會全體的統治權,圓滿無缺。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54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三,是否你們已信—即你和所管轄的美尼人都信:過去的羅馬教宗,與我們現任教宗,以及將來繼任的教宗們,都是合法的,擁有全權的基督代表,即從那基督—教會之首,猶似人身之首—手裡,領取治理戰鬥教會的整體的一切統治權。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55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四是否你們已信,且你現在,是否相信:過去所有的教宗,現在我們在位的教宗以及將來繼任的其他教宗們,由於極圓滿的權能與權威,不分過去、現在、將來,都能直接地,透過我們,(一)審判那些屬於我們統治權的人們以及他們的屬下;(二)還能按我們所願意的,建立並委任教會判官,去審判事理。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56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五,是否你們已信—且你現在相信:(一)所有羅馬教宗,不分過去的、現任的、將來繼任的,既都擁有出人頭地的無上權威以及審判權,自不能受任何人審判;他們祇被保留給天主審判……(二)對所有教宗的宣判,不分過去的、現任的、將來的,都不能向其他任何人上訴。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57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六,是否你們已信,且你現在是否還相信:羅馬教宗的圓滿權柄,能儘量擴展到宗主教,宗主教教區首長—總主教、主教、隱院院長以及其他由教會所建立的任何教團首長身上,轉移他們到較高的或較低的地位,甚至由於他們的罪孽所迫,不得不褫奪他們地位,予以革職、開除教籍,而把他們,「交與撒殫」呢。(參閱:格前:五,五)。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58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七,是否你們已信,且你還相信祇有羅馬教宗,能制定一般性的聖教會的典章,能頒發全大赦於那些來到聖伯多祿聖保祿陵墓朝聖,或赴聖地朝聖的人們,或把全大赦,頒給任何真誠悔改告解的信友。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59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八,你們是否已信,且你現在,是否相信,祇有羅馬教宗,能制定一般性的聖教會的典章,能頒發全大赦於那些到聖伯多祿聖保祿陵墓朝聖,或赴聖地朝聖的人們,或把全大赦,頒給任何真誠悔改告解的信友。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60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九,是否你們已信,且你現在是否相信:所有自己挺身相反羅馬教會的信仰而至死執迷不悟者,業已受罰,且已下墮,受地獄極刑呢。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61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十,是否你已相信,且你現在還信;羅馬教宗,對於教會聖事的施行,除了那有關聖事完整和必要的要素外,能夠容忍各地教會不同的禮儀,且亦予以核准,以保存其原有禮儀。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62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十一,是否你們已信,且你現在是否相信:亞美尼人,即那在全球各地區服從羅馬教宗,並敬謹遵守羅馬教會在施行聖事上在誦唸教會日課,守齋以及舉行其他儀式時所行的禮節的一切亞美大尼人,做得對,且正因他們這樣做而獲得永生呢。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63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十二,是否你們已信,且你現在是否相信:沒有人能以自己的權威,把一個主教,握外為總主教、或宗主教,而且,不拘是王是帝,也不能以任何世俗權勢,或仰仗任何地上權勢的支持而把主教升級呢。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64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十三,是否你們已信,且你現在還信:一旦在公教信理方面發生疑問,唯有羅馬教宗能藉她正宗的定斷,即用那誰也不得違抗的定斷,澄清疑問而中止爭論,而且,凡由羅馬教宗,以其基督所交付的天鑰權威所定斷的一切公教真理,必然真實無疑;若她定斷某端道理是假的,異端的,那必該被視為假的,異端的呢。

 

 

 

 

註釋

*參閱1050-1065

 


 

編號

1065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十四,是否你們已信,且你現在是否相信:新約舊約各經卷,即那由羅馬教會權威所交給我們的一切經卷,在一切上,必含真理無疑呢……

 

 

 

 

註釋

*參閱1050-1064

 


 

編號

1066   

標題

論煉獄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我們要問,是否你們已信,且你現在相信,有煉獄,即所有死在恩寵中而對自己的罪過,生前尚未做完補贖的靈魂,都要下墮的煉獄呢—。

 

 

 

 

註釋

*參閱1067

 


 

編號

1067   

標題

論煉獄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同樣地,你們是否已信,且你現在是否相信:那些在煉獄裡的靈魂,要暫受火刑;迨煉淨後,即使在公審判之前,她們也得抵達永遠真福之地,面對面地享見天主,愛慕天主呢。

 

 

 

 

註釋

*參閱1066

 


 

編號

1068   

標題

論堅振聖事的物質(Materia)以及施行堅振的人。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有鑒於你們所給我們的答復,我們必須問你們:第一,對於祝聖堅振聖油,你是否相信:沒有一個司鐸,不是主教而能按規且按應有的身份,祝聖堅振聖油呢。

 

 

 

 

註釋

*參閱1069-1071

 


 

編號

1069   

標題

論堅振聖事的物質(Materia)以及施行堅振的人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二,你是否相信:除了主教外,別人不能由於正常的職責,施行堅振聖事呢。

 

 

 

 

註釋

*參閱1068-1071

 


 

編號

1070   

標題

論堅振聖事的物質(Materia)以及施行堅振的人。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三,你是否相信:祇由經過羅馬教宗—具有圓滿權能的羅馬教宗,才能批准,把堅振聖事交給司鐸而不是主教去實施。

 

 

 

 

註釋

*參閱1068-1071

 


 

編號

1071   

標題

論堅振聖事的物質(Materia)以及施行堅振的人。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第四,你是否相信:任何司鐸而不是主教,若沒有從羅馬教宗方面,領取施行堅振的委任或准許,而擅自給人,傳上堅振聖油,則主教或主教們,應再為這種人,傅上堅振聖油呢。

 

 

 

 

註釋

*參閱1068-1070

 


 

編號

1072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歷舉上述各項之後,我們不得不深表驚異,而把「在基督內的各位可敬教長」書信(EP “Honorabillibus in Christo Patribus”)中的53條教理,節錄14章如下…

(1) 聖神是由父及子所共發。

 

 

 

 

註釋

*參閱1073-1085

 


 

編號

1073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3)嬰孩們由原祖父母處,沾染著原罪。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74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6)完全煉淨了的靈魂,離開了自己肉身之後,顯然享見天主。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75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9)死於死罪中的靈魂,必下墮地獄。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76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12)聖洗(聖事),洗去原罪與本罪。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77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13)基督下降地府—陰府—卻未曾摧毀地府。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78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15)天使由天主所造,是好的。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79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30)禽獸(指祭祀用的牛羊)所流的血,並不赦免人罪。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80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32)不要判斷那在齋戒之日,食肉食油的人們。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81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39)凡在公教會裡領洗的人若變成無信,而後回頭(信主)者,不該再受洗體。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82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40)嬰孩在(生後)八天之前,可以受洗,而受洗用的,是真水,不能用其他液體。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83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42)在祝聖經文之後的(即:在聖體聖事內的)基督(聖)禮,和那受生於貞女,而被祭獻於十字架上的(聖)體,是同一(聖)體。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84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45)人即使是聖人,若不是司鐸,誰也不能成(基督)聖體。

 

 

 

 

註釋

*參閱1072-1085

 


 

編號

1085   

標題

特別為攻斥亞美尼人錯誤所申述的正理:

教宗

格肋孟六世

會議或書信

致墨基大-亞美尼教會首長書

內容

(46)向自己的司鐸或向其他獲准聽告的司鐸,完整清析地,告明自己所犯的一切死罪,那是為他得救所必需的事。

 

 

 

 

註釋

*參閱1072-1084

 


 

編號

1087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節4結論3)(3)這被祝福的,還祝福上再加祝福的律法,極甘飴的律法,那就是愛的律法…拿走了一切私產,一切主權…—茲我予以撤銷,而視之為假者、錯誤者、異端者—因為基督與其宗徒們,曾極完善地,遵守了這條律法,而且其他許多不同地位的人們,也都守了這條律法…而仍有他們的私產與主權…

 

 

 

 

註釋

*小兄弟會會士.富助爵(Dionysius Foullechat),在他所著的「意見書」(Lib.Sententiarum)內,對於福音的成全,對於福音所講的神貧,發表了過份誇張的意見,同時也相反了教宗若望廿二世的詔書;受罰後他向教宗上訴;教宗則曾兩次迫他,撒銷他自己的謬論:一次是在亞未農城—公元一三六五年一月卅一日,一次是在巴黎—公元一三六九年四月十二日;教宗遂頒發下列詔書,以公佈廖氏謬論的撒銷:

*參閱1088-1094

 


 

編號

1088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備註一)這條〔愛〕的律法,配上這兩個「佔有」代名詞,即「我的」與「你的」…—(備註二)這純全的愛德,使一切成為公物,與人在極緊急時無異…—如今我說:這兩個備註,來自上面的結論,都是假的。

 

 

 

 

註釋

*參閱1087-1094

 


 

編號

1089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備註四)基督把這條律法,曾交給自己的門徒們,教他們不但習慣地,還該主要地、現實地、予以遵守…—誰若認為這條愛的律法,拿走一切私產與一切主權,一如(上述)結論所說的,那麼,我認為以這樣的思想,去了解這個討論,必是假的、錯誤的、異端的,且亦相反了教會的定斷…

 

 

 

 

註釋

*參閱1087-1094

 


 

編號

1090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結論四)(4)這個現實的棄絕自己的心願,棄絕現世的主權與權威,就是證明且亦玉成極完善的(成全)地位…—如今我再加考慮,認為…這種想法,普遍地說,是假的、錯誤的、異端的…

 

 

 

 

註釋

*參閱1087-1094

 


 

編號

1091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備註一)基督未曾棄絕這樣的佔有世物的主權,故祂不被視為屬於新的律法,更好說,祂是站於敵對地位。〔參閱瑪:八,廿〕

(備註二)天主教人以這條律法,作為成全的規範,並以身作則,曾鞏固了這條律法…—如今我撤銷這兩項討論,視之為假的、錯誤的、異端的,且也相反了教宗若望廿二世的詔書。〔即:Const. “Quio quorumdam mentes” ,10-Nov. 1324, Joh. XXII, Extravag. tit. 14, C. 5. (Frdb. 2, 1230-1236)〕…

 

 

 

 

註釋

*參閱1087-1094

 


 

編號

1092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備註四)按心靈的準備,棄絕現世的財物,這是顯示,且亦不成為「成全」或成為一種非常不完美的、非常脆弱的「成全」…—如今我予以撤銷,視之為假的,令人怪異的邪說。

 

 

 

 

註釋

*參閱1087-1094

 


 

編號

1093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在回答「某學士時」說…基督並沒有棄絕這樣的財物,其實我沒有說這話;我說過:基督為自己,一無所保留。—如今我予以撤銷這兩個說法,視之為假的、異端的,因為基督曾保存信友所奉獻的小床,以供病人應用…

 

 

 

 

註釋

*參閱1087-1094

 


 

編號

1094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最後備註)基督並未照顧世物,超過那些富人之照顧窮人。…—如今我說:基督照顧世物,因為祂並沒有棄絕一切世物…

 

 

 

 

註釋

*參閱1087-1094

 


 

編號

1095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基督在自己死亡時,曾乾脆地棄絕一切—如今我再加考慮,視之為假的、錯誤的、異端的。

 

 

 

 

註釋

*參閱1096-1097

 


 

編號

1096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幾時〔基督的〕身體,留在墳墓裡,那時愛德在那裡,祂拿去一切私產,以及一切主權。—如今我撤銷這種想法,並視之為假的、錯誤的、異端的。

 

 

 

 

註釋

*參閱1095-1097

 


 

編號

1097   

標題

撤銷有關論成全的境界,以及論神貧方面的謬論

教宗

烏爾朋五世

會議或書信

撤銷廖氏謬論詔書--公元一三六八年十二月廿三日

內容

當時,主—基督所居的一般住所都是「空無一物」,直到那一天的來臨…如今我撤銷這種說法,並視之為假的、錯誤的。

 

 

 

 

註釋

*參閱1095-1096

 


 

編號

1101   

標題

伯多祿.德.巴拿與若望.德拉督在聖體聖事方面的錯誤…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樞機調查團致塔拉公總主教與凱撒.奧古斯書--公元一三七一年八月八日

內容

(1)假設那被祝聖的祭品—「聖體」—掉落或被拋棄於垃圾堆,污泥或其卑污的地方,那麼,這個祭品—聖體,即使餅形尚存時,基督之體也中止在餅形下存在,而再成為餅的本質。

 

 

 

 

註釋

*參閱1102-1103

 


 

編號

1102   

標題

伯多祿.德.巴拿與若望.德拉督在聖體聖事方面的錯誤…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樞機調查團致塔拉公總主教與凱撒.奧古斯書--公元一三七一年八月八日

內容

(2)假設那被祝聖的祭品—聖體,為驢或其他畜牲吃掉,那麼,這個祭品—聖體,即使餅形尚存時,基督之體,也便中止在餅形下存在,而再成為餅的本質。

 

 

 

 

註釋

*參閱1101-1103

 


 

編號

1103   

標題

伯多祿.德.巴拿與若望.德拉督在聖體聖事方面的錯誤…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樞機調查團致塔拉公總主教與凱撒.奧古斯書--公元一三七一年八月八日

內容

(B)假設那祝聖的祭品—聖體,為一義人或為一罪人吃掉,那麼,當他們用牙齒咀嚼時,基督便被劫升天,而不進入人的肚子裡去。

—以上邪說,由教宗額我略十一世出命,禁止予以宣講;違者受絕罰處分。

向黎勤區總主教及其所屬主教,頒發「人類救主」詔書—公元一三七四年四月八日

當時,騎士兼法官厄克氏(Eike)以拉丁文撰寫「撒克遜明鏡」;稍後,該書即被譯成德語。但若望.克倫郭在該書上,找出十四條謬論,並請教宗予以申斥;教宗遂頒發本詔書。

 

 

 

 

註釋

*參閱1101-1102

 


 

編號

1110   

標題

「撒克遜明鏡」中的錯誤原則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人類救主詔書--公元一三七四年四月八日

內容

我們藉此宗座文告,命令基督的一切信眾,對已被懲斥的寫作與規律,不得予以應用…(例如)(節一)…人在(法庭)以外所做的一切,儘管是眾所週知的事,亦能藉自己的誓言,獲得解放自由—(意即:脫身無罪),而且其他證據,也不能予以反證。(Landrecht 〔partitio vulgata〕:1,18, §2=artic. 10 GR.1,83=a. 9MGH 29)

 

 

 

 

註釋

*參閱1111-1116

 


 

編號

1111   

標題

「撒克遜明鏡」中的錯誤原則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人類救主詔書--公元一三七四年四月八日

內容

(6)誰若因搶窺而被殺死,而被害人的親戚,挺身為他決鬥,那麼,這樣的人,便因兩人決鬥而拒絕一切證據,而且,這樣的死者,若沒有兩人的決鬥,也不能予以制服。(同上:a45MGH50)

 

 

 

 

註釋

*參閱1110-1116

 


 

編號

1112   

標題

「撒克遜明鏡」中的錯誤原則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人類救主詔書--公元一三七四年四月八日

內容

(7)如果二人在法庭上,大家爭論不休,那麼,那一方附和者比較多,那一方就獲得勝訴。

 

 

 

 

註釋

*參閱1110-1116

 


 

編號

1113   

標題

「撒克遜明鏡」中的錯誤原則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人類救主詔書--公元一三七四年四月八日

內容

(8)不拘誰,若按本書的方式,要求兩人決鬥(以決是非),則誰也不該拒絕決鬥。但挑戰者的健康,生來就比不上對方者例外。

 

 

 

 

註釋

*參閱1110-1116

 


 

編號

1114   

標題

「撒克遜明鏡」中的錯誤原則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人類救主詔書--公元一三七四年四月八日

內容

(9)不拘誰,因盜、窺的罪行而失去自己權利,那麼,這樣受害的人,不能以誓言來洗淨自己盜、窺的罪行,但可在「熾鐵」、「水」或「決鬥」三者方法中任擇其一。是的,這最後一段,准人「用熾鐵…」(以決定是非),是錯誤的。(a. 23MGH 38)

 

 

 

 

註釋

*參閱1110-1116

 


 

編號

1115   

標題

「撒克遜明鏡」中的錯誤原則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人類救主詔書--公元一三七四年四月八日

內容

(12)嗣子對所承嗣人的盜、窺罪行,不負(賠償)義務。—這至少在良心的圈子裡是錯誤的。(a 7,66MGH 25,63)

 

 

 

 

註釋

*參閱1110-1116

 


 

編號

1116   

標題

「撒克遜明鏡」中的錯誤原則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人類救主詔書--公元一三七四年四月八日

內容

[教會懲處〕上述各項,都受懲斥為假的,冒昧的,不公不義的,且其中若干處,還是異端的,裂教的,相反善良風氣,而危害靈魂的。

 

 

 

 

註釋

*參閱1110-1115

 


 

編號

1121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整個現(世)的(人)類,除基督外,沒有簡單地晉陞(神品)的權柄,而使伯多祿及其自己的人民受到統治,而在政治方面卻超越人之上。

 

 

 

 

註釋

*參閱1122-1139

 


 

編號

1122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2)天主不能給人,為自己及其子孫,一種垂諸永久的民權。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23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3)人類對於永久繼承權的文件—字據—是不可能的。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24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4)任何在恩寵中愉快而忠實地生活的人,雖沒有權利,但在事實上,他擁有天主的萬有。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25   

標題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5)人祇能給自己所愛的兒子,而在基督的團體裡,祇能給自己的神子,一種使用方面暫時與永遠的主權。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26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6)假設天主存在的話,則現世的物主,可以合法合理地,拿去罪惡教會的財產。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27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7)教會是否在這種情況中,那不是我所要探討的事,但現世財物的物主職責,是查考教會的財產,且若有所不當,則他們可放心地去干涉,且可拿去教會的現世財物,作為他們對教會的懲罰。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28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8)我們知道:這不是不可能的事,即:基督的代表,祇憑自己的詔書,或祇由於那些和自己同夥人的同意,重用或不重用自己團體中的任何人。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29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9)人除非先由自己,主要地開除教籍,則不能遭受開除教籍的處份—或譯:人除非主要地先自己絕罰自己,則不能遭受絕罰。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0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0)沒有人遭受絕罰或被限止使用神權至於自己變壞自己的地方,而且人除非在天主的事件上,不受教會任何其他懲罰的折磨。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1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1)人除非違犯基督的律法,乾脆就不受懲斥、或絕罰的束縛。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2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2)沒有先例可援:基督曾授權自己的門徒,絕罰屬下的人,尤其是為了否認現世物權的緣故,正恰恰相反。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3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3)基督的門徒,沒有權柄用教會的懲罰,強迫地勒索世上的財物。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4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4)這不可能是天主的絕對權能,即:若教宗或其他的人,偽裝自己用任何方式釋放人(即赦人罪)或束縛人(即不赦人罪),他就因此而赦人罪或不赦人罪。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5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5)我們應該相信:祇有當自己遵守基督律法的時候,才赦免人罪或束縛人罪。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6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6)這該是公教會人所信的,即:任何按規晉秩的司鐸,都有足夠的權柄,施行任何一件聖事;且由此所得的自然結論是:任何司鐸,都可赦免任何悔過罪人的任何罪孽。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7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7)教會人士若習慣地妄用財物,則君王可從他們手裡,拿走他們的財物。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8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8)不拘是世上的物主,或神聖教宗或教會的首領—基督,都拿世上的財物或恩寵來使教會富有,並把那些拿走教會財物的人們,開除教籍;可是,他們即因此默認的條件,可在教會犯了相當嚴重罪行時,剝奪她的財物。

 

 

 

 

註釋

*參閱1121-1139

 


 

編號

1139   

標題

懲斥若望維克利在現世主權方面的謬論 (Errores Jo. Wyclif)

教宗

額我略十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多亞倫敦主教們書--公元一三七七年五月廿二日

內容

(19)教會人士,甚至羅馬教宗,也能合法地受到自己屬下的人以及世俗人的貶責(逮捕),也能受到他們的控告。

 

 

 

 

註釋

*參閱1121-1138

 


 

編號

1145   

標題

頒發晉陞大品權於隱修院長

教宗

鮑尼法九世

會議或書信

聖潔修會詔書--公元一四00年二月一日(Bulla Sacrae religionis)

內容

愛子—伯多祿保祿宗徒隱院以及聖奧西多真女兼殉道的—在厄色西亞倫敦教區聖奧斯定會的大院長及其會院,事主虔誠勤奮,因而獲得「聖潔熱誠」的尊榮,好使我們,竭盡所能,欣然俯允他們的請求…於是我們就在他們請求的事上,予以採納,使同一大院長,以及他的同一會院的一切繼承人—終身大院長們,在法定的時期內,可自由地且亦合埋地,授予一切小品以及五品、六品與鐸品,於該會院中所有的唱唸大日課者,以及將要發願的一切修士。而且上述的元老(原為唱大日課者),由上述院長所擢升者,能自由地合法地在授予神品時服務。任何宗座典章以及任何其他相反的,有任何堅強力的文件,對本詔書的實施,即對我們用我們宗座權威,藉此詔書所賦予上述的大院長及其承繼人以及他們的元老的特權,沒有妨「空」。同時我們把更豐富的聖寵恩賜,賜予於上述的大院長及其會院(指元老院),並用我們同樣的權威決定:如果將來這種恩賜、特准或特權,或其他任何恩准,或宗座書信,對於這樣授予神品—聖秩—或接受神品或對其他任何事情,透過宗座,或用上述的權威,永久地或在某些時間內,對上述的大院長及其會院(元老院),以及在英吉利地區其他部份所賜的特權,一般性地或特殊性地予以撤銷,或予以限止,那麼,藉著本詔書,這些特權,便不被撤銷,且在任何方面,也決不受到限制或削減。而且本詔書,若沒有明文予以撤銷,則它的堅強性以及它的規定,將垂諸永久…決不因其他的特准或反對而受到阻擾。

 

 

 

 

註釋

*教宗頒發詔書,頒給聖奧西多隱條院晉陞大品的特權

 時在公元一四○○年二月一日後於公元一四○三年二月六日又頒詔收回特權,以免無效地晉陞大品,包括鐸品在內。

 見 1146

 


 

編號

1146   

標題

頒發晉陞大品權於隱修院長--撤銷

教宗

鮑尼法九世

會議或書信

宗座的詔書--公元一四0三年二月六日(Bulla Apostolicae Sedis)

內容

宗座為適應境所採取的措施,有時亦因環境而予以中止,撤銷、廢除…尤其是對於宗座區以及主教們的處境更為有利時,宗座尤宜如此。的確,我們曾允倫敦教區聖奧斯定會聖奧西多隱院大院長及其議會—我們愛子們—的請求,(1)恩准大院長本人及其上述隱院的繼任院長…可自由採用主教高冠、權戒,以及其他主教用的徽號;而且在上述隱院…在該院長所管轄的本堂以及其他並不具有法定權利的聖堂,在彌撒聖祭、或在公誦晚課或早課之後,若沒有任何主教或宗座使者在場,則可由一些(元老)們(1)先頒賜隆重的降福,然後(2)由大院長及其繼任院長,當著所有的元老們,以及將要發願的人的面,在法定時期,可自由授予各級小品,以及五品、六品與鐸品,一如我們,用宗座權威,藉著我們上次所頒的宗座文件—詔書—(* 1145)把該文件所載的特殊權柄,頒賜予上述的大院長及其所有的承繼人們。

但我們最近,一方面既由上述隱院的保護人,也是上述隱院創始人的繼任人倫敦主教—我們的神昆,投訴,說:我們的詔書,以及我們所賜予的這種特權,嚴重地損害了倫敦主教本人及其教會的正常的統治權。因此,在我們一方面,我們對這位主教的謙誠請求,以我們宗座的仁慈,予以同情,而顧全該處教會的利益。我們既願…另予措施,俯允所求,我們就願以宗座權威,憑我們的真知(灼見),藉本詔書,撤回、中止、取銷、廢除上次的詔書,以及該詔書所載的一切特權。

 

 

 

 

註釋

*教宗頒發詔書,頒給聖奧西多隱條院晉陞大品的特權(見1145)

時在公元一四○○年二月一日後於公元一四○三年二月六日又頒詔收回特權,以免無效地晉陞大品,包括鐸品在內。

 


 

編號

1151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餅的本(物)質(Substantia materialis)以及相仿地,酒的本(物)質,仍存留在祭台上的(聖體)聖事內。

 

 

 

 

註釋

當時希奇士王(Sigismundus),協助偽教宗若望廿三世,在公斯當城(Constantia),召開大公會議;其主要功績是:結束教會同時出現三教宗的分裂局面,即:(一)促成教宗額我略十二世,自動辭職(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四日)。(二)先後於公元一五一四年五月廿九日與公元一四一七年七用廿六日罷免若望廿三世與本篤十三世的教宗職位。新教宗瑪爾定五世(Martinus V)於公元一四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被選繼任。於是本公會議的至少最後五期會議—即:公元一四一七年十一月八日第六一期會議至公元一四一八年四月廿二日第六五期會議為止—是合法會議。當然,大會教長們,自始至終,常常自信,本會議是大公會議;而教宗瑪爾定五世,也令信友們,接受本會議為大公會議(* 1247—);但對他核定所及的範圍,學者意見不一。

*參閱1152-1195

 


 

編號

1152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餅的依附體(Accidentia)並不脫離自己的主體(subjectum),仍存留在同一(聖體)聖事內。

 

 

 

 

註釋

*參閱1152-1195

 


 

編號

1153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基督並不以自身的臨在,同一地、實際地,親臨於同一(聖體)聖事內。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54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4)如果主教或司鐸,處於死罪之中,則他不授神品,不祝聖,不成聖事,不授洗於人。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55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5)在福音上沒有根據,可資證明:基督曾安排(建立)彌撒聖祭。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56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6)天主該服從魔鬼。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57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7)如果人,按其應有的方式,謙誠悔改,則外在的一切告明罪的行為,為他自己,都是多餘的、無用的。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58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8)假設教宗為人所(預)知,是惡人,也就因此而成為魔鬼的肢體,那麼,除了也許由凱撒王上所賦予的權以外,他就沒有別人所賦予他的治理信友的權了。

 

 

 

 

註釋

I白81151-11953

 


 

編號

1159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9)在(教宗)烏爾朋六世以後,沒有人,該被接納教宗,但該按希臘人的習俗,生活在自己(本國的)法律之下。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0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0)教會人士,享有財物主權,那是相反聖經的事。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1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1)人若不先自知受到天主絕罰,則沒有一個主教,該予以絕罰;而且,誰若這樣絕罰別人,則他(自己)成為異教徒或受絕罰者的一份子。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2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2)主教若絕罰聖職人員而聖職人員或向王上,或向王國的議會上訴,則他本人,即因此而成為王上與王國的反叛者。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3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3)凡因人之絕罰而放棄宣道或放棄聽天主之道的人們,都是受到絕罰者,而在天主的審判台前,將被視為基督的叛徒。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4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4)六品或司鐸,沒有宗座或公教主教的權威,也可以宣講天主的道理。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5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5)誰若處於死罪之中,則誰也不是人民之主,誰也不是首長,誰也不是主教〔參閱:*1230〕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6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6)教會財物的佔有者,若習慣犯罪,即:由於習慣而不是祇由於惡行而犯罪,則現世財物之主,能隨意從教會手中,拿走她的財物。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7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7)民眾能隨意斥責犯罪的主人。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8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8)什一之捐,純係賑濟;且本堂教友,因自己主教(教長)的罪孽可任意拿走什一的捐獻。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69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19)由主教或由會士,為一人所做的特別祈禱,並不比一般普通人所做的祈禱,更為有益。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0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0)施送「施捨」於修士者,立即因此而成為受絕罰者。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1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1)誰若進入修會的任何私地,不分他們是有產權修會或無產權修會—行乞會士—,那麼,他就變成不大適宜,不大方便遵守天主的誡命者。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2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2)聖人若興建私人會院,他們便因此事而犯了罪。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3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3)生活在私人修會中的人,不是屬於基督宗教。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4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4)修士們,有靠雙手勞作謀生的責任,不該靠行乞生活。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5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5)凡因恩人物質方面的救助而負責為他們祈禱的人們,是賣買聖物的罪人。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6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6)(為天主所)預知(受永罰)者的祈禱,為任何人,都是無效的。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7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7)一切(主權),來自絕對的急需。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8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8)為年青人付堅振,為聖職人員授予神品,以及祝福「地方」之權,都保留給教宗與主教,這是因為他們貪名圖利的緣故。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79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29)大學、研究所、專科學校以及在那些學府所設立的畢業與訓導機構,都出自虛幻的外教主義,祇為教會的私利,那好像魔鬼一樣。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0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0)遭受教宗或任何那一位主教絕罰,那不該害怕,因為這是反基督的一種懲罰。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1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1)創立修院禁地的人,犯罪作惡,而進入禁地的,是魔鬼的人。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2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2)使神職人員富有,乃是相反基督的規則。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3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3)西物斯德教宗與公斯當皇帝,因使教會富有而犯了錯誤。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4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4)行乞修會中的一切人,都是異端者;凡賑濟他們的人,都是受絕罰者。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5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5)進入修會或修會團體的人,就因此而成為不適於遵守天主誡命的人(參閱* 1171),且若他們不背棄修會,他們自然也不會進入天國。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6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6)教宗與所有佔有財物的神職人員,都是異端者,因為他們佔有財產,而且,世上所有的物主,以及其他世俗人,都同意他們。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7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7)羅馬教會「撒殫的會眾」(默:二,九),而且教宗也不是基督與宗徒們最接近最直接的代理人。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8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8)(教宗的)詔書是偽造的作品,且唆使信眾,背棄基督的信理;而去研究它們的神職人員,都是愚蠢的。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89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39)帝王與世俗的物主—施主,受到魔鬼的誘惑,給他們世上的財物,使教會富有。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90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40)由樞機主教們選舉教宗,乃是由魔鬼所導致的。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91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41)信仰羅馬教會是超出其他各地區的教會之上,並不是為得救必須信仰的道理。—「教會懲罰」;如果這裡所說的「羅馬教會」,是指普世教會,或指公會議,或是指:他們否認教宗超越其他部份教會之上的首席權,那麼,這是一種錯誤。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92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42)相信教宗或主教所頒發的大赦,那是愚蠢的。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93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43)凡為加強人類的契約,或民間的貿易關係而宣誓,那是不許可的。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94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44)奧斯定、本篤、伯爾納定,除非悔改,必遭受永罰,因為他們曾擁有財產,而且,他們也創立了修會,並自己進入了修會:如此,從教宗一直到最末的一個會士,都是異端者。

 

 

 

 

註釋

*參閱1151-1195

 


 

編號

1195   

標題

若望維克利的膠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Oecum. XVI, conc. Constantiense)第八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五月四日

內容

(45)一切修會,沒有區別,都由魔鬼所促成。

以上四十五條謬說,扼要地,都受到教會懲斥(參閱 * 1251 與1225)。

 

 

 

 

註釋

*參閱1151-1194

 


 

編號

1198   

標題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三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六月十五日

內容

在世界有些地區,有些人不揣冒昧地說,基督信徒應該在餅與酒的外形下,領受聖體聖事;再說,各地的在俗的信友,也不該祇領聖體而不領聖血;此外他們又頑固地說,信友們領聖體領聖血,應該在吃了晚餐之後,而不該守了空心齋,才可領聖體聖血,他們還竭力指責教會的這種措施,是違犯教會可欽可頌的合情合理的習俗;因此本會議這樣宣佈,裁奪、定斷:雖然基督曾在晚餐後建立了聖體聖事,並在餅與酒兩種外形下,送聖體於自己的門徒們,但這並不妨礙教會法典的可頌權威與教會所核准的習慣,使教會過去與現在,都這樣規定:聖體聖事,不該在晚餐之後舉行,也不該給那些沒有守齋的信友送聖體;但因疾病或因其他需要由教會律法或由教會准許或贊同者,不在此限。

 

 

 

 

註釋

*參閱1199-1200

 


 

編號

1199   

標題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三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六月十五日

內容

正如這個習慣,為了避免某些危險與惡表起見,合情合理地,被引入教會;同樣,因更大的相似理由,教會能這樣規定:雖在教會初期,教友領聖體兼領聖血,但時過境遷,衹有成聖體成聖血的司鐸,領聖體兼領聖血,而在俗信友,衹領聖體而已。〔或:相仿地,雖然在教會初期,信友們,在餅與酒兩種外形下領這樣的聖事,但教會為避免某些危險與惡表起見,合情合理地,養成習慣,即成聖體成聖血的(司鐸),在餅酒兩種外形下,領聖體聖事,而在俗信友,祇領聖體而不領聖血〕;因為,我們極其堅決地相信而絲亳不該疑惑:整個基督的身體與聖血,不但真實地隱藏在餅形下,而且也真實地隱藏在酒形下,而且也真實地隱藏在酒形下。故此,這樣的習慣,既為教會與教父們,合理地引入教會,且亦習之既久,視同律法,則不得予以指責;若無教會權威,亦不該隨意革新〔變更〕。

 

 

 

 

註釋

*參閱1198-1200

 


 

編號

1200   

標題

下令信友,祇領聖體,不領聖血。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三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六月十五日

內容

為此緣故,誰若說遵守這個習慣或法律,是不可以的、是褻聖的,那麼,這種說法,應被視為錯誤的,而且,誰若固執地反對這種習慣或律法,那麼,這種人應被取諦,像異教人一樣。

 

 

 

 

註釋

*參閱1198-1200

 


 

編號

1201   

標題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惟有一週整個聖教會,那就是一切為天主所預定升天的團體。因此結論是:整個聖教會,祇有一個,一如所有為天主所預定升天者的人數是一個一樣。

 

 

 

 

註釋

當時,若望赫史特勞斯(Jo. Hus)的論調,大部份與若望.維克利的相同,並竭力予以辯護。本期會議從赫史於一四一三年所著的「論教會」以及其他著作中,摘錄卅條,而予以懲斥。事實上,赫氏就在本期開會這一天,被處火刑。

若望.赫斯的謬說。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02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雖然保祿曾做過若干不利於教會類似行為,但他從來沒有做過魔鬼的肢體。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03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3)(為天主所)預知(受罰)的人,不是教會的一份子,因為他們中,最後誰也不會喪失預定的愛德.蓋愛德與天主的頂定,連繫在一起,決不分離。〔參閱:格前:十三,八〕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04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4)天主性與人性—這兩個性體,是一個基督。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05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5)(為天主所)預知(受罰)者,雖然有時候,按今世的義德,曾生活在(天主的)恩寵內,但他從來沒有做過聖教會的一份子;而那(為天主所)預定得救的人,雖然,有時候失去所賦予的恩寵,但他決不失去預定(升天)的恩寵,所以,他常是教會的肢體。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06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6)若把教會看作預定人們的團體,那麼,信友們不管是在恩寵內,或是按今世的義德,並不在恩寵內,那個教會,總是信仰的關鍵。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07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7)沒有伯多祿這一個人;他也不曾做過聖而公教會的首領。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08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8)司鐸無論如何在罪孽中生活,總是褻瀆了司鐸神權,而且,他們正像無信仰之子,以無信仰的想法,去想那教會的七件聖事,教會的神鑰、神職、教會的徵罰、教會的品德、禮儀,以及教會的聖物,對聖人遺物的敬禮、大赦、以及各級神品。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09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9)教宗的地位,由凱撒(皇帝)扶植出來而教宗的領導權〔或:教宗的成全〕,以及教宗的建立,出自凱撒的勢力。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0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0)沒有人沒有啟示而合理地論及他自己或其他人,說是部份(地區)教會的首領,且羅馬教宗也不是羅馬教會〔或:部份地區教會〕的首領。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1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1)不該相信:這個—任何羅馬教宗,是任何部份地區聖教會的首領,除非他是為天主所預定的得救者。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2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2)除非人在品性上跟隨基督,誰也不是基督的或伯多祿的代表,因為沒有別種跟隨方式,更接近天主,也沒有別的方法,人可用以從天主那裡接獲代理之權,蓋為獲得教會代理權,人必須在自己的品行與權威方面,效法建立教會者基督。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3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3)教宗的生活、品行,若與伯多祿的相反,則他不是真的、顯明的宗徒首長的繼承人。而且,教宗如果貧財,那他便是(叛徒)茹答斯的繼承人。同樣地顯示:樞機主教們,除非活宗徒們的(聖善)生活,恪遵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誡命與勸諭,則他們也不是基督宗徒團的繼承人。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4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4)(教會)學者主張:誰若受到教會的徵罰,應該改正而不願改正,則他該被交付於世俗的法庭;一定的,在這件事上,他們跟隨了大司祭、經師、與法利塞人的行徑,因為他們對那不願聽他們任意處置基督的比拉多,說:「不准我們殺害任何人」(若:十八,卅一);於是他們便把基督,交付於世俗法庭受審;事實上,他們所犯的殺人之罪,比比拉多所犯的更重。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5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5)對教會的服從,是按教會司鐸的構想,在聖經明文所載的權威以外的一種服從。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6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6)人類行為的直接區別有屬於德行的與屬於罪行的兩種。因為有罪行的人,若有所作為,必是惡行;反之.有德的人,若有所作為,必是德行。正如罪行,那就是所謂的罪孽死罪,普遍地沾污了罪人的一切行為,同樣,德行使有德行人的一切行為,生氣蓬勃。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7   

標題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7)按(著)基督律法生活的基督司鐸,以及具有聖經智識,熱愛以聖經來教誨民眾的司鐸,儘管遭受絕罰,總該宣講聖經。因此,假設教宗或位主教,禁止被免職的司鐸講道,那麼,這位司鐸,不該遵命服從。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8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8)任何獲得鐸品的司鐸,都奉命接受講道的職責。而對這個命令,即使受到絕罰,也該奉行毋違。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19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19)神職人員,藉教會絕罰、免職罰、禁止罰,來使世俗人擁護自己,來助長自己的威風,增加自己貪慾,掩飾自己的惡行並為假基督舖路。但這是顯明的標記,即…這一切教會懲罰,都出自假基督;他們在他們自己施行懲罰的手續上,稱這些懲罰為雷擊(Fulminatio);即神職人員,非常主要地利用這種「雷擊」,來打擊那些揭發假基督的罪行者;其實,假基督最喜歡僭稱自己是神職人員。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0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0)假設教宗是惡人,尤其是他,如果是預知是(受永罰)者,那麼,他係叛徒茹答斯一樣,是魔鬼、窺賊,且是喪亡之子,而不是戰鬥聖教會的首領,因為連他本人,也不是教會的肢體。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1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1)預定(得救)的恩寵,是聯繫教會(妙)體與她任何肢體,和首領基督,無法分離地,合在鎖鏈,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2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2)教宗或惡主教,一方面是預知(受永罰)的牧人的同義詞,一方面,也真正地是窺賊,是強盜。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3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3)教宗即使按職務而言,也不該被為「至聖者」;不然的話,帝王按官職而言,也該被稱為「至聖者」,那些劊子手,叫賣者,都該被為「聖者」,甚至魔鬼也該被稱為「聖者」,因為他是天主的「官員」。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4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4)假設教宗的生活,與基督的背道而馳,那麼,雖然,他由於正式合法的選舉,按常人的體制,登上宗座,可是,他所登上的宗座,即使他透過那主要地為天主所做的選舉,卻也不是由於基督而來的。因為茹答斯,雖由天主耶穌基督正式合法地,被選為主教,但他已進入別的羊棧了。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5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5)由於學者所做的,對若望維克利的四十五條懲斥,是不合理的、不公平的,且也做得不好、蓋假裝案件由他們處理,其實「他們中沒有一人是公教會信徒,而他們中,無論那一個,或是異教徒,或是錯誤者,或是立壞榜樣者」。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6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6)不是因為選舉的人,或大部份選舉的人,按人的禮規,口頭同意選舉某人,某人便因此而合法地當選,或某人因此成為真而顥明的伯多祿宗徒的繼承人,或為其他宗徒,在教會職務方面的繼承人:因此,不管選舉的人,選得好不好,我們總該相信選舉人的行為;蓋誰為教會的進展,所立的功績越多,誰就從天主那裡,所獲得的權能,也越是豐富。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7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7)沒有一線之光顯示:在屬神之事方面,應該有一個首領來統治教會,而這個首領,常(該)與戰鬥教會本身,生活在一起。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8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8)基督寧願自己治理自的教會,而不願這些醜惡的頭目,來治理那些散居全球各地的真實信徒。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29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29)宗徒們以及主的忠實司鐸,在教宗職位,被引入(教會)之前,曾在為人得救的需要中,努力治理教會;同樣,假設可能沒有教宗,他們也會這樣治理教會,一直到(公)審判之日為止,

 

 

 

 

註釋

*參閱1201-1230

 


 

編號

1230   

標題

若望.赫斯的謬說。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五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30)當人在死罪中時,誰也不是人民之主,誰也不是(教會)首長,誰也不是主教。(參閱:1165)。

 

 

 

 

註釋

*參閱1201-1229

 


 

編號

1235   

標題

 

教宗

額我略十二世

會議或書信

公斯當大公會議第十六期會議--公元一四一五年七月六日

內容

「任何虐王能夠,且也理應用任何暗器,為任何屬下人所殺害;儘管屬下人,曾宣誓要保護他,或同行陰謀或假獻慇懃去殺死虐王」…這種主張,在信德與倫理上講來,是錯誤的,而且本會議,還指責懲斥這種說法,是異端、惡表,是為巧辯、欺詐、謊言、背叛、失信舖路。此外,本會議還宣佈、判決、定斷:凡固執堅持這個極其危險學說的人們,都是異端者。

 

 

 

 

註釋

*公元一四○七年十一月廿三日歐肋利亞王—羅陶維(Ludovicus),為蒲公地王若望所謀殺。小若望乃於公元一四○八年三月八日鄭重地辯護此舉為合法的、「剷除虐王」的行為。公元一四一三年小若望已死,而其辯護詞中,被取出九個命題,受到巴黎會議的懲斥;但小若望的同情者,上訴於羅馬;於是該案件,就被移交公斯當會議處理而遭受懲斥如次:

 


 

編號

1247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5)同樣地,是否人該信,該堅持,該肯定:任何大公會議,且也包括公斯當會議在內,代表教會全體。

 

 

 

 

註釋

*參閱1248-1279

 


 

編號

1248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6)同樣地,是否人該信:這代表教會全體的公斯當聖會議,過去與現在所批准的,都是為維護信理,並為人靈的得救,這就是說,為所有的基督信徒,都該予以贊同與堅信;而那為公當會議,過去與現在,所懲斥為反信理、反善良倫理者,是否全體基督信徒,也該予以堅持懲斥而不該予以相信與肯定。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49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7)同樣地,人是否該信;公斯當神聖公會議,對若望、維克利,對若望.赫斯,以及對羅尼莫.德.潑拉加(Hieronymus de Praga)所做的懲斥,是指他人格、著作,文告而言,是做得公正合法,且任何公教信徒,都該這樣予以堅信,予以堅決地承認。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0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8)同樣地,人是否該信、該堅持、該肯定;英吉利的若望.維克利,鮑厄米亞的若望.赫斯,以及潑拉加的熱羅尼莫,都是異端者,都該被稱為、被當作異端者,而他們的著作與學說,都因他們的執迷不悟,而成為背叛信仰的產物,而由公斯當神聖會議,斥之為異端邪說。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1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11)同樣地,尤其是知識份子,將受到詢問:是否他該相信:那神聖的公斯當會議,對若望.維克利的四十五條與對若望.赫斯的三十條學說所下的判決,是真實的,公教會的,這就是說:上述的若望.維克利的四十五條學說,以及若望.赫斯的三十條學說,不是公教會的主張,而其中有幾條,顯然是異端邪說,有幾條,是錯誤的論調,有些是冒失的、具有煽惑性的邪道,有些是剌虔誠者的耳朵,不堪一聞的。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2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12)同樣地,人是否該信,該肯定: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宣誓。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3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13)同樣地,人是否該信:人奉判官命,對他該說的真理,可以宣誓,或為其他任何有關訴訟案的適宜機會,甚至犯人為表明自己的清白無罪,可以宣誓呢?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4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14)同樣地,人是否該信:由於任何原因或動機,為保衛自己或別人肉身的生命安全,甚或為保衛信理,而故意宣誓,總是算是死罪呢?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5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15)同樣地,人是否該信;蓄意輕視教會禮儀、輕視驅魔,以及講要理禮儀,輕視祝聖洗禮用的聖水禮儀,算犯死罪呢?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6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16)同樣地,人是否該信:經司鐸祝聖之後,在餅與酒的籠罩之下,那在祭台上(聖體)聖事中所存在的,不是餅與酒的本質,而是同一基督,即那經過一切,曾在十字架上受難,而今坐在父之右的基督呢?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7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17)同樣地,人是否該信,該承認:經司鐸祝聖之後,即在單獨的麵餅形下,而無葡萄酒的外形,也有基督的真肉(體)、血、靈魂、天主性、以及整個基督、而且,同一基督的聖體,絕對地且也個別地,存在於任何一種外形下呢?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8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18)同樣地,人是否該信,在俗信友,祇領聖體而不領聖血的習慣,是全教會保存,並由公斯當聖會議所核准,該予以遵守,誰也不予以指責;若無教會的權威,誰也不得任意予以更改。而且,誰若執迷不悟,攻擊這個習慣,則該受到禁止、受到懲罰,而被視為異端者,或帶著異端色彩者。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59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19)同樣地,人是否該信:一個基督徒,若輕視領受堅振、或終傳或莊重的婚配聖事,那麼,他就犯了恐罪。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0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0)同樣地,人是否該信:一個基督徒,除了誠心悔改外,雖有許多相稱的司鐸,但他為了得救的需要,祇有在一位司鐸前告明自己罪過的責任:而且-世俗人,無論如何聖善,如何虔誠,誰也沒有義務,向他告明自己的罪過。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1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1)同樣地,人是否該信:司鐸在自己許可的情形下,能夠為那向他告罪而悔罪的罪人赦罪,並以補贖?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2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2)同樣地,人是否該信:一位不良的司鐸,若具備應有的質與模[即材枓與形成](Materiaet forma),還具有做教會所做的意向,那麼,他真正地成了(聖體聖血),真正地赦人罪,真正地給人付洗,真正地施行其他聖事。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3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3)同樣地,人是否該信:真福伯多祿,曾是基督的代理人,在地上具有釋放與束縛的權能。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4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4)同樣地,人是否該信:按教會典章,及時當選的教宗,顧名思義,便是真福伯多祿的繼承人,在天主的教會裡,擁有無上的權威。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5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5)同樣地,人是否該信:教宗、總主教以及主教,在釋放與束縛上,擁有比普通司鐸更大的治權,縱然,有照顧人靈之職的司鐸,也比不上他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6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6)同樣地,人是否該信:凡真正地改 告解的信友,尤其是那些朝拜聖地,伸手協助教宗的人,教宗由於熱誠公正的原因,能頒發大赦,以赦免他們的罪(罰)。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7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7)而且,人是否該信:由於這樣的頒發大赦,那些朝拜聖堂以及伸手協助教宗的人,能夠得到這樣的大赦。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8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8)同樣地,人是否該信:每位主教,按聖教會辛程所規定的範圍,能頒發大赦於自己所屬的信友們。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69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29)同樣地,人是否該信、該肯定;基督的信徒,可以尊敬聖人們的遺物以及他們的聖畫像。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0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0)同樣地,人是吾該信;(各種)修會,是由教會批准,是由聖教父們,合法合理地引入教。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1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1)同樣地,人是否該信:教宗或其他主教,在指明的時期內,以教宗自己的名義,或以他們代表的名義,能夠對自己所屬的教區神職人員或因不聽命或因固執不改的緣故,而予以絕罰,而這樣受絕罰的人,是否該被視為真正被絕罰者。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2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2)同樣地,人是否該信:如果受絕罰的人,不聽命,固執,日益驕橫,則主教或他們的代理人,在屬神的事情上,一再加重對他們的懲罰,並呼求世俗的權力,來予以壓阻;而這樣的懲處,屬下人,也該予以服呢?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3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3)同樣地,人是否該信:教宗或其他主教或他們的代理人,在屬神的事上,擁有絕罰抗命、 固執的司鐸與普通信友的權柄,免去他們的職位、恩俸,不准他們進入聖堂,不給他們施行聖事呢。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4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4)同樣地,人是否該信:教會人士,可以無罪享有世物,享受財產權呢。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5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5)同樣地,人是否該信:世俗人,不可以自己的權,劫拿走教會人士的財物;而且,那些拿走、掠奪、侵略教會財物的人們,應該受罰,被視為褻聖者,即使那些享有產權的教會人士,生活靡爛,人也不得侵犯他們的財物。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6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6)同樣地,人是否該信:如此冒失,或用暴力拿走、侵佔任何司鐸,即使是生活靡爛者的財物,也是導致褻聖行為。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7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7)同樣地,人是否該信: 世俗信友,不分性別,即不分男女,都可以自由地宣講天主的道理。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8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8)同樣地,人是否該信:每位司鐸,均可自由地,不拘在何處何時,也不拘對何人,祇要他喜歡,即使他沒有被遣,他也可自由宣講天主的道理。

 

 

 

 

註釋

*參閱1247-1279

 


 

編號

1279   

標題

維克利與赫斯之質詢—答案;是與否,全視所間之題而定。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在諸事中詔書--公元一四一八年二月廿二日(Bulla inter cunctas)

內容

(39)同樣地,人是否該信:所有的死罪,尤其是顥明的死罪,應該公開地予以糾正與剷除。

 

 

 

 

註釋

*參閱1247-1278

 


 

編號

1290   

標題

 

教宗

瑪爾定五世

會議或書信

懷愛你們詔書—致撒沙尼亞.亞色肋西都會隱院大院長書--公元一四二七年十一月十六日

內容

我們既以父親的愛,懷愛你們以及你們的隱院,我們自會注意到你們的利益(方便),特別對那補救你們虧損的請求,我們自易予以核准。因此,(我們的)子—院長,我們願意—准予你們以及這隱院本身,獲這個特恩異寵:即以五年為限,(一)凡屬於你的,以及你的會院所照管的、不分公私、所安置的每一個聖堂,以及所有屬於你們會院的人士,即在米深(Meissen)教區所存在的聖墓,若因人流血流精而受到褻瀆,你可予以和解,重新予以祝聖;(二)凡你會院的隱修士,以及你的屬下人,你可不需要教區方面的准許,而可授予各級神品。而且這個特權,也不管宗座方面有關這一特權的反對文獻,我們用宗座的權威,即藉本詔書而賜予給你,不致生任何影響。

 


 

編號

1300   

標題

諸天同樂詔書(Bula Caeli laetentur)—希臘人與羅馬教會合一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父與子共發聖神〕所以,我們因父及子及聖神的聖三之名,由這弗勞楞斯大公會議核准,我們定斷這個信德的真理,俾所有基督信徒,都該予以信仰與接受,並該這樣承認:聖神是永遠地出自父與子,且同時從父與子,擁有自己的性體,而永遠地從父與子,猶似一個原始,從一個噓氣所共發(參閱第二屆里昂會議(*850)。

 

 

 

 

註釋

*本會議在佛勞楞斯城和巴西里(Basel)與弗拉里(Ferreriensis)兩個會議同時舉行。這一連串會議,於公元一三四一年七月廿三日在巴西里開幕;但教宗歐日尼四世,於公元一四三一年十二月十八日下詔休會,而在鮑諾尼亞(Bononia),召開新會議。不過極大部份教長,尚留在巴西里,重申公斯當會議的決議;即:〔公會議在教宗之上〕。教宗不得已,被迫下詔書,承認:巴西里會議是合法的。因此,從第一期至第二十五期會議,(一直到會議被至弗拉里為止),都具有大公會議價值。後於公元一四三七年九月十八日,教宗下詔書,把會議至弗拉里舉行;但教長們抗命繼續在巴西里開會,一直到公元一四四八年,另選教宗,完成希臘姴教為止。

公元一四三八年一月八日會議在弗拉里城開幕;但在第十六期會議後,即於公元一四三九年二月廿六日樂〕詔書,而於七月五日簽字,六日公佈,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完成亞美尼人的統一團結;公元一四四二年二月四日頒發〔為雅各皮人〕詔書。最後,即於公元一四四三年四月廿六日。會議又被至羅馬拉脫朗舉行,而在二期莊嚴的會議中,完成一些東方禮人的歸正,重與羅馬教會合一。

*參閱1300-1308

 


 

編號

1301   

標題

諸天同樂詔書(Bula Caeli laetentur)—希臘人與羅馬教會合一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為些〕我們宣佈:那些聖師以及教父所說的,聖神由父藉子所發,應如此領悟,即:〔子按希臘人〕,固指〔原因〕,但按拉丁文,則亦指〔原始〕像〔父〕一樣,共為聖神之原始。再者,因為一切都是屬於父的;父自己生(聖)子而把一切給了自己的獨生子;所以,父除自己的性體之外,還把這個給了子,即:使聖神由子所發;於是子自己,永遠擁有父的一切,且亦永遠地受生於父。

 

 

 

 

註釋

*參閱1300-1308

 


 

編號

1302   

標題

諸天同樂詔書(Bula Caeli laetentur)—希臘人與羅馬教會合一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此外,我們還定斷;為了宣佈真理起見,並為現時代的需要,這〔及子〕兩字,合情合理地,被加入信經,即:神申父及子所共發。

 

 

 

 

註釋

*參閱1300-1308

 


 

編號

1303   

標題

諸天同樂詔書(Bula Caeli laetentur)—希臘人與羅馬教會合一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同樣地我們定斷:無論是無酵餅或醱酵餅,都可真正地,被祝聖成為基督的聖體;司鐸們,祇該用一種麵餅,祝聖成為我主的聖體,即每位司鐸,各接自己西方或東方教會的習慣,採用無酵(西方教會所用的)或醱酵餅(東方教會所用的)來祝聖成為聖體。

 

 

 

 

註釋

*參閱1300-1308

 


 

編號

1304   

標題

諸天同樂詔書(Bula Caeli laetentur)—希臘人與羅馬教會合一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亡者靈魂的命運〕 同樣,誰若心悔改,在愛天主的愛德中逝世,而對所犯之罪,沒有做或做而沒有做完應做的補贖,則死後他們的靈魂,受到煉苦,以煉淨罪罰;而這種煉苦,可因世上信友的祈禱善工,而獲得減輕。這就是說:彌撒聖祭、祈禱、施捨,以及其他熱心事工,凡按教會規定,教友們習慣為已亡信友所行昋,都可減輕亡者靈魂的煉苦。

 

 

 

 

註釋

*參閱1300-1308

 


 

編號

1305   

標題

諸天同樂詔書(Bula Caeli laetentur)—希臘人與羅馬教會合一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那些領洗後完全沒有犯過罪的靈魂,或雖犯過罪,但在生前或在死後,已完全受煉淨的靈魂,則於死後,立即升入天庭,且亦清楚地看見三位一體的天主,但各人所見的完美程度,各因自己的功績多少而不高。

 

 

 

 

註釋

*參閱1300-1308

 


 

編號

1306   

標題

諸天同樂詔書(Bula Caeli laetentur)—希臘人與羅馬教會合一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那些帶死罪或祇帶著原罪而逝世的靈魂,則於逝世後,立即下墮地獄,但她們所受的罰,各不相同。(*856-858)。

 

 

 

 

註釋

*參閱1300-1308

 


 

編號

1307   

標題

諸天同樂詔書(Bula Caeli laetentur)—希臘人與羅馬教會合一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宗主教之席次〕 同樣,我們定斷:聖宗座以及羅馬教宗,在全球(教會)內,佔有首席地位而羅馬教宗本人,是宗徒之長—真福伯多祿的繼承人,且真是基督的代表、全教會的頭、一切基督信徒的父與導師;而我主耶穌基督,曾把牧養、治理、掌管全教會的圓滿權柄,就因真理伯祿而被校於羅馬教宗;一如這圓滿權柄,也包括在已經舉行過的大公會議及聖教會的法典中一權。

 

 

 

 

註釋

*參閱1300-1308

 


 

編號

1308   

標題

諸天同樂詔書(Bula Caeli laetentur)—希臘人與羅馬教會合一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此外,我們重新聲明,其餘可敬宗主教們,在教會典章所傳下來的席次: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在至聖羅馬教宗之後,佔第二位,亞歷山大宗主教佔第三位,安提約基宗主教佔第四位,耶路撒冷宗主教佔第五位,即接他們所享有的特權以及他們的一切權利而定他們的席次。

 

 

 

 

註釋

*參閱1300-1308

 


 

編號

1309   

標題

攻斥巴西里會議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諸天同樂詔書)

內容

〔公元一四三九年九月四日所頒的〔梅瑟〕詔書(Decr. “Moyses Vir”),攻斥巴西里會議,見S 13○9〕。

 


 

編號

1310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五)我們為了所有的亞美尼人,不分現在和將來,易於教導起見,茲將教會的聖事真理,歸納成這樣非常精簡的方式,即:新約的聖事,共計七件,即(1)聖洗(2)堅振(3)聖體(4)懺悔-告解(5)終傅—病人聖事(6)神品(7)婚配;這件約的聖事,大不相同。蓋舊約的聖事,不是賦予人恩寵的原因,而是預先象徵那因基督苦難所賦予人的恩寵;而我們新約的聖事,一方面 ( )藏著恩寵,一方面訧把這恩寵,賦予那些領聖事的人們。

 

 

 

 

註釋

*本詔書非常著名,而對聖事道理,大部份取自(聖)多瑪斯亞奎那的著作:〔論信理與聖事〕。但對這個訓導的價值,過去學者們,爭論頗烈,而以神品聖事為尤甚。蓋教會開始,一直到第九世紀,常祇以覆手禮為神品聖事的惟一資料(Materia),而不以〔授予祭品〕為神品聖事資料。這不僅在希臘教會是如此,即在西方教會,也是如,且為歷代教宗:格來孟八世,烏爾明八世,本篤十四,良十三世,比約十二世,先後所認可,亳無可之處。

-為亞美尼人合一所頒發的詔書。

本詔書記載:(一)君士坦丁堡信經,加上:〔及子〕二字-(* 150)。

(二)加千陶大公會議對基督有兩個性體的定斷(*301)。

(三)第三屆君士坦丁大公會議對基督有兩個意志的定斷(* 5575)。

(四)論加千陶會議與教宗大良的權威。

1311-1328

 


 

編號

1311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新約的七件聖劓中前五件聖事,是以成全每個人,在自己內的神修生活為宗旨,而最後兩件聖事,即神品與婚配,是以管理與增進全教會為目的。原來,我們藉聖洗聖事而在心靈方面,獲得重生(於基督),藉堅振聖事,我們得以在恩寵中增進,而在信德中茁壯加強,而在我們受到重生,受到強之後,就可領取天主的聖體神糧,來滋養(心靈)。如困我們因罪而患上心靈的疾病,那我們該以懺悔—告解聖事來治癒我們的靈病;而終傅聖事,(即病人聖事),不僅治癒我們的靈病,而且若為靈魂有益,也會恢復我們肉體的健康。至於神品聖事,則教會藉此而有人去管理,並在精神方面,得以增進。而在肉體方面,(即在教友的人數方面),則教會藉婚配聖事而有所增加。

 

 

 

 

註釋

*參閱1300-1328

 


 

編號

1312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這七件聖事是由三要素組成,即(一)聖事的事物(儀式)作為聖事的材料(Meteria),(二)施行聖事用的經文,作為聖事的模型(Forma),(三)施行聖事的人,必需具有行教會所行的意向;以上三個要素之中,若缺去一項,那就不成聖事了。

 

 

 

 

註釋

*參閱1310-1328

 


 

編號

1313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在七件聖事中,有三件聖事,即:聖洗,堅振與神品,具有與其他聖事不同的特質,那就是神印,印在人靈上,永不消滅;因此,同一個人,領了一次之後,不能第二次再領這三件聖事。其餘四件聖事,既沒有神印,人可重覆予以領受。

 

 

 

 

註釋

*參閱1310-1328

 


 

編號

1314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七件聖事中第一件,是聖洗聖事;它是屬神生命的間,我們藉此而為基督的肢體,且成為教會團體中的一份子。原來死亡,既藉原祖而進入了所有的人,故我們除非重生於水和召神,則不能進入天國,一如真理—基督所說的〔參閱若:三,五〕至於施行聖洗聖事所用的材料,是真的自然水,冷熱沒有有關係,而施行聖洗所唸的經文,則是:〔我洗爾,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但我們並不否認:唸下列經文,也可完成真的聖洗聖事。即唸:〔願基督之僕芋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而受洗〕;或唸:〔芋芋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在我手裡受洗〕。因為那使聖洗有敦力的主要原因,既是聖三,則那授予聖洗的人,是工具原因(causa instrumentalis);如果授洗的人,呼求聖三,表明他所授予聖洗的行為,那就成了聖洗聖事了。

 

 

 

 

註釋

*參閱1310-1328

 


 

編號

1315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司鐸由於職責所在,是施行聖洗聖事的人,員但在緊要時,不僅司鐸或六品(執事),連世俗人,婦女,甚至外教人,異教人,都能為他人付洗,祇要他遵守教會的方式,並具有行教會所行的意向,就夠了。

 

 

 

 

註釋

*參閱1310-1328

 


 

編號

1316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聖洗聖事的教果,是赦免原罪本罪;連一切應受的罪罰,也都因此而獲得赦免。為此緣故,授洗者,不該給予領洗人〔補贖(神工),以補贖前罪。假設領洗人,在他犯罪之前逝世,則他立即升人天國,享見天主聖容。

 

 

 

 

註釋

*參閱1310-1328

 


 

編號

1317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第二件聖事是堅振聖事;它的材料是由主教所祝聖的,摻入巴爾撒慕(Balsamus)香料的橄欖油。橄欖油,象徵人良心的純潔,而巴爾撒慕香料,象徵人的好名譽。至於施行堅振聖事所唸的經文,則是:我給你劃十字聖號,並用救援之油來堅固你,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

 

 

 

 

註釋

*參閱1310-1328

 


 

編號

1318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正常施行振聖事的人,是主教。純司鐸雖能給人舉行其他的傅油禮,但舉行這堅振聖事的傅油禮,祇有主教,因為主教是承繼宗徒的位,但按宗徒大事錄所載,祇有宗徒們,藉著覆手禮,賦予聖神於人。例如:宗:八,十四—十七:〔當時在耶路撒冷的宗徒,聽說撒瑪黎雅接受了天主的聖道,便打發伯多祿和若望,徒他們那裡去;他們二人一到,就為他們祈禱,使他們領受聖神,因為聖神還沒有降臨在任何人身上,他們只因主耶穌的名受過洗。那時宗徒,便給他們覆手,他們就領受了聖神〕而教會就以(傅油禮來)替代他們的覆手禮,來施行堅振聖事。但按宗座文獻記載:宗座有時由於合理而緊要的厘由,亦頒賜恩准於純司鐸,叫他用主教所祝聖的堅振聖油,來施行堅振聖事。

 

 

 

 

註釋

*參閱1310-1328

 


 

編號

1319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

內容

—堅振聖事的效果,是賦予領堅振者聖神,使他強剛毅,一如在聖神降臨日-五旨節—聖神曾降臨於宗徒身上一樣,也就是使基督徒(領堅振者),勇敢地承認基督的名,(雖死不辭)。人之前額,是〔知恥自尊的處所〕,故宜傅以聖油,使之剛毅勇果,不以明認基督之名為,恥更不以基督的十字架為;恥蓋按保祿宗徒所說的,〔十字架為猶太人,是絆腳石,為外邦人是妄〕 (格前:一,廿三);故(付堅振者),該為領堅振者劃上十字聖號。

 

 

 

 

註釋

*參閱1310-1328

 


 

<

編號

1320   

標題

〔歡躍於天主〕詔書(Bula “Exsultate Deo”)—公元一四三九年十一月廿二日。

教宗

歐日尼四世

會議或書信

佛勞楞斯大公會議--公元一四三九年(歡躍於天主詔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