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訓導文獻選集


編號

0001   

標題

初期的信經-取自初期的教會作品

會議或書信

宗徒們的書信-依索比亞版本

內容

天主本身是無限的美善和真福,按祂純粹慈愛的計畫,自由地創造了人,使人分享祂的真福。為這緣故,祂時時處處接近人。祂召喚及協助人去尋求祂、認識祂、並全力地愛慕祂。祂召集所有因罪惡而分散的人,回到祂合一的家庭── 教會裡去。為實行此事,時期一滿,天主就派遣聖子作為贖世和救世者。天主在祂內及藉著祂,召喚眾人在聖神內成為祂的義子,從而成為祂真福的繼承者。

 

 

 

 

註釋

*那在小亞細亞--約於公元一六○-一七○年-所寫的「偽經」,現存的祗有衣索比亞版本。這裡的「信經」原文,是由史密脫(C. Schmidt)所發現;從前的人,誤認為這段「信經」,是屬於另一部偽經:主耶穌基督在加里肋利的(新)約。

Ed:C. Schidt. I. Wajnberg,Gesprache Jesu mit seinen Jungern nach der Aufert-ehung. Ein Katholisch-apostol. Sendschreiben des 2. Jhdt. C.5(Tu 36/111;1919)32/L. Guerier,Le Testament en Galilee de N.S. Jesus-Christ, c.16(Patrol. Orient.,t 9;Pa. 1913 )192 -(括號內係後人加上的。)

*參閱0001-0006

 


 

編號

0002   

標題

初期的信經-取自初期的教會作品

會議或書信

宗徒們的書信-依索比亞版本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及子,祂的獨生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以及聖神,以及肉身的復活,以及聖而公教會。

 

 

 

 

註釋

*第六世紀時,有人找到第四世紀中葉的禮儀書斷片。但書中所載的「信經」,似乎還要古老哩。殘缺處由後人增補--原文為希臘文,並無拉丁譯文。

*參閱0001-0006

 


 

編號

0003   

標題

初期的信經-取自初期的教會作品

會議或書信

宗徒們的書信-依索比亞版本

內容

我信:一個真天主,全能的父,

- 一個子-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我們的主、救主;

- 祂的聖神-使(一切)生活的神,

- 同性體(Consubstantialis)的聖三,

- 一個天主性,一個權能,一個信德,一個洗禮(弗:四,五),

- 常生、阿們。

 

 

 

 

註釋

*埃及教會典章。本典章曾被納入依博理(Hippoly tus-Romanus)的著作:宗徒傳授(Traditio Apostolica);並按埃及版本,加以擴充,而有下列各種語文譯本:哥德文(撒利文,巴哈里文),埃及文,亞拉伯文;其中撒里文(Versio sahidica),最與希臘依博理的原文相近。我人在這許多譯本中,可以找到許多簡單的(見*3-5)和詳盡一些的信經(見*62)。〔註〕帶*阿拉伯數字,均指每一文獻的中文數字。Ed:F. X. Funk,Didascalia et Constit. Ap. Vol. 2c.16,14(pdb. 1906)110.

*參閱0001-0006

 


 

編號

0004   

標題

初期的信經-取自初期的教會作品

會議或書信

宗徒們的書信-依索比亞版本

內容

你信一個天主-全能的父;子-祂的獨子耶穌基督-我們的主救主;聖神-使一切受造物生活之神;同樣具有天主性的聖三;一個王國,一個信德,一個洗禮(弗:四,五);聖而公教會,以及常生嗎?

 

 

 

 

註釋

*參閱0001-0006

*埃及教會典章 參閱0003

 


 

編號

0005   

標題

初期的信經-取自初期的教會作品

會議或書信

宗徒們的書信-依索比亞版本

內容

我信一個天主父-萬有的主宰,

-一個子-主耶穌基督,

-一個聖神,

-肉身的復活,

-一個聖而公教會。

 

 

 

 

註釋

*參閱0001-0006

*埃及教會典章 參閱0003

 


 

編號

0006   

標題

初期的信經-取自初期的教會作品

會議或書信

宗徒們的書信-依索比亞版本

內容

我們相信至聖聖三:父、子及聖神;

-加俾厄爾(天使)的報告-〔瑪利亞的受孕〕,基督的誕生;聖洗;〔某某?慶節〕;基督〔甘願〕受苦,被釘在十字架上,被葬了三天,〔幸福的〕復活,〔如此!〕天主化了升天,坐於父的右邊,及其可怕的,〔也是光榮的〕來臨。

-以上各端道理我們予以承認,並予以相信。

 

 

 

 

註釋

Ed:I.A.Assemanus,Codex liturgicus Ecclesiae universae(Rm. 1749);可參閱:0045較長的信經,由亞塞瑪氏(Assemanus)譯成拉丁文,但有些地方,並不與原文完全吻合。

*參閱0001-0006

 


 

編號

0010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羅馬依博理:宗徒傳授-拉丁譯本

內容

[你信天主全能之父嗎?]

你信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由童貞瑪利亞,因聖神而受生,在邦西奧比拉多執政時,被釘在十字架上而死而受埋葬,而於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入天(國),坐於(聖)父之右,將臨(此世),審判生者死者嗎?

你信聖神,聖教會,以及肉身的復活嗎?

 

 

 

 

註釋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撇開後期教會的進展問題不談,我們就可知道:這些有結構有文法的(典雅)信經,是為對領洗者,徵詢對於聖三信仰的問題而產生的;所以,它們的結構,應由三個主要幹部-即父、子、聖神三部份所構成。

 試問:其他的信理,如:罪之赦免,肉身之復活等是,將被安置到那裡去呢?事實上,一般說來,這些信理都是被列於聖神之後,好使這些真理,看起來,可算是屬於聖神的真理;但這樣解釋-不知歷史性的演進-但該說是:有助於說明這種三段信經的起源。其實,那些初期的信經,足資證明:天主三位的三段信經,完全是並列的;但到後來,聖三的信理,逐漸發展了而把這初期的三段並列信條,予以掩蓋,或予以取消。因此,從歷史方面看來,那些「聖三」以外的信條,可被看作「附錄」,是信經的結尾詞;雖然如此,下列的「信經」,一如文法所要求的,相當典雅。 參閱0010-0064

*所謂「宗徒信經」,歷經許多世紀,被認為:由宗徒們親自撰作,頗具權威。四世紀末葉(公元三九○年),米蘭會議(由聖盎博羅削任主席),曾上書於教宗西里溪(Siricius),偶然提起「宗徒信經」;這是最古的證件,見P.L.16,1174。稍後有聖盎博羅削(PL.17,1093,1096)的「信經講解」,有路斐農(Rufinus Aguilius)(約於公元四○四年)的「信經講解」出版。傳說這十二端信經,是出於十二位宗徒的手筆;這種說法,未免太過「形式化」。(參閱:PL.39,2189;89,1029。)迨至十五世紀,終被淘汰。今日我們所確知者,這「宗徒信經」,是最古老者,?決不超過第二世紀的作品。

 信經按其發展情形而言,可分為兩種格式:(一)是較古老的一種,無論在希臘文或在拉丁文,均冠於「R」字,故被取名為羅馬式;(二)冠以「T」字的一種格式-大約在第七世紀時,起源於法國南部,後亦在羅馬流行。但為統一起見,其它的拉丁教會,也該接受這種格式的信經。公元一五六六年羅馬出版了「羅馬要理書」(Catechismus Romanus)又於一五六八年,出版了「羅馬日課經」(Breviarium Romanum),遂在它的發展方面,告一段落。

*聖依博理是羅馬司鐸,約於公二一五或二一七撰寫:「宗徒傳授」(Traditio apostoloca),原文為希臘文;但他在的書內,引證了一些東方教會典章,如:埃及教會憲章,多少已受到增減,並不是原文。

 這在西方教會僅存的拉丁文版本,斷片,頗為可靠,為味而能會議(約於公四○○年)所採納;但該會議所採納的信經,是徵詢式;按其本身而論,這比宣誓式,更為古老。

 這信經的殘缺首部份,可用依博理的法典來補足(*64)。為這種詢問形式的信經,並不比較羅馬式更古老,因為我們知道(*11),這可能慢慢地演變而成;但也許起源於同一源流。

 參閱:E, Hauler, Didascaliae Apost. Fragmenta latina (Lp. 1900)110s, fragm. LXX111/B.Botte, La Tradition Apost. De s. Hippolyte. Essai de reconstruction (Mst. 1963) 48.50 / Ltzm 10s.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11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羅馬依博理:宗徒傳授-拉丁譯本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以及耶穌基督,衪的子--獨生子,我們的主,由聖神與貞女瑪利所生,衪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難(而死)而受埋葬,第三日自死者中復活,升入天庭,並坐於父之右側,將從那邊(降)來並信聖神,聖教會,罪之赦免,肉身之復活,(以及常生)。

 

 

 

 

註釋

*第三世紀--羅馬--較古老的羅馬「R」式

*這是第九世紀初期的隱院禮儀書,書中所列聖詠之後,便記載這篇希臘信經,而用安格羅.撒克遜文書寫。這篇信經,被列於最古老的「R」式之一。Ed:Hn §18/Ltzm 10/CaUQ.3,5.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12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老提法典(Codex Landianus)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

-基督耶穌(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主,由童貞瑪利亞,因聖神受生,在邦西奧比拉多執政時,被釘在十字架上而被埋葬,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入天(國),坐於(聖)父之右,將從那裡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聖)神,聖而(公)教會,罪之赦免,以及肉身之(復活)。

 

 

 

 

註釋

*第三世紀--羅馬--較古老的羅馬「R」式

*老提法典(第六第七世紀),是「宗徒大事錄」信經中最著名的法典「E」,其中包括拉丁「R」式的信經。Ed:Hn 20 / CaUQ3,5 / cfLtzm10.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13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聖盎博削-米蘭主教-信經講解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

-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主,由童貞瑪利亞因聖神而受生,在邦西奧比拉多執政時受苦受死受埋葬,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入天(國),坐在(聖)父之右,從那堭N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聖神,聖教會,罪之赦免,肉身之復活。

 

 

 

 

註釋

*第四世紀末-米蘭「R」調整式

*今日一般人公認:「信經講解」,由聖人(公元三九七年)口講,而由其書記筆錄而成。雖然,作者的話,並不正確,但其要點俱在。Ed:O Faller:CSEL 73(1955)19--PL.17,1193-1196.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14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聖奧斯定--三一三講道-講信經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

-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主,由童貞瑪利亞因聖神而受生,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苦,被釘在十字架上死而受埋葬,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就升天(國),坐於(聖)父之右,將從此來臨,審判生者死者。

-聖神,聖教會,罪之赦免,及肉身之復活。

 

 

 

 

註釋

*第四世紀末-米蘭「R」調整式

*衣博能主教聖奧斯定(396-430),曾講過多種信經:(一)米蘭式(Sermo 212-214);(mm )衣博能式(Sermo 215);(三)不正確式(PL. 32,612). Ed:[S.213]:G.Morin, Miscellanea Agostitiana, V.I. P.L. 38, 1058-1072.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15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聖伯祿.克利沙講道集(57-62)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

-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主,由童貞瑪利亞因聖神受生;祂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受埋葬,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就升天(國),坐在(聖)父之右,將從那裡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我信(我們相信 (Sermo 60))聖神,聖(而公 (Sermo 60))教會,罪之赦免,肉身之復活(以及)常生。

 

 

 

 

註釋

*第五世紀-拉文那-「R」調整式

*聖人為拉文那主教(433-458),講解全部信經-稍有不同之處。Ed:PL.52, 357-375 / Hn §35 / Ltzm 12.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16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路費諾(T. Rufinus)--信經詮解或信經講解

內容

我信天主,無形的與不能受苦的全能之父。

-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救主;祂由童貞瑪利亞,因聖神而受生,在邦西比拉多權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受埋葬,降入地府,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就到天(國),坐在(聖)父之右,將?那裡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聖神,聖教會,罪之赦(以及)這肉身的復活。

 

 

 

 

註釋

*第四世紀初-亞圭肋-「R」調整式

*路氏為亞圭肋人;他所講解的信經,與羅馬「信經」,略有出入。(基督「降入地府」)句,首次被插入公教信經。-從前有半雅略異端人的信經內,才有這一句信經。 Ed. PL 21, 335-381 / Hn §36 / LtzM 12.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17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弗勞楞斯的彌撒經本與聖事經本所載的信經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

-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主,由童貞瑪利亞因聖神而受生,在邦奧比拉多權下,被釘(死)在十架上而受埋葬,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天,坐於父之右,將從那處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聖神,聖教會,罪之赦,(以及)肉身之復活。

 

 

 

 

註釋

*第七世紀-弗勞楞斯「R」調整式。

Ed:Ca ANQ 290 ss / Hn §39-Rg:CIPL 1751.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19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尼采主教藍墨西亞:信經講解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天地的創造者),

-祂的子耶穌基督(我們的主(?)),

 由聖神和童貞瑪利亞受生

 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苦,被釘在十字架上而死,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天,坐於父之右,從那裡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聖神,聖而公教會,諸聖相通功,罪之赦免,肉身之復活以及常生。

 

 

 

 

註釋

*第四世紀初-墨西亞或達西亞「R」擴充式。

*缺0018

*「信經講解」曾被列入「領洗訓導手冊(第五卷)」;從前人都認為該手冊的作者是尼采.亞圭肋主教;但近代的人主張:乃是尼采.藍墨西亞主教(四一四年後的主教)。Ed:P.L. 52, 865-874 / Hn §40.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21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聖奧斯定:信經講解(Sermo 215)

內容

我們相信天主全能之父,萬物的創造者,萬世的,不死而看不見的君王。

我們又相信祂的(聖)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由瑪利亞因聖神而受生,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受埋葬,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並)藉教會(而獲得)永生。

 

 

 

 

註釋

*第五-六世紀-非洲拉丁「R」調整式。

*缺0020

*很可能的是:聖奧斯定在來祺任衣博理主教職時,就應用這一式的信經。(*14)

Ed:PL 38, 1072-1076 / Hn §47 / Ltzm 13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22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郭符德-加爾德祺(主教)-講信經道理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萬物的創造者,萬世的,不死(不滅)的,無形可見的君王。

我信祂的子,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主],祂由童貞瑪利亞因聖神而受生;(祂)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受埋葬,第三日從死者復活,被提升天[升了天],而坐於(聖)父之右[坐於天主之右],將從那裡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我信聖神,罪之赦免,肉身的復活,[並]藉教會,進入永生。

 

 

 

 

註釋

*第五-六世紀-非洲拉丁「R」調整式。

*摩冷(G. Morin),在四次講道中(PL.40, 637-652, 451-660, 659-668;42, 1117-1130)重新組成非洲的信經。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23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聖依德丰-督來陶總主教:「論對聖洗之認識」

內容

我信[你信……嗎?]天主全能之父,

-以及耶穌基督,祂的子,我們的主天主,祂因聖神而從童貞瑪利亞出生,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苦受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受埋葬,下降地府,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入天(國),坐於全能天主父之右,將從那裡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我信[你信…….嗎?]聖神,聖而公教會,諸罪之赦,[這]肉身之復活,以及常生。

 

 

 

 

註釋

*第六-八世紀西班牙,介乎「R」與「T」之間的中性式信經。

*依德丰(總主教659-669)的信經,從該書第36至83章收集而成。 Ed:PL96, 126-142 / Hn §s5 / Ltzm 13.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25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聖希彼廉-多隆(Toulon)主教致日內瓦主教邁克西蒙書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

我且信耶穌基督,祂的獨生子我們的主,祂因聖神而受孕,由童貞瑪利亞出生,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難,被釘(死)在十字架,而受埋葬,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了天,坐於(天)父之右,將從那裡來臨,將審判生者與死者。

 

 

 

 

註釋

*第六-七世紀-法國南部 R / T 中間性式的信經。

*古代法國-信經斷片(NN.25-26) 參閱0025-0028,其中0025與0026互相補而成一篇信經。

*聖希彼廉-多隆(Toulon)主教 Ed:W.Gundlach:MGH Ep. 3 1435 / A.E. Burn, Facsimiles of the Creeds from early manuscriots (H. Bradshan society, t. 36; Ld. 1909)3-et plates 1-III / Ltzm 15.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26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福史多-黎厄士(Riez)主教(cc.450-480)「論聖神」書中引證信經斷片

內容

我且信聖神,聖教會,諸聖相通功,罪之赦免,肉身的復活,(以及)常生。

 

 

 

 

註釋

*第六-七世紀-法國南部 R / T 中間性式的信經。

*古代法國-信經斷片(NN.25-26) 參閱0025-0028,其中0025與0026二處的斷片,互相補充而成一篇信經。

*福史多-黎厄士(Riez)主教 Ed:Aug. Engelbrecht:CSEL 21,103 / PL 62, 11.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27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古高盧(法國一部份)彌撒經:論信經(Sermo 9)

內容

我信天主-全能之父,天地之創造者。

我又信,祂的獨生子的永遠之子,因聖神受孕從童貞瑪利亞出生,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難,被釘在十字架上死而受埋葬,降入地府,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到天上,坐於全能天主父之右,將從那邊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我信聖神,聖而公教會,諸聖相通功,罪之赦,肉身之復活,(以及)常生。

 

 

 

 

註釋

*第七-八世紀-高盧(法國)與亞助馬尼亞「T」式信經。

*古高盧彌撒經 這本彌撒經中,載有二個信經方式,彼此大同小異;其中之信經,錄自:Sermo de Symbols - Ed:PL.72, 349 B / Hn §67 Ltzm 15. 其中之二的信經,沒有固定格式,故從略。

*古代法國-信經斷片 參閱0025-0028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28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聖比米尼(S. Pirminius)的遺著:De singulis libris can. Scarapsus

內容

你信天主全能之父-天地的創造者嗎?

你又信祂的獨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因聖神受孕,從童貞瑪利亞出生,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難,被釘在十字架上,死而受瘞,降入地府,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到天上,坐於全能天主父之右,將從那邊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嗎?

你信聖神,聖而公教會,諸聖相通功,罪之赦,肉身之復活(以及)常生嗎?

 

 

 

 

註釋

*第七-八世紀-高盧(法國)與亞助馬尼亞「T」式信經。

*聖比米尼(最好說:潑利米尼 "Priminius")似乎是出生於高盧納鮑城;先為傳教的主教,後為奧嘉隱修院的創始人兼院長職,宣揚他本國式的信經。 Ed:PL.89,1034,1046.

*古代法國-信經斷片 參閱0025-0028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29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朋高楞禮儀書

內容

我信全能的,看不見的天主父,無論有形無形的萬物,都是祂所創造的。

我又信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主,全能的天主,因聖神受孕,從童貞瑪利亞出生,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難,祂被釘(死)而受埋葬,降入地府,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了天,且坐於全能天主父之右,將從那裡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我又信聖神,全能的天主,與父及子,共有一個性體,聖而公教會,罪之赦,諸聖相通功,肉身之復活。我信死後的來生,以及在基督榮耀裡的永生。

凡此種種,我因天主而全予信認。

 

 

 

 

註釋

*第廿七世紀末葉-瑞士「T」調整式-信經

*朋高楞禮儀書:出自瑞士北部朋高楞(Bangor in Ultonia (Ulster)隱修院(a.680-691) Ed:F.E.Warren, The Liturgy and Ritual of the Celtic Church ( Ox. 1881) 159 / PL. 72, 597 / Hn §76 / Ltzm 16.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30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羅馬洗禮冊-內載信經

內容

(1)我信天主-全能之父,天地的創造者,

(2)-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主,(3)祂因聖神受孕,由童貞瑪利亞出生,(4)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難,被釘在十字架上,死而受瘞,降入地府,(5)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到天上,坐於全能天主父之右,(7)將從那裡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8)我信聖神,(9)(我信)聖而公教會,諸聖相通功,(10)罪之赦,(11)肉身之復活,(12)(以及)常生。

 

 

 

 

註釋

*第八世紀以後-在高盧,亞肋馬尼亞-先為羅馬式,第十世紀後成為「T」式信經。

*羅馬洗禮冊-內載信經 Ed:M.Andrieu, Les Ordines Romani du haut moyen age 2(Lv. 1948)435 in apparatus.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36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西方教會的信經格式-宗徒信經)

會議或書信

日爾松聖事(禮儀手冊)

內容

你信天主全能之父,(天地的創造者)嗎?

你又信耶穌基督,祂的獨子,我們的主,受生而又受難嗎?

你又信聖神,聖(而公)教會,罪之赦,肉身之復活(以及)(常在)嗎?

 

 

 

 

註釋

*第八世紀以後-在高盧,亞肋馬尼亞-先為羅馬式,第十世紀後成為「T」式信經。

*洗禮中簡短徵詢式的信經。

*日爾松聖事(禮儀手冊)-約於第六世紀流行;但其中的洗禮格式,似乎更古老。 Ed:H. Wilson, The Gelarian Sacramentary(Ox 1894)86 / PL 74, 1111c / Hn § 31.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宗徒信經 參閱0010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0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凱撒主教歐色比-致凱撒教區書信--公元325年

內容

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全能之父,一切有形與無形之物的造作者。

且(我們相信)一個主耶穌基督,天主的(聖)言,出自天主的天主,出於光的光,出自生命的生命,子-獨生子,一切受造物之首生子,在萬世之前,由(聖)父所生,一切都藉祂而造作的,(祂)為了我們的救援,成為血肉,祂居住在人們中間,受難(受死)且於第三日復活,將在榮耀中,再來審判生者與死者。

我們且相信一個聖神。

 

 

 

 

註釋

*地方教會的信經:第三世紀初葉-凱撒-巴來斯丁教會。

*由凱撒主教肯定:他本人即用此格式而領受洗禮。 可參閱:Theodoretus Cyr. Hist. Eccl. 1, 12, 4-PG. 82, 940s) Socrates, Hist, eccl. 18, 38(ed. PG 67,69)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1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耶城主教:要理書VI-XVIII-大約公元348年

內容

信經: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全能之父,天與地,一切有形與無形之物的造作者。

(並信)一個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獨生子,在萬世之前,由父所生的真天主;萬物都藉祂而造(作)成的。

(祂下降成為血肉而)成為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受埋葬),並於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而上升天庭,並坐於父之右側;祂將在榮耀中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祂的王國,沒有終結。

(又信)一(位)聖神,施慰者,祂曾在先知內發言;(並信)一個罪的聖洗,以獲罪之赦免;一個聖而公教會,肉身之復活,以及常生。

 

 

 

 

註釋

*參閱:PG33 535

*第四世紀中葉-耶路撒冷教會-聖濟利祿-耶城主教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2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聖厄比法-撒拉米主教-的著作:ANCORATUS

內容

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全能之父,天與地,一切有形與無形的造作者。

(並信)一個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獨生子,在萬世之前,由父所生,即:由父的性體所生,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受生而非受造者,與父同性體:凡在天上以及地上所包藏的一切,都藉祂而造成的。

祂為了我們眾人,並為了我們的得救,從天降下,並因聖神由聖童貞瑪利亞,成為血肉-(降生成人)。祂也為了我們,在邦西奧比拉多治下,受難而被埋葬:且按聖經所載於第三日復活;並升入天庭,而坐於父的右側;且將帶?榮耀,再要來臨,審判生者死者;祂的王國,沒有終結。

又(信)聖神,主及賦予生命者;祂與父及子,同受光榮;祂籍先知們發言。又(信)一個聖而公的,由宗徒(傳下來)的教會。我們信認赦罪的聖洗,祇有一個。我們期待死人的復活,及來世的生命。阿們。

 

 

 

 

註釋

*第四世紀初葉,在小亞細亞一帶的教會-在聖厄比法-撒拉米主教-的著作:ANCORATUS中,找到兩個信經方式,即:一個是簡式,一個是複式,(可參閱:PG43, C.234),本節及0043為簡式,複式見0044, 0045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3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聖厄比法-撒拉米主教-的著作:ANCORATUS

內容

凡說:「當祂(聖子)不存在時,才存在了」且「在祂受生之前,祂並不存在?」;或說:「祂(聖子)從不存在中受造了」;或:「祂從別的一位,或別的性體(受生的)」即強辯說:天主之子,是流動的或是可以變動的,從此種種的人,公而由宗徒傳下來的教會,一一予以絕罰處份。

 

 

 

 

註釋

ANCORATUS的兩個信經方式 參閱0042-0045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4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聖厄比法-撒拉米主教-的著作:ANCORATUS

內容

我們相信天主全能天父,一切有形與無形物的造作者,以及一個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由父所生的獨生子,即:出自父的性體,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受生而非受造者,與父同一性體;凡在天上以及地上所包藏的一切,無論有形無形,都是籍祂而造成的。

祂為了我們(眾人),並為了我們的得救降下,而成為血肉,即:從卒世童貞瑪利亞,因萺聖神,完全地受生而成為人,這就是說:祂曾取了完全的人(性),靈魂與肉身,以及思想暨人所有的一切,祗是沒有罪過,祂不出於男人的精子;祂也不僅如此在人內,但把那已成為(血)肉者,移到自己內,而聯合成為一個特殊的(生活)方式,祂不是按先知所企圖-所期望的方式,且在他們(先知)內說過,而成了什麼,但祂願意是一個完全的人,即:聖言成為血肉;而且,祂不是什麼變化,(或)把自己的天主性體,轉變成為人的性體,而是祂把人性,結合成為一個聖的完美,聖的神性;因為是一個主耶穌基督,而不是兩個主,祂是同一個天主,同一個主,同一個君王。祂在肉體內受苦(受死)而復活了,並和同一肉軀,一同升天,而光榮地,一同坐於父之右側;而且,祂將帶榮耀,偕同同一肉軀,來審判生者與死者,而祂的王國,將無終結。

我們也相信聖神,祂在律法上發言,並藉先知們預言,而下降在若爾當(河上),在宗徒內發言,並在聖者內居住。我們還如此相信祂:祂是聖神,是天主之神,完善之神,施慰之神,不受造者,由父所發,我們因信子而由子領取聖神。此外,我們相信一個聖的,由宗徒(傳下來)的教會,以及一個悔改的聖洗,死人的復活,靈魂與肉身的公義審判,暨天上的王國與永遠的生命。

 

 

 

 

註釋

ANCORATUS的兩個信經方式 參閱0042-0045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5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聖厄比法-撒拉米主教-的著作:ANCORATUS

內容

誰若說:「當(聖)子或聖神不存在時,祂(聖子或聖神)就存在了」;或說:(「子或聖神」,是從無中受造的,或從別的一位,別的性體(受造的);即:誰若說:天主之子或聖神,是(由其他性體)轉變,或變化而來的,那麼,公的,那由宗徒傳下來的,你們的和我們的(慈)母教會,對以上種種的人,一律予以絕罰處份。對於那些決不相信死人復活的人們,以及所有反對這聖(而正直的)信理的異端人,我們也予以懲罰。

 

 

 

 

註釋

ANCORATUS的兩個信經方式見0042及0044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6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亞大納削對信經的詮解

內容

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全能之父,一切有形與無形之物的造作者。

並(信)一個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由(聖)父所生,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受生而非受造者,與父同一性體,凡在天上以及在地面上的一切有形與無形之物,都是籍祂而造成的。

祂為了我們(眾)人,並為了我們的得救降下,成為血肉,而成為人,即:祂完美地從終生童貞瑪利亞,藉聖神而受生,祂真正地而不外表地有靈魂,有肉身有思想,有人(類)所有的一切,祗是沒有罪過;祂受苦(受難),即: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被埋葬、第三日復活,且帶?同一肉軀,升入天庭,光榮地坐於父之右側;祂還要在榮耀中,帶?同一肉軀,來審判生者與死者,而祂的王國,將沒有終結。

我們也相信聖神;祂與父及子,不是異樣的,而是與父及子,同一性體,(祂是)不受造的、完善的、施慰的(聖神);祂在律法中、在先知內,並在(宗徒與)福音內發言;祂降到若爾當河上,向宗徒們宣講;祂居住在聖者內。

我們還相信一個獨一(無二)的、公的、由宗徒傳下來的教會,以及一個悔改與赦罪的聖洗,死人的復活、靈魂與肉身的永遠審判,天上的王國,與永遠的生命。

 

 

 

 

註釋

*這篇信經-托名亞大納削對信經的詮解,與厄比法尼的複式信經以及亞美尼的信經,非常相近-(參閱:PG 26,1232) 參閱0046-0047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7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亞大納削對信經的詮解

內容

誰若說:當子不存在時,或當聖神不存在時,就有了聖子或聖神;或(說):(子或聖神),是從無中受造的,或從別的一位或別的性體而來的,即:誰若說:天主之子或聖神,(從別的性體)轉變或變化而來的,那麼,對於這種種人們,我們一律予以絕罰處份,因為我們的(慈)母公教會,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絕罰他們。對於那些絕不信認(死人的)肉身復活的人們,以及所有的異端,即所有反對這獨一無二的,聖而公教會的信理的人們,我們也一律予以懲罰。

 

 

 

 

註釋

*亞大納削對信經的詮解 參閱0046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8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亞爾美尼教會的大信經

內容

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全能之父,天與地的一切有形無形物的造作者,並(信)一個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在萬世之前,由父所生之獨生了(即:從父的性體(所生),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受生而非受造者,與父同一性體;凡在天上,及在地上(在地面上)的一切有形與無形之物,都是藉祂而造成的。

祂為了我們(眾)人,並為了我們的得救,自天降下,成為血肉而成為人;祂完美地因聖神而從聖童貞瑪利亞(受生);祂從她領取肉軀、心神(思想)、靈魂,而且,祂真正地而不是外表地,具備人所有的一切;祂受苦、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被埋葬,並於第三日復活,帶?祂同一的肉軀,升入天庭,坐於父之右側;祂還要帶?同一肉軀,而在榮耀中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而祂的王國,將無終結。

我們也相信聖神,不受造者、完善者;祂透過律法、先知、福音發言;祂下降在若爾當河上,向宗徒們宣講,而在聖者內居住。我們(還)相信一個獨一(無二)的、公的、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一個悔罪赦罪的聖洗,死人們的復活,靈魂與肉身的永遠審判,天上的王國以及永遠的生命。

 

 

 

 

註釋

*按戴米克林(A. Ter. Mikelian)的意見,這個大信經,不是被採用於付洗之時,而是被採用於彌撒禮儀中。至於這篇信經的起源。學者的意見紛歧(Ed:A. Ter-Mikelian,op.*6cit.22)。 參閱0049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49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亞爾美尼教會的大信經

內容

誰若說:天主之子,當祂不存在時,存在了;或當聖神不存在時,就存在了;或說:天主之子,曾從無中受造者,或說:天主之子,從其他一位或其他性體而來的,而且,聖神也是如此,從其他性體轉變或變化而來的,那麼,對這種種的人,公而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一律予以絕罰處份。

 

 

 

 

註釋

*亞爾美尼教會的大信經 參閱0048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50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安提約基教會授洗時期的信經

內容

我信一個獨一(無二)的真天主,全能之父,一切有形與無形受造之物的創造者。

以及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的子獨生子暨整個受造物的首生子;在萬世之前,由祂(父)所生,而不是受造,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與父同性體,與父萬世同在,而且一切1藉祂(子)而造成的,祂為了我們而來,並從童貞瑪利亞誕生,且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被埋葬,且按聖經所載,第三日復活,而升入諸天,且將再要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註釋

*第四世紀初葉-安提約基教會授洗時抈的信經(殘存斷片),保存在三位作家的著作中,即(一)歐色比主教所著的:"Obtestatio ctr Nestorium"(inter acta Cc. Ephes, a.431)(二)若望伽先(Jo. Cassianus)所著的:"De Incarnatione Dni ctr Nestorium"(PL50, 42, 149, 153);(三)若望.基所主教所著的:Hom. 40 in / Cor. (15, 2a)(PG. 61, 348, 349)。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51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西里西亞,摩潑所教會用的信經格式

內容

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全能之父,一切有形與無形之物的造作者,並(信)一個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獨生子,一切受造物的首生子,在萬世之前,由父自己,受生而非受造者,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與祂自己的父,同一性體;萬世即藉祂而受到安排,且萬物(也)藉祂而受造的,祂為了我們(眾)人,並為了我們的得救,從天降下,且成為血肉而成為人,由童貞瑪利亞所生,並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受到埋葬,且按聖經(所載),第三日復活了,升了天,坐於父之右側;而且祂還要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又(信)一(位)聖神,從父所發,是賦予生命之神。我信認一個聖洗、一個聖而公教會,罪之赦免,(死人)肉身之復活,以及常生。

 

 

 

 

註釋

*第四世紀初葉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55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聖大麥加利(S. Macarius)所傳下的信經

內容

我信一個天主,全能之父,

以及與(父)同性體的自己之言(聖言);祂(父)藉祂(聖言)而創造(一切)世紀;祂(聖言)在時間的圓滿時,為了消除罪惡而居於肉軀內;祂(聖言)把祂從聖童貞瑪利亞所取得的肉軀,和祂自己的位合而為一-【祂從聖童貞瑪利亞,成為血肉--(而成為人)】--並為了我們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死而乃瘞,且於第三日復活(而升入天庭),坐於父之右側--(坐在天主兼父的右側),而在將來時間內,再度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並(信)聖神;祂與父及其(天主之)(聖)言,同一性體。我們也相信死人內身與靈魂的復活,蓋按(保祿)宗徒所說的:「播種的是可羞辱的,復活起來的,是光榮的…..播種的是屬生靈的身體,復活起來的是屬神的身體……」(格前:十五,四二-四四)。

 

 

 

 

註釋

*第四世紀中葉埃及教會所用的信經格式,根據古老的記載,聖大麥加利(S. Macarius)所傳下的信經,確係埃及地方教會所採用的--(PG34, 212D)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60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宗徒憲章

內容

我一面受洗,一面相信一個獨一(無二)的、不受生的、全能的真天主、基督之父,是萬有之原、萬有的造作者,萬有即由祂而造成的。

並(信)一個主耶穌基督,祂(父)的獨生子,一切受造物[的首生子,在萬世之前,由父的善意,受生而非受造,凡在天上,以及地上所包藏的一切,無論有形無形,都是藉祂(聖言)而造成的。

祂(聖言)在此末日,從天降下,並從聖童貞瑪利亞掫取肉軀,且按天主與其父的律法,聖潔地度生,並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被釘在十字架上而為我們死去,而且,在祂受難之後,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了天,並坐在父之右側,而在世紀的圓滿時,帶蚨a耀,將再度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而祂的王國,將不會終結。

我也因聖神受洗,即:因這施慰之神受洗;祂自古迄今,在所有聖者內工作,但於末世,按我們救主以及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所預許,由父派遣於宗徒們,也被派遣於所有在聖而公的,由教徒傳下的教會中的信徒們。(且我相信)肉身的復活、罪過之赦免,以及諸天的王國,暨來世的生命。

 

 

 

 

註釋

*敘里亞與巴來斯丁或君士坦丁堡地區所搜集的希臘教會律書-托名為宗徒憲章-PG-104J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律彙集中的信經 參閱006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61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我主耶穌基督的信約

內容

你信天主,全能之父嗎?

你也信基督耶穌,天主之子,祂來自(聖)父,祂自始與父同在,祂由瑪利亞因聖神而受生,祂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了,第三日從死者再活起來,復活了,升入天(庭),坐於父之右,且將來臨,為審判生者與死者嗎?

你也信聖神,聖教會嗎?

 

 

 

 

註釋

*「我主耶穌基督的信約」:該書由典章與禮儀組成,出自襲Q亞(接近第五世紀),而以羅馬依博理書為依據。書中所載有徵詢式信經。 Ed:I.E.Rahmani, Test. Dni. I. Chr. (Mz. 1899)129.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律彙集中的信經 參閱006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62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埃及教會憲章內的信經

內容

你信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天主父的獨子;因為祂奇妙地為我們,成了人,以無法徹悟的方式,(與天主聖子),合而為一,藉蚐╪菑v的聖神,由聖童貞瑪利亞,沒有男子的精子,(而成孕),又因為祂為我們,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被釘在十字架上,同時為了我們的得救,按自己的意願受死,第三日復活,拯救了被綑綁者,升了天,在高天之上,坐於自己的好父親之右,並按祂自己的啟示和王權,再來審判生者與死者。

且你相信聖的,善的,使(人)生活的神,祂在聖教會內,淨化一切。

 

 

 

 

註釋

*埃及教會憲章(NN 62--63)內的信經,根據德文而譯成拉丁文,共有哥德版本(Recensio coptica)及依索比亞版本(Recensio aethiopica)二式。本節為哥德版本--洗禮後宣讀,依索比亞版本見0063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律彙集中的信經 參閱006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63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埃及教會憲章內的信經

內容

你信耶穌基督我們的主,天主父的生子耶穌基督之名,因為祂,以無澈悟的奇蹟,因聖神而由童貞瑪利亞,沒有男子的精子而成(孕)(成)人,又因為祂在邦西奧比拉多(執政)的日子裡,被釘在十字架上,而按祂自己的意願,同時為我們受死,且於第三日復活,並救了那被綑綁者,(並)升到天上,(並)坐於(聖)父之右,(並)將來臨,按祂自己的啟示與王權,審判生者與死者嗎?

你相信聖的善良的神,即那淨化人的神,以及聖教會嗎?且你相信眾人所有的肉身要復活,以及天上的王國,與永遠的審判嗎?

 

 

 

 

註釋

*埃及教會憲章(NN 62--63)內的信經,根據德文而譯成拉丁文,共有哥德版本(Recensio coptica)及依索比亞版本(Recensio aethiopica)二式。本節為依索比亞版本--洗禮前宣讀的信經,依哥德版本見0062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律彙集中的信經 參閱006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64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會議或書信

依博利的法典

內容

你信天主全能之父嗎?

你信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祂由童貞瑪利亞因聖神而受生,【祂為拯救人類而來(此世)】,祂【為我們】,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被釘在十字架上,祂死了,而在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到天上,並坐於父之右側,且將來臨,(將)審判生者與死者嗎?

你信聖神【施慰之神,由父與子所共發者】嗎?

 

 

 

 

註釋

*依博利的法典:也許於第四世紀中葉所訂定,是羅馬依博利所著的「宗徒傳授」(參閱:*10)的重版。下列的信經,是在該法典(阿拉伯文譯本)第十九條中找出來的。

*分成「聖三」三部份的信經綱目。 參閱0010-0064

*東方教律彙集中的信經 參閱0060-0064

*東方教會的信經格式 參閱0040-0064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71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

會議或書信

達瑪所的信仰格式

內容

我們相信一(位)天主全能之父,(且信)一(位)我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且信)一(位)天主聖神。我們恭敬且我們承認:不是三個天主,而是父及子及聖神共是一個天主,這不是這樣一個天主,好像孤獨的,也不是父與子是同一的,而是:那生子者是父,而那受生者是子,而聖神則既不是受生者,也不是不受生者,既不是受造者,也不是受作者,而是由父與子所共發者,與父及子,同是永遠者,同等者,且是一同合作者,因為聖經記載:「因(天)主的一句話,諸天造成」,這就是說:諸天由天主之子所造成;又說:「因上主的一口氣,萬象生成。」(詠. 三二,六)--(這就是說:因上主的神(氣)萬象生成)--又在別處記載:「你一噓氣--(即:你一遣你的神)--萬物造成,你使地面,更新復興」(詠:一○三,卅)。因此,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我們承認一個天主,因為(天主)(這個)名,是權能的而不是專有性的「天主」;為父的專有名稱,是父,為子的專有名稱是子,而聖神的專有名稱是聖神。且我們相信在這聖三內一個天主,因為那出自父者,與父共有一個本性,一個本體,一個權能。父生子,不是出自意願也不是迫於需要,而是出自本性。

 

 

 

 

註釋

*達瑪所的信仰格式 從前的人,認為這種格式的信經,出自聖達瑪所(Damasus)或聖熱尼莫;但事實上,這是出於第五世紀末葉,法國(高盧)南部而不是西班牙,(一如*73與*75的信經一樣)。有些字句,尤其是聖神亦由「子」所共發,似乎自始便付闕如。

Ed:A. E. Burn, An introduction to the Creeds and to the Te Deum (Ld. 1899) 245 / Hn. §200 參閱0071-0072

*分成兩部份而每部份含有聖三與基督神學的信經 參閱0071-0076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72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

會議或書信

達瑪所的信仰格式

內容

子在末世,為拯救我們,並為應驗聖經,從那永遠與祂同在的父那裡降下,並因聖神受孕而由童貞瑪利亞出生,攝取了肉體、靈魂、感官,即:祂接納了全人;祂並沒有失掉祂所原有的(天主性),但祂開始有了祂原來所沒有的(人性);如此,祂在自己的(天主性)上是完整的,而在我們的(人性)上,是真實的(人)。因為那(永遠)存在的天主,受生成人,且那受生的人,行動如天主,而那行動如天主者,亦如(常)人一般地死去。而那像(常)人一般死去者,亦如天主一般地復活(起來)。祂利用祂藉以受生、受難、受死的肉體,戰勝死亡的霸權,(然後)於第三日復活,升到父處,並在祂永遠有以及現有的榮耀裡,坐於祂(父)的右側。我們相信我們因祂的死亡和(寶)血,得以洗淨;末日我們就在我們如此生活的肉身裡,因祂而復生,並有希望,從祂那裡,或將獲得善行的賞報—永生,或將因罪而遭受永罰。凡此種種,你要誦讀,你要記住,並把你的靈魂,融合在這個信仰內。(這樣)你將從主耶穌那裡,獲得生命與賞報。

 

 

 

 

註釋

*達瑪所的信仰格式 參閱0071

*分成兩部份而每部份含有聖三與基督神學的信經 參閱0071-0076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73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

會議或書信

慈悲聖三信經

內容

慈悲聖三有一個天主性。所以,父及子及聖神,是一個泉源,一個本質(Substantia),一個德能,一個權力。我們極其虔誠地信認天主父及天主子及天主聖神;我們不說三個天主而說一個天主。因為我們以公教會的,從宗徒傳下來的話,來承認,命名:三位一體。是以父及子及聖神,「這三(位)是一致的」(若一,五,八)。三(位),既不相混,也不分離,而是分明地結合著,在天主性方面,是平等的,在威嚴方面,是相似的,在聖三內,和諧共處,而在榮耀方面,共同享有。我們不懷疑,一個(天主),亦包含三(位),同樣,我們承認:這三位,不能彼此分離。因此,無疑的,其中一位受辱,那就是三位都受辱,因為對一位的讚頌,就是屬於三位的榮耀。

 

 

 

 

註釋

*「慈悲聖三」信經—出自第五或第六世紀,從(法國)高盧南部,流傳到西班牙。Ed:I. A. de Aldama:Greg. 14. 【1933】487s 參閱0073-0074

*分成兩部份而每部份含有聖三與基督神學的信經 參閱0071-0076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74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

會議或書信

慈悲聖三信經

內容

「原來這是我們按福音的,及宗徒傳下來的道理所信的主要信理: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且是天主之子,既不在尊榮的宣揚上,及其德能上,也不在天主性體上,以及時距上,曾與父分離」。(Hilarius Pictav., De synodis c. 6. PL 10, 52 但原文是:”Diversitate”而不是”Divinitate”)。因此誰若說:天主之子,真天主真人—祗沒有罪的真人,而在祂的人性方面,或在祂的天主性方面,有所虧缺,那麼,他該受判為褻聖者,而與公教會的,從宗徒傳下的教會道理,(完全)是不合的。

 

 

 

 

註釋

*慈悲聖三 參閱0073-0074

*分成兩部份而每部份含有聖三與基督神學的信經 參閱0071-0076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75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

會議或書信

不拘誰信經

內容

(1)不拘誰,願意得救,必須首先堅信公教會的信理;(2)除非誰,完整地,牢不可破地堅信這信理,必永遠淪亡無疑。

(3)但這是公教會的信理:我們恭敬三位一體的天主,以及一體三位的聖三,(4)三位既不相混,也不在性體上相離:(5)原來,一位是父,一位是子,一位是聖神;(6)但,父及子及聖神三位共有一個天主性,共有同等的榮耀,共有永遠的尊威。

(7)父怎樣,子怎樣,聖神【也】是怎樣:父是不受造者,子是不受造者,聖神是不受造者;(9)父是無限量者,子是無限量者,聖神是無限量者;(10)父是永遠者,子是永遠者,聖神是永遠者;(11)但不是三個永遠,而是一個永遠者;(12)正如:不是三個「不受造者」,也不是三個「無限量者」,而是一個不受造者,一個無限量者。(13)相仿地,父是全能者,子是全能者,聖神是全能者;(14)但不是三個全能者,而是一個全能者。(15)同樣,父是天主,子是天主,聖神是天主,但不是三個天主,而是一個天主。(17)同樣,父是主,子是主,聖神是主,但不是三個主,而是一個主:(19)因為,正如,基督徒—公教會的真理,命令我們信認,每一位是天主亦是主,(20)同樣,公教會的虔敬,禁止我們說:三個天主,或三個主。

(21)父既不受作不受造,亦不受生;(22)子則不由父所作,亦不由父所造,而獨由父所生;(23)聖神則不由父與子所作亦不由父與子所造,而由父與子所共發。(24),所以,一(位)父,而不是三(位)父;一(位)子而不是三(位)子,一(位)聖神,而不是三(位)聖神。(25)而且,在這聖三內,無先無後,無大無小,(26)三位全是永遠的,且是平等的。(27)如此,藉著一切,一如上述的,(我們)應當尊敬三位一體的天主,一體三位的聖三。所以,誰願得救,就該如此信仰聖三(的奧理)。

 

 

 

 

註釋

*假名亞大納削「不拘誰」(Quicumque)信經 今日一般學者,除了極少數東方教會人士堅持外,都認為:這篇「不拘誰」信經的作者,不是聖亞大納削。古老一些書上,極大多數說:這篇信經的作者,是亞大納削,有些書上說:是教宗亞大納削一世,但因這篇信經的著作時間,不能是在第八世紀以前,故今誰也不信這種說法了。現存的信經,只有拉丁譯本,而沒有希臘文版本,故從略。這篇信經的作者,可能是:聖依而利(S. Hilarius Pictav.),聖奧博羅削,尼采.藍墨主教(見*19),奧諾拉多(Honoratud Arelat., 429)…..但今日最有力的主張:這篇信經,出於(法國)高盧南部,尤其在亞肋來省的一位佚名作者(a. 4430 -- 500)。後逐漸為東西教會所採用,迨至中古時代,竟與宗徒和尼采信經並稱而成為禮儀信經。Ed:Breviarium Romanum / A. E. Burn, / introd. To the Creed, (Ld. 1899)191 ss / PL. 88, 585, PG. 28, 1581 ss. 參閱0073-0074

*分成兩部份而每部份含有聖三與基督神學的信經 參閱0071-0076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076   

標題

後期-典雅的-信經

會議或書信

不拘誰信經

內容

(29)不過為了永遠的得救,一定也要忠信地相信我主耶穌基督的降生。(30)是以,正直的信仰,要我們承認: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一面是天主,一面也是人;(31)祂是天主,在萬世之前,由父的性體所生;祂亦是人,在時間內,從母的性體所生;(32)祂是完全的天主,完全的人,具有理性的靈魂,以及人的肉體;(33)按天主性而言,祂與父同等,(但)按人性而言,祂比父小;雖然,祂是天主又是人,但不是兩個,而是一個基督;(35)但一個(基督),不是因為祂的天主性,變成肉體,而是因為祂取了人性,結合在天主內;(36)完全一個(基督),不是因為天主性與人性相混,而是因為天主性與人性,合成一位(天主子)。(37)因為正如:有理性的靈魂,與肉體,合成一個人;同樣,天主與人,合成一個基督。(38)祂為了我們的救援,受苦受難,下降地府,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39)升到天上,坐於父之右側,將從那裡來,審判生者與死者。(40)迨祂來了,眾人都和自己的肉體--【都在自己的肉體內】--復活,將對自己的行為交賬;(41)那行善的人,將去永生,反之,那行惡的人,將進入永火。

(42)這是公教會的信理:除非人忠信地並堅強地予以信仰,將不能得救。

 

 

 

 

註釋

*假名亞大納削「不拘誰」(Quicumque)信經 參閱0073-0074

*分成兩部份而每部份含有聖三與基督神學的信經 參閱0071-0076

*後期-典雅的-信經 參閱0010-0076

 


 

編號

0101   

標題

論羅馬宗座的權威

教宗

格來孟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格林多人書——約於公元九六年

內容

論教會肢體中的次序

C.40.nl)...(1)我們在屬神的智識上,既有深切的了解,我們就該按茼葷ョA做那吾主在規定的時候,所命我們做的一切事。(2)這就是說:祂曾吩咐我們,舉行祭獻以及一切禮儀,不可冒昧造次或雜亂無章,但該在預定的時間和鐘點內舉行。(3)(此外),在什麼地點,由誰舉行,祂也按祂自己的極其高貴的意志,予以規定,好使一切,都在純潔聖善的方式下,按祂的旨意進行,而使祂樂意予以收納。(4) 所以,凡在規定的時間內舉行獻禮者,必受歡迎,必為幸福;因為凡遵守主誡者,必不迷途犯錯。(5)至高的司祭,有至高司祭的職權;司鐸有司鐸的地位,「肋味」執事,有肋味執事的職司,在俗教友,有在俗教友的規則,(不可一律而論)。

C.41.nl)弟兄們,我們「各人要依照自在的次第」(格前:十五,廿三)本荂]聖)善的良心,不違犯天主所規定的服務章程,來忠誠地中悅天主【有的版本:以頌謝主恩】...

C.42.)(1)宗徒們,由主耶穌基督(所派遣),為我們宣講福音;而耶穌基督,則由天主所派遣。(2)所以,天主派遣基督,基督派遣宗徒;而且,這都是出自爻主的旨意,秩序井然。(3)是以,宗徒們奉命,一方面由於我主耶穌基督[的復活,確切相信,而在另一方面,由於天主的(聖)言,堅定於信仰之中,(然後)滿懷聖神,滿懷信心地出來,宣講天主的王國,即將來臨。(4)從此宗徒們,走遍各地區,各城巿,一面宣講道理,一面選拔先進者;迨他們的精神,獲得證實後,宗徒們便建立他們,作那末來信眾的監督(即主教)和(六品)執事。

 

 

 

 

註釋

*寫信的動機,是為平息格林多人的擾亂,無理剝奪許多長老(司鐸)的神職,但書中用語,缺乏教宗應有的權威,致令人認為:這封書信的作者,不是格肋孟—羅馬教宗,而是另一位格肋孟。

Ed:【*101;102】:K. Bihlmeyer –W. Schneemelcher,Die Apostolischen Vater,Bd. 1. (Tu.1956)57;38,66,69 / F. X. Funk,Patres Aostolici,V. 1.(Tu. 1901)150S;108,172S,182 / J.B.Lightfoot,The Apost-tolic Fathers,Partl:S Cl, of Rome(Ld. 1890)121ss;35,169ss;184 / H. Hemmer,Les Pere Apostoligues,II C1. de Rome(Pa.1909)82—88—

*參看0101-0102

 


 

編號

0102   

標題

論羅馬宗座的權威

教宗

格來孟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格林多人書——約於公元九六年

內容

C. 7. n. 1)為了勸告你們,善盡職責,我們寫(這封信)....

C.58,.2)請你們接受我們的勸告(主意),免得你們將後悔莫及。

C.59)(1)如果有人不聽從基督藉我們所說的話,那麼,他們該知道:他們所犯的罪過,所冒的危險,並不是小的;(2)而我們將清白無罪。

C. 63, n.2)如果你們服從,按我們藉聖神所寫的書信去做,即按我們在這封信上所提的,有關和平與和解的勸告,去打消你們不法的妒忌心意,那麼,你們將會高興,而獲得喜樂。

 

 

 

 

註釋

*參看0101-0102

 


 

編號

0105   

標題

論聖言成為血肉

教宗

翟斐林

會議或書信

聖翟斐林與聖君理斯篤(Callistus)--信理宣誓書

內容

但加里斯篤(尚未任教宗時)引領翟斐林(教宗)本人(出來)公開地向民眾說:「我已認識(知道)一個天主基督耶穌,而且除了祂以外,沒有別的受生的,以及可以受苦者」;當時(加里斯篤)珨﹛G「不是父死了,而是子死了」(,)這樣,平民消除了永久的爭端。

 

 

 

 

註釋

*第二世紀後,羅馬依博理(不是奧利振)所著:「駁斥一切異端書」中,曾引證上述書籍;但對它的可靠性,也有人表示懷疑。Ed:P. G. 16(III), 3380 A

 


 

編號

0108   

標題

論教會的「君主」政體

教宗

高內略

會議或書信

高內略教宗致希彼廉主教書——公元251年

內容

……我們知道:高內略是由全能天主以及主基督的至聖公教會的主教;我們承認我們的錯誤;我們曾陷於虛偽而騙人,出言失信,喋喋不休。事實上我們當時,看起來,確與裂教異端份子,同流合污,但我們的心,常在教會內;(原來)我們不是不知道:有一個天主—全能之主,也不是不知道:有一個基督,祂是我們所信仰的主;還有一個聖神,還應該有一位統治公(教會)的主教。

 

 

 

 

註釋

*這是邁克西蒙,烏爾朋,以及非洲諾瓦齊(Novatiani)裂教中的人,紛紛回頭歸正,向高內略教宗宣誓的信理;教宗,乃函告非洲加答琪主教希彼廉,以表示他內心的喜悅。

Ed:Giov Mercati, Le lett ere di S. Cornelio Papa:Studi e Documenti di storia e Diritto 20(Rm. 1899)102 / PL32, 744.

 


 

編號

0109   

標題

論教會聖統制

教宗

高內略

會議或書信

致安提阿主教法比(Fabius)書

內容

所以這一個福音的保證人【諾瓦齊Novatianus】,不知在公教會中,該有一位主教嗎?有在這教會裡,但他不知道嗎?--原來,他怎(能不知這事)呢?---長老(即司鐸)有四十六位,(六品)執事有七位,五品有七位,(四品)輔祭有四十二位,而(三品)驅魔員與(二品)讀經員,以及(一品)看門員,共有五十二位,寡婦以及窮人,共逾一千五百人;凡此種種的人,天主溫良慈善,一一予以食糧。

 

 

 

 

註釋

*該書原已遺失,後在凱撒主教歐色比的「教會歷史」(V1, 434, 11)中找出。Ed:E.Schwariz,Eusebius Werks Bd. 2;PL32,765;31,741A / PG. 20,621A. Routh 3,23s.

 


 

編號

0110   

標題

論異教人的洗禮

教宗

斯德望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加爾答琪主教希彼廉書—殘存斷片--公元256年

內容

C.1)「...為此,誰若從任何異教派那裡,來到你們身邊--(回頭歸正)--那麼,你們不要重新做什麼,祇要按傳統,給他們覆手,以(接受他們的)懺悔,因為異教人本身,相與來歸,不是為領受洗禮,而祗是為與(教會)通功—和好而已」。

【希彼廉曾引證斯德望教宗的這些話,來駁斥反對他的人,接下去便說】(C.2)斯德望教宗斷定:任何異端派人所受的洗禮,即一切異端人的洗禮,是公正的--(意即有效的)--,亦是合法的。

 

 

 

 

註釋

*斯德望一世的話,被保存於聖希彼廉的書信裡。(Ep. adPompeium)。這是答覆(公元256年復活節)非洲會議,對否認異教洗禮效果的決議。對此,歐色比在他的「聖教歷史」中,說:「斯德望,並無相反教會傳統之處;他極其嚴肅地,欽准那自古所傳的道理,應予以更新,才是」(PG. 20,42A)Ed:PL32,1774B(31,1128Bs)--Rg:jr 125.

 


 

編號

0111   

標題

論異端人的洗禮

教宗

斯德望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小亞細亞主教(團)書--公元256年(殘存斷片)

內容

C.18)但...基督之名,為人獲得信仰,而受到洗禮的聖化,大有裨益,竟使任何人,且不拘在什麼地方,因基督之名而受洗者,立即獲得基督的恩寵

【費米里主教,在同一封信中,也引證下列斯德望一世教宗的話】:

C.5)...斯德望所說的,正像宗徒們,禁止人再為那些來自異教中的人們付洗,而且他們(宗徒們)把這個道理傳授於後代人遵守...

...斯德望以及贊作他的人們,都主張;那在異教裡的洗禮,即使在那些自己不信聖神的人們手裡領洗者,也能獲得重生...

...他們認為..不該追問,那付洗者是誰,因為那受洗,一呼籲父、子、聖神聖三之名,就能獲得恩寵....他們說那在外面不拘在任何情形下受洗的人,因自己的心意和信仰,都能獲得(聖)洗的恩寵。

那宣稱自己承繼伯多祿宗座的斯德望(教宗),絕不為仇恨異教人的心情所激動;他賦予他們的權力,不是小小的,而是極大的,竟說他們,並堅持他們,藉著聖洗聖事,得以滌除舊人的罪污,獲得諸罪的寬恕,因著上天的重生,得成為天主的子,因著屬神洗禮的聖化工程,而進入永生。

 

 

 

 

註釋

*凱撒—加巴陶的主教費米里(Firmieianus)在他致希彼廉主教書中,曾引證斯德望教宗的話,說:羅馬教宗,曾警告西里溪亞,加巴陶溪亞,加昱濟亞以及各代理的主教們,自己將離開他們團體--(即將不和他們通功)--因為他們再為異端人授洗。

Ed:PL. 32,1218A(3,1169 Cs)1206B,1209,1210,1217。

 


 

編號

0112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狄尼修

會議或書信

致狄尼修亞歷山大主教書--公元265年(殘存斷片)

內容

C.1)這是正直的,討論(如何)駁斥他們;蓋他們把天主教會所宣講的最偉大的「一神」道理--(一神體制)--拆散分裂成為三個德能,三個分開的的位格(hypostases),三個天主性,而予以摧毀無遺。因為我們聽說:有些在你們那裡施訓、宣講聖道的人們,竟成為這種意見的導師;我可以這樣說,他們確是攻斥撒巴利的謬論中心,(卻過了火)。原來,撒巴里褻聖妄言:子就是父,父就是子;而他們卻恰恰相反,他們好像宣講三個天主,因為他們把三位一體的天主,分成彼此完全分離的三位。其實,聖言必須與天主聖三,合而為一,而聖神亦(必須)留住在天主內:如此,三位合為一個天主,這就是說:三位好像都在頂點,總歸於一個全能的天主(父)。原來,馬欺翁(marcion)的主張是愚蠢的,他把一個神體制,分成三個原始;這固是魔鬼的而不是基督的真實徒弟的道理,或是說:他們的邪說,與救主的教訓,完全不合。的確,他們明知:聖經上,固有所記載聖三(的道理),但「三個天主」,無論在古經上、或在新經上,都沒講過。

 

 

 

 

註釋

*該書的寫作時間,不會在公元260年底之前;它的目的,是為針對「三個天主」(Fritheistae)與撒白里(Sabelliani)異端。書中一部份,由聖亞大納削所保存(De decretis Nicaenae Synodi C.26)。

Ed:H.G.Opifz, Athanasius Werks 2 / 1 (Blr. – Lp. 1935)22 / PG 25, 461 Css / Routh 3, 373 – 377. - Rg:JR 136.

*參看0112-0115

 


 

編號

0113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狄尼修

會議或書信

致狄尼修亞歷山大主教書--公元265年(殘存斷片)

內容

C.2)但這一種人的錯誤,也不是小的,他們想:必有一「子」,而認為這個「子」成為主,一如其他真正地受造之主中的一個主。其實由聖經為證,子既是受生的,那麼,「子」理應不是受造的,或受作的。所以誰若說,「主好像是受造作的」,那不是小的,而是極大的失敬。因為假設子是受造的,那麼,祂從前有一時候是不存在的:可是(事實上),祂是--(永遠)--常常存在的;一定,祂是常在父內存在的(若:十四,十),一如祂所宣稱的。而且,如果基督就是聖言,那麼,祂(一定也)就是智慧,是德能,(蓋聖經稱基督是屬神的德能—若:十四;格前:一,廿四—一如你們自己知道的)。的確,祂是天主的德能。為此緣故,假設子是受造的,那麼,曾有一個時間,祂是不存在的:這樣,曾有一個時間,天主沒有德能,那是極不合理的。

 

 

 

 

註釋

*參看0112-0115

 


 

編號

0114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狄尼修

會議或書信

致狄尼修亞歷山大主教書--公元265年(殘存斷片)

內容

我們對這些在你那裡的人們,還說什麼呢?他們充滿(聖)神,很聰明,竟附和那「說子是受造的」邪說!依我來看,這邪說的,領袖們,一點也沒有注意到這些(聖經的記載),所以,他們完全與真理,背道而馳;他們所理會的,和聖經的預言所欲表達的意思,完全不合。是的,按聖經所載:「上主造了我作為祂各種行動的開始」--(七十賢士版:箴:八,廿二)--但思高版:「上主自始即拿我作祂行動的起始,作祂作為的開端」--其實,一如你們所知的:「造」字的意義,不一而定。而這裡的「造」字,不可被理解為「造作」之意,原來「造」與「作」,並不相同。按申命記所載:「愚昧無知的人民,...祂不是生育你,創造你,使你生存的大父嗎?」(申:卅二,六);這是梅瑟在申命紀上,以詩歌體裁,向民眾說話。同樣,也可以拿這樣的話,責怪他們說:「愚昧無知的人哪!難道這「一切受造物的首生者」(哥:一,十五),這「在曉明之前,自始所生者」--七十賢士版--(詠:一○九,三),這智慧所說的:「...丘陵還沒有存在以前,我已受生」--(箴:八,廿五)--者,竟成為受造之物嗎?再者,聖經在多處(所載的,祗有)「子是受生的」,而沒有「子是受造的」。由是觀之,子是無可言喻地由父所生;若把「子之受生」,妄說為「子之受造」,那顯然是錯誤的。

 

 

 

 

註釋

*參看0112-0115

 


 

編號

0115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狄尼修

會議或書信

致狄尼修亞歷山大主教書--公元265年(殘存斷片)

內容

C.3)所以,這可奇妙的一個天主的性體,也不該被分為三個天主性體;而且,主的尊位以及主的無上偉大性,也不該用「造作」字眼來予以減小,但該相信天主全能之父,以及祂的(聖)子,基督耶穌以及聖神。而聖言與三位一體的天主,合而為一;這就是祂(基督)所說的:「我與父原為一體」,又說:「我在父內,而父在我內」(若:十,卅;十四,十)。這樣,天主聖三,以及三位一體的道理,才會完整。

 

 

 

 

註釋

*參看0112-0115

 


 

編號

0117   

標題

論婚姻的不可拆散性

教宗

瑪策林

會議或書信

衣里白會議(Illiberitanum)

內容

同樣,那離開教友奸夫而另嫁他人的教友婦女,禁予為人所娶;誰若娶她,那麼,除非他在離開此世之前,或除非迫於病危的需要,不得通功-(領受(聖)體)(Can. 9)。

 

 

 

 

註釋

*該會議的開會地點,在今之格拉那郊外,但其日期不詳。會中頒佈神職班的獨身律,這似乎是教會最古老的法律。

*Ed:Bruns 2,3,5,12 / Ma 2,10C / PL 84,303-310。

*參看0117-0121

 


 

編號

0118   

標題

論神職班的獨身

教宗

瑪策林

會議或書信

衣里白會議(Illiberitanum)

內容

主教或其他任何神職人員,或把姐妹,或把祗獻身於天主的貞女,留在身邊;其她外人,絕不得留在身邊。(Can.27)

 

 

 

 

註釋

*該會議的開會地點,在今之格拉那郊外,但其日期不詳。會中頒佈神職班的獨身律,這似乎是教會最古老的法律。

*Ed:Bruns 2,3,5,12 / Ma 2,10C / PL 84,303-310。

*參看0117-0121

 


 

編號

0119   

標題

論神職班的獨身

教宗

瑪策林

會議或書信

衣里白會議(Illiberitanum)

內容

(會議)樂意於全體主教,長老--(司鐸)們以及六品執事,或所有在職的神職人員,節制自己與配偶(同房)而生育子女。不拘誰若不這樣做的,則不得享受神職榮譽。(Can.33)

 

 

 

 

註釋

*該會議的開會地點,在今之格拉那郊外,但其日期不詳。會中頒佈神職班的獨身律,這似乎是教會最古老的法律。

*Ed:Bruns 2,3,5,12 / Ma 2,10C / PL 84,303-310。

*參看0117-0121

 


 

編號

0120   

標題

論聖洗與堅振

教宗

瑪策林

會議或書信

衣里白會議(Illiberitanum)

內容

一個受過完整洗禮而未重婚的信友,可以為航海的旅客付洗,或若附近沒有聖堂而有望教人處於病危之中,他可授予洗禮;但若病人痊癒,則該領他到主教身邊,好給他覆手而完成洗禮。(Can.38)

 

 

 

 

註釋

*該會議的開會地點,在今之格拉那郊外,但其日期不詳。會中頒佈神職班的獨身律,這似乎是教會最古老的法律。

*Ed:Bruns 2,3,5,12 / Ma 2,10C / PL 84,303-310。

*參看0117-0121

 


 

編號

0121   

標題

論聖洗與堅振

教宗

瑪策林

會議或書信

衣里白會議(Illiberitanum)

內容

如果(六品)執事管理(教)民,在沒有司鐸的情況下,為人付洗,那麼,主教該以祝福來成全他們;如果他們提前去世,那麼,按他所信的信理,他將可能是(正義)無罪的。(Can.77)

 

 

 

 

註釋

*該會議的開會地點,在今之格拉那郊外,但其日期不詳。會中頒佈神職班的獨身律,這似乎是教會最古老的法律。

*Ed:Bruns 2,3,5,12 / Ma 2,10C / PL 84,303-310。

*參看0117-0121

 


 

編號

0123   

標題

論異教人的洗禮

教宗

西爾一世

會議或書信

亞雷拉(Arelatens,Arles)第一屆會議──公元314年八月一日開幕

內容

至於非洲人,他們應用自己的法律,如有人從異教中來到教會裡,他們就問他信經(中的道理),而為他們重行洗禮,(但)若他們明知:他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而受洗,那麼,他們祗給他覆手,使他領受【聖】神;如果問他聖三(道理)而不予回答,那就給他付洗。(Can.(8)9)。

 

 

 

 

註釋

*該會議特別討論道納篤(Donatista)異端人。

*Ed:Turner 1/ II/ III(1939)387【=c.9】/ Grat. Decr. P. III dist. 4c109(Frdb. 1, 1395)。

 


 

編號

0125   

標題

尼采信經

教宗

西爾一世

會議或書信

第一屆尼采大公會議--公元325年六月十九日至八月廿五日

內容

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全能之父,一切有形與無形之物的造作者。

--(我們)又信一個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由父所生的獨生子,這就是:由父的性體所生,是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受生而非受造,與父同一性體;無論在天上或在地上的萬物,都是藉著祂而造成的,衪〔為了我們人類〕,並為了我們的得救,(從天)降下,成為血肉,而成為人;衪受苦受難,而在第三日復活,(且)升了天,將要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

--我們又信聖神。

 

 

 

 

註釋

*這是信理方面最負盛名的定斷。諸如歐色比(PG.20, 1540BC),聖亞大納削(PG.26, 817B),聖巴西略(PG.32, 548C)都引證過這段最傑出的信經。以後如加千陶會議,曾以尼采會議為榜樣,亦制定信經格式,特別為主教宣誓信理之用。在尼采信經的許多拉丁譯本中,最出名者,要算聖依而利,(PL.10, 536A)的譯文,還加上希臘文的咒咀語辭,兩相對照,稍有出入。

*參閱0126

 


 

編號

0126   

標題

尼采信經

教宗

西爾一世

會議或書信

第一屆尼采大公會議--公元325年六月十九日至八月廿五日

內容

誰若說:「(衪起初)不存在,(後來)才存在」,還說:「衪在受生之前,是不存在的」,又說:「衪是從不存在中而受造的」,或說:「衪是從其他性體或從其它要素〔受造的,或〕是說:〔天主之子〕,是可以變換的,或可以變更的」,凡此種種人們,公教會一律予以咒詛,(開除教藉)-(予以絕罰)。

 

 

 

 

註釋

參閱0125

 


 

編號

0127   

標題

論異教人的洗禮

教宗

西爾一世

會議或書信

法典(Canones,Ed:Bruns 1, 16, 19, 18/PL56, 827Css)

內容

至於那些自稱為清白的加打(Catharus)人-(即諾瓦濟人)-,如有人回歸公教會來,那麼,這神聖的大公會議,願意他們,領受了覆手禮,仍留在神職班中。但他們宜當眾書面承認這公教會,宗徒的教會所接受所隨從的一切信理。這就是說:那,些重婚者以及那些在教難中失足-(背教)的人亦應予以通功:(Can.8)

 

 

 

 

註釋

*參看0127-0129。

 


 

編號

0128   

標題

論異教人的洗禮

教宗

西爾一世

會議或書信

法典(Canones,Ed:Bruns 1, 16, 19, 18/PL56, 827Css)

內容

至於保祿主義(Paulianistae)的人們,若他們投奔公教會來,那麼,大會業已宣判:應用盡方法,給他們付洗。如果他們過去是神職人員,當然,要是他們無玷的,無可指摘的,那麼,先給他們付洗,然後由公教會的主教,授予聖秩。(Can.19)

Can. 1.Casfratio, vd S128a-

 

 

 

 

註釋

*參看0127-0129。

 


 

編號

0129   

標題

論送臨終聖體事

教宗

西爾一世

會議或書信

法典(Canones,Ed:Bruns 1, 16, 19, 18/PL56, 827Css)

內容

至於臨終的人們,如今也該遵守古代的律法和章程;即:誰若出離肉身,絕不讓他缺去必要的臨終聖體。一個無望於生活的人,獲得通功,而參與祭獻,如再獲得康復,則應被列於那些祗獲祈禱通功的人數中,一舨說來,任何處於病危中的人,若要求與教會通功的恩寵,則主教也許由於他的奉獻,都該給他通功。Can.13(12)

 

 

 

 

註釋

*參看0127-0129。

 


 

編號

0132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猶理斯(Julius)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安提約人書--公元三四一年

內容

因為如果他們完全是有過錯的,一如你們所說的,那麼,按教會的典章,也不該這樣予以判斷。(你們)該給我們眾人寫信,好使我們眾人, 以公正的判斷。因為,(若)主教們遭難,那麼,那受到困擾的教會,不是平常的(教會),而是那宗徒們自己管理的教會。但是,特別有關亞歷山大的教會事,為什麼(你們)沒有寫信給我們呢?你們豈不知道這個習慣:先該寫信給我們,然後才予以公正判斷嗎?是的,如果某城主教,陷於這種疑忌(的陷阱),則(其他主教)該向這個(羅馬)教會寫信(請示,才是)。(22)。

 

 

 

 

註釋

*Ed:Cou E385B / PL8, 906A / PG25, 305Ds。

 


 

編號

0133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猶理斯(Julius)一世

會議或書信

賽理清會會議--公元三四三至三四四年?(C.Serdicence)

內容

奧修思(Osius)主教說:這【也該加上去的】,即:一個主教不該從一個省區,跑到另一個主教所轄的省區去;但受到自己弟兄(同道)邀請的主教,不在此限,蓋我們不要人家看我們,把愛德的門關上了-。這也該預先顧到的;即:設若某省區的主教,與某一同道主教,發生齟齬-爭執,那麼,不要從他們的省區,而要從別的省區,召集主教來(評理)-設若某主教在芋件事上受判而且以為有理由,要求重新審判,那麼,要是你們樂意的話,請(我們)大家記起,對至聖伯多宗徒的尊敬;即:或由當事的主教們,或由蟀棪洈漸D教們,上書(稟呈)羅馬主教(處理)。若羅馬主教核准:該重新審判,那麼,他會委派判官去處理。但若羅馬主教裁決:維持原判,那麼,該案業已定案,(無由上訴)。請問:大家贊成這樣做嗎?大會回答說:贊成。【Can. 3a, vel 4(Isidor)】。

 

 

 

 

註釋

*公元三四三年秋季,或三四二年,業已按大公會議的方式,召集會議,但其結果,與其性質,並不相符。各種版本所載的會議典章,在編組方面,頗不一致,今日學者鏗定:它們的原文,是希臘文,而不是拉丁文。

*Ed:Turner 1 / 2 / 3(1930)455-457 / PL56, 775, C5. 832;84, 116

*參看0133-0135

 


 

編號

0134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猶理斯(Julius)一世

會議或書信

賽理清會會議--公元三四三至三四四年?(C.Serdicence)

內容

高敦濟(Gandentius)主教說:如果大家贊成的話,該加上你們說的充滿聖德的這個主張,即:幾時某一位主教受到薊韖D教的裁判而免職,宣佈向羅馬城(主教)上訴,那時,那在他同一座位上的主教,在那位 被免職的主教上訴之後,完全不該繼續他的主教職位,直至羅馬主教裁決該案為止。(Isid。5)

 

 

 

 

註釋

*公元三四三年秋季,或三四二年,業已按大公會議的方式,召集會議,但其結果,與其性質,並不相符。各種版本所載的會議典章,在編組方面,頗不一致,今日學者鏗定:它們的原文,是希臘文,而不是拉丁文。

*Ed:Turner 1 / 2 / 3(1930)455-457 / PL56, 775, C5. 832;84, 116

*參看0133-0135

 


 

編號

0135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猶理斯(Julius)一世

會議或書信

賽理清會會議--公元三四三至三四四年?(C.Serdicence)

內容

奧修思主教說:但贊成的是:如若主教遭受控告,而該地區的主教團,予以審判,並褫奪他的主教地位,那麼,該主教似可一方面上訴,一方面投赴羅馬教會的至福主教;而(羅馬主教)若願意聽取他的案情,並認為理應加以審查,他便向鄰省主教們頒發詔書,飭令他們再加以用心覆審,並按真理的信仰,了結案子才是。

如誰請求羅馬主教再開庭聽審自己的案子,而獲允所求,他便派遣他近身的長老(司鐸)(為特使),前來主審,那麼,他之所願,以及他之所思,將具有主教的權力;即他如認為:應委派若干人出席,與主教們一起,予以審判,那麼,他們擁有那特使的權力,將任意行事。但若特使認為:主教人數已夠,可以了結案子,那麼,他按自己極其賢明的主意,行使他自己的裁判權。

 

 

 

 

註釋

*公元三四三年秋季,或三四二年,業已按大公會議的方式,召集會議,但其結果,與其性質,並不相符。各種版本所載的會議典章,在編組方面,頗不一致,今日學者鏗定:它們的原文,是希臘文,而不是拉丁文。

*Ed:Turner 1 / 2 / 3(1930)455-457 / PL56, 775, C5. 832;84, 116

*參看0133-0135

 


 

編號

0136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權

教宗

猶理斯(Julius)一世

會議或書信

大會上猶里斯一世教宗書--公元三四四?年

內容

如果主的司鐸-(司祭)-們,把任何省區的每一件(大)事,報告元首,(即)報告伯多祿宗徒的(聖)座,那麼,這似乎是最好最合適的事了。

 

 

 

 

註釋

*Ed:A Feder:CSEL65, 127 / CouE395 / Ma C340B / HaCl, 653C。

 


 

編號

0138   

標題

論理博教宗的「正宗性」問題

教宗

理博

會議或書信

致東方教會主教書──公元三五七年

內容

為了謀求各地教會的和平和諧起見,我在接到你們從亞大納削及其由他人之名開始,而至那令人念念不忘的博理主教之名為止的信件之後,我就隨從先人的傳統,立即從我身邊,派遣羅馬城的長老們:盧丘思(Lucius),保祿與厄略農(Helianus),前往亞歷山大城,敦請上述的亞大納削,到羅馬城來,俾能當面,按茞{有的教會紀律,對他有所決定。同時,我也藉茪W述的長老們送信給其他的人,說:如果他不來羅馬,那麼,他該知道,他和羅馬教會,斷絕通功了。迨上述長老們回來報告說:他不願意來羅馬。之後,我就按你們給我們的書信,即你們論及亞大納削的書信,給你們寫了這封同意的書信,好使你們知道:我和你們眾人,以及全公教會的主教們,維繫和平,而那上述的亞大納削,不拘和我或和羅馬教會,即使在教會的書信來往上,也斷絕了「通功」。

 

 

 

 

註釋

*由於亞大納削的鐵證,(P. G. 25, 741 et Sozomeni, pg. 67, 1152)這是一定的,即,理博教宗,因不堪流徒之苦,切望回歸羅馬,曾對半雅略異端的會議所制定的「信經」,提出控訴,並把尼采會議中的信理保尷怴邽t亞大納削,開除教籍。因此遂發生理博教宗的「正宗性」(Orthodoxia)問題。這從他的各項文獻上,不難予以澄清:

(一) 理博教宗的書信(見*138, 141-143)(PL10,679ss, 688-695)

(二) 西敏熙第一式信經(Formnla Sirmiensis I)見*139s其希臘原文見:PG26, 736-740,PG67, 280-285,而其拉丁譯文,見:PL10,509-512。

(三) 安提約基第二式信經,見PG26,721;PG67,201;PL10,502

(四) 西敏熙第三式信經:拉丁文見:PL10,490-500

*參看0138-0143

 


 

編號

0139   

標題

論理博教宗的「正宗性」問題

教宗

理博

會議或書信

西敏熙第一式信經(a.351)──公元三五七年由理博教宗簽署

內容

-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全能之父,是創造者,【造作者】上天下地的一切父性,都是由祂而得名的。(弗:三,十五)。

-以及祂的【獨】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在萬世之前父所生,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上天下地的萬物,無論有形無形的都藉祂而(造)作成的;祂是(聖)言、智慧、德能、生命及真光;祂在末世,為了我們,取了肉軀,而從聖童貞出生,且被釘在十字架上,死而乃瘞;且祂於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升到天上,並坐於父之右側,將於世界終盡時(降)來,審判生者與死者,並按各人的行為,施以酬報;祂的王國,沒有盡期,萬世無疆。因為祂不僅在此世,且亦在將來,常坐於父之右側。

-以及聖神,即祂在升天之後,預許於宗徒們的的施慰之神。祂曾遣聖神教導他們,並把一切都告訴他們;而且,所有真誠信仰基督的靈魂,也都藉著祂而成聖的。

 

 

 

 

註釋

*上文由依拉留主教譯的拉丁文中譯出;【】括號中的文字,指與希臘原文差別處。

*參看0138-0143

 


 

編號

0140   

標題

論理博教宗的「正宗性」問題

教宗

理博

會議或書信

西敏熙第一式信經(a.351)──公元三五七年由理博教宗簽署

內容

1但誰若說:子從不存在中,或從別一種性體,而不從天主所生,且曾有一個時間,或一個世紀,祂是不存在的,那麼,他要知道,他與聖而公教會,背道而馳。

2 【所以同樣我們說】:誰若說父與子(是)二個天主,他應遭受絕罰-即應予開除教籍。

3 而且,誰若說:一個天主,而不信認基督是在萬世之前,是天主之子,而在造作萬物的事上,為父服務,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4 凡膽敢說,不可受生的天主,或祂的一部份,從瑪利亞出生者,予以絕罰。

5 而且,凡說「子」,按其「預知」或「預定」,是瑪利亞而不是在萬世之前,由父所生而在天主硍前,且萬物即藉此而生者,應予絕罰。

6 凡說:天主的性體受到伸展和緊縮者,應予絕罰。

7 誰若說天主的性體受到伸展,便成天主之子,或稱天主性體的擴大處為(天主之)子-【一如他所被視為這樣的】-,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8 凡說那蘊於內心的「言」或那發出來的「言」(Institum vel Prolativum Verbum)就是天主之子者,應予絕罰。

9 誰若說那出自瑪利亞的「子」,祗是人而已,他應遭受絕罰。

10 誰若說:天主與人,從瑪利亞出生,要這樣領悟:不可受生的天主,(從瑪利亞出生),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11-依爾利的譯文:誰若一聽到:「聖言成為血肉」,就以為:「聖言受變而成為血肉」,或說:聖言受到變化後才攝取肉軀,那麼,他該遭受絕罰。

12 誰若一聽到天主的獨子【獨生子】,被釘在十字上,便說:祂的神性,遭受了破壞、或遭受了苦難、變更、減損、殺害,那麼,他該遭受絕罰。

13 【14】誰若認為:「讓我們..造人」(創:一,廿六),這不是父對子說,而是天主自己對自己說這句話,那麼,他該遭受絕罰。

14【15】誰若認為:不是子顯現起來,對亞巴郎說話(創:十八,一-),而是那不可受生的天主,或是祂的「部份」,那麼,他該遭受絕罰。

15【16】誰若認為:那好像一個人同雅各伯搏隤滿]創:卅二,廿五),不是子,而是那不可受生的天主,或是祂的「部份」,那麼,他該遭受絕罰。

16【17】誰若認為:上主從上主那裡,降下火雨(見創:十九,廿四)這並不意指:父及子,而指:上主自己從自己,降下火雨,那麼,他該遭受絕罰,因為(事實上)上主、子從上主-父那裡下火雨。

17【18】凡說:「上主與上主」,「父與子」是兩個「天主」者應予絕罰,因為上主從上主(所生)。誰一聽到上主-父,同樣,上主-子,即上主-父與子,便說:這是兩個天主(因為上主從上主處,降下火雨),受絕罰。因為,我們不是使子和父平等,也不是把子和父相比,而是我們意指:于是主格。其實,子若沒有父的意旨,不會降到索多瑪城來,也不是由於自己,而是由於上主,即由於父的權力,降下火雨;祂坐於父之右側,也不是由於自己,而是祂聽到父說:「坐於我的右側」(詠:一○九,一)。

18【19】凡說:父及子及聖神共有一個「位」者,應予絕罰。

19【20】凡說:聖神-施慰之神是不可受生的天主者,應予絕罰。

20【21】-耶穌說過:「我也要求父,祂必會賜給你們另一位護慰者」(若:十四,十六)所以,凡說:主,一如祂所教導我們的,沒有從子那裡,賜給另一位護慰者,應予絕罰。

21【22】凡說:聖神是父的或子的一部份者,應予絕罰。

22【23】凡說:父及子及聖神,共是三個天主者,應予絕罰。

23【24】按聖經所載:「我是元始,我是終末,在我以外,沒有別的神」(依:四四,六)。誰若說:猶太人認為這是說來為摧毀偶像,摧毀天主在萬世之前所生的獨生子,那麼,他該遭受絕罰。

凡說:子是受造物之一,由於天主的旨意所造成者,應予絕罰。

凡說:父不願意生子而生了子者,應予絕罰;因為父之生子,不是不願意而受迫,或由於本性的需要所迫,不願意生子而生子,而是祂願意,沒有時間(限止),且曾表明、祂之生子,不是受外來的(影響),而是由於自己。

誰若說:子是不可受生的,且沒有開始的,這好像是兩個天主,那麼,他該遭受絕罰;因為元首-即萬物的元始是子;而元首-即基督之元始是天主;這樣,我們把萬有,藉著子,虔誠地歸到一個沒有元始的萬有元始。

而且同樣,我們堅定於基督精神的想法,說:如果誰,不說基督-天主的天主子,在萬世之前服事父,且為父服務,造成了萬物,成為【萬物的造作者】,而說,那由瑪利亞所生者,因此那被稱為基督,亦被稱為子者,亦有開始成為天主的時刻,那麼,他該遭受絕罰。

 

 

 

 

註釋

*上文由依拉留主教譯的拉丁文中譯出;【】括號中的文字,指與希臘原文差別處。

*參看0138-0143

 


 

編號

0141   

標題

論理博教宗的「正宗性」問題

教宗

理博

會議或書信

致東方主教團書(Pro deifico)--公元三五七年

內容

【依拉留的開場白是這樣的:】理博教宗,在他做了或預許了這些事之後,便被遣流徒,他認為,凡此一切,都成炮影,乃致函於那些背信的雅略異端人,因為他們,對聖亞大納削正宗主教,抱著不公平的主張:

【理博的書信:】

(1)為了對天主的敬畏,你們的信德,不僅為天主,且亦為「主愛的人」(路:二,十四)所賞識。正如律法所載:「人子們,你們該審斷公平」(詠:五七,二)+;我並不辯護亞大納削,但因我的前任,值得留念的猶理斯,曾收留了他;我怕,也許對於某人,我被判為背信者。可是,迨我一知道,幾時天主樂意,你們曾公正地懲罰了他,我就立即同意了你們的主張。同時,我就把有關他的信,即有關懲罰他的書信,藉著我們的弟兄福多那(Fortunatianus)的手,轉呈公斯當定皇帝。因此,我先把亞大納削,和我們眾人斷絕通功,連我的書信也不寄給他,然後我說:我和你們眾人,和所有東方教會的主教們,既和所有的省區,保持和平而團結一致。

(2)事實上,為使你們更真實地知道我在這封信上,是在講真正信理,那我的仁兄,我的同人德莫非(Demofilus),因為他好心,屑把你們的,也是公教會的信理,即那在敏熙,為眾仁兄以及我們的同仁-主教們所講的,所陳述的,所接受的信理【-這是背信的雅略道理,我曾說明這不是背教的道理,理博接下去說:-】(這括號內的插句,不是依拉留的,而是抄寫這封信的人的話-Cf. A. L. Feder:SBWien AK, Ph-h.kI. 162 / 1v(1910)123)即為一切在場的人所接納的信理,給我講了,我就甘心予以接納。【-聖依拉留就說:理博應受絕罰;理博,我對你說:你和你的同夥,應受絕罰!】我絕不反對你們,我(完全)同意你們的主張;我隨從了,我堅信了這個主張。(-這裡,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你說:背信的理博,你應遭受絕罰-)誠然,我已相信,我該請求你們,讓我從流徒處回來,再坐在那天主所給我的座位上吧,因為你們業已預知,在一切事上,我為你們是適宜的,請你們讓我,和你們大家同心同德地合作吧。

 

 

 

 

註釋

*參看0138-0143

 


 

編號

0142   

標題

論理博教宗的「正宗性」問題

教宗

理博

會議或書信

致烏沙丘、瓦楞斯、日彌丑書--公元三五七年

內容

(1)因為我知道:你們是和平之子,也愛好公教會的和諧團結,所以-我說,由天主作證-至愛的弟兄們,我不是迫於某種需要,而是為了謀求那以殉道精神所換取的和平和諧的利益,給你們送上了這封書信。為此,你們的明智,務須知道:亞大納削原是亞歷山大的城主教,【受到我的懲罰】,在我按我所致於東方主教的書信,呈上聖皇之前,他也與羅馬教會,斷絕了通功;這是羅馬教會的長老團,可資佐證。祗是為了這個原因,我似乎遲了一些,寫信給我們東方教會的主教同仁,提及他的事,好使那些從羅馬陪伴我的使者,或是那些曾被充軍的主教們,更是可能的話,也一起同他們,從流徙處召面。

(2) 但我願意你們,也要知道:我曾吩咐福多那弟兄,把我所致於東方主教們的書信,轉呈至仁至慈的皇上,好使他們知道:他們自己連同亞大納削,一起和我斷絕通功。我相信,他的慈悲,為了和平利益,將樂意接受我的書信...你們深知:我之所作所為,完全是出自於我清白無罪的好心。為此,我給你們寫了這封信,並指著全能天主以及祂的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請求你們去,請求偉大的【至仁至慈的皇帝】公斯當定,為了你們的孝愛,常常歡耀的和平和諧的利益,命我回到由天主所交給我的教會裡來,好使羅馬教會,在他的時期內,不會遭受任何折磨...

 

 

 

 

註釋

*參看0138-0143

 


 

編號

0143   

標題

論理博教宗的「正宗性」問題

教宗

理博

會議或書信

致文生書──公元三五七年

內容

(2)但我相信,我該向你們表明的是,我曾脫離了那個對於亞大納削的爭執,而因他的名字,給了東方主教同仁們寫信。因此,請你們全體主教,就在這岡巴尼集會,並把我這封信,向他們委婉陳述,因為祗要天主願意,為我們到處都是平安。請你們就從你們的人數中,向至仁至慈的皇帝上書,稟明我們一心一德,和平相處;這樣,我也可能從憂苦中解放出來...願我們同所有的東方主教,也同你們,和平相處...

 

 

 

 

註釋

*參看0138-0143

 


 

編號

0144   

標題

論天主聖三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東方主教書(斷片)──公元三七四年左右

內容

弟兄們,那個「恩寵」,那個s取人世一切血性智慧的「葉利谷」(Hierico)沒有衰頹也沒有復興-(即沒有盛也沒有衰-(萬古常新)的奧蹟-因為所有的人,都同心同口,信認一個德能,一個尊威,一個神性,一個三位一體的天主聖三,而成為一個不可分離的權能。但我們信認:天主有三位,並不回或有所減損,而是常存不變,也沒有權力方面的等級或時間方面的(前後)差別;我們說聖言受生(於父),但這也不是消逝的「言」,也不是不完全的「言」;祂並不缺少位格,或父的性體,或神性的滿盈;而且「子」在作為方面,或權力方面,或任何方面,並沒有不相似天主之處,祂並不是出自他處,而是受生於天主;祂並不是假(天主),而是生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出自真光的真光;誰也不該妄想:祂與(真天主)相比,有所遜色,或有所不同,因為(天主)獨生子,有【...天主的性體】,兼具永光的光輝【參閱:智:七,廿六】。事實上,按天主性的生活方式,絕不能有光而無光輝,也不能有光輝而無光。子亦是父的肖像;故誰看見了子就看見了父(若:十四,九);祂為了救贖我們的綠故,曾從貞女出生,而為犯罪的真人類,成為真人之一。-(原文為完全的人,即具有靈魂和肉身的真人)-所以,弟兄們,我們信認天主之子,一方面是完全的【天主,一方面】攝取了完全的人(性)(而成為真人)。

 

 

 

 

註釋

*按薛瓦茲(E. Schwartz)的意見,這三個斷片,是屬於于同的書信(約於公元三七二至三七八年);但按利爵(M.Richard)的主張,這些都是屬於同一書信的斷片。Ed:E. Schwartz:2NTW35(1936)20-PL.13, 350 / Mac 3, 460s / Cou E 495ss.

*參看0144-0147

 


 

編號

0145   

標題

論天主聖三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東方主教書(斷片)──公元三七四年左右

內容

我們也相信聖神;祂是不受造的而且祂和天主父及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具有同一尊威,同一的性體,同一的德能。因為,那為創造萬物而被遣發的(聖神),為受造之物,並不是一個不光彩的事,誠如聖先知所訓示的:「你一噓氣!即一發出(聖)神-萬物創成,你使地面,更新復興」(詠:一○三,卅);又按聖經別處所載:「天主的神造了我」(約:卅三,四),因為那在作為上以及在赦罪事上常連繄在一起的聖神,不該和天主性分離。

 

 

 

 

註釋

*參看0144-0147

 


 

編號

0146   

標題

論天主降生-駁斥亞博理人的邪說(Apollinarista)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東方主教書(斷片)──公元三七四年左右

內容

的確,我們驚奇:在我們人中,聽說有些人,對於聖三,似有虔誠的了解,但對我們救援奧蹟的想法,並不正直。因為他們說:我們的主救主:從童貞瑪利亞出生,並不完全的;換言之,祂曾攝取人(性),而成為一個沒有感情-感覺-的人唉,在這種想法上,這和雅略人的異端邪說,多麼接近啊!雅略人說:這在天主之子的天主性,是不完全的,那就是天主不完全的恩賜,而我們的救援,也隨之而為不完全的,因為那得救的人,並不是完全的人。那麼,聖經所載的真理何在?因為主說:「人子來,是為救援那喪亡者」(瑪:十八,十一)。所謂完全的人,即具有靈魂和肉身,具有感覺,具有自己性體的全部人性的人。所以,如果完全的人(性),在他們(原祖父母)身上,喪亡了,那麼,那喪亡了的,務必予以救援(受到康復),因為救主在別處親自說過:「..我..使一個人完全恢復健康,你們就對我發怒麼?」(若:七,廿三)。事實上,人類主要的罪孽,以及全部喪亡的要點,即在於人的情感。假設人之情感,做好善與惡的選擇,那就不致死去了。為此,即知我們從前都犯了罪,那麼怎能假走,那犯罪的人類,不該到末了都獲得救援呢?但我們既知完全完整的我們,獲得救援,我們就按公教會的信仰,相信(天主之子)-是完全的天主,曾攝取了完全的人(性),而成為完整(無缺)的人。

 

 

 

 

註釋

*參看0144-0147

 


 

編號

0147   

標題

論天主聖神以及聖言之降生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東方主教書(斷片)──公元三七四年左右

內容

一如尼采大公會議所斷定的,我們要竭盡一切,亳不含糊地堅持信理,(也毫不)花言花語,或支吾其詞的信仰那同是永遠,同具一個性體的聖三;我們不在任何方面歧視(分離)聖神;祂在德能、尊榮、尊威、神性,以及一切事上,完全和父及子相等,我們連同父及子,一同敬重聖神;我們也這樣敬重天主聖言的滿盈;祂不是一發即逝的「言」,而是受生的「言」;祂不是留在父內,湮歿無存,而是祂永遠到永遠,完全永存,這就是說:我們相信:祂(聖)言)曾取了完整的「罪人」而救了罪人-

 

 

 

 

註釋

*參看0144-0147

 


 

編號

0148   

標題

論聖言成為血肉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安提約主教保利諾書──公元三七五年

內容

(我們)該信的是:智慧本身,天主的(聖)言-(聖)子,曾取了肉軀、靈魂、感官;祂是完整的亞當,而且,我更明白地說,祂曾取了我們完全的、舊的、而沒有罪的人。正如我在相信祂曾取了人的肉軀時並不立即加上一句說,祂也取人性的有罪的私慾,同樣,我們說祂取了人的靈魂以及人的情感時,我們並不立即說,祂也隸屬於人的思想方面的罪惡。但是,誰若說:聖言為了人性的情感而在主的肉軀內生活著,那麼,公教會便要予以絕罰;同樣地,誰若相信在救主內,有兩個子即在降生成為血肉之前,是一個子,而從貞女取了肉軀之後,卻是另一個子,而不信聖子降生前後,是同一天主之子,那麼,他亦該遭受絕罰。

 

 

 

 

註釋

*(Ed:PL13,356ss)

 


 

編號

0149   

標題

懲罰亞博理的邪說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東方主教書──公元378年左右

內容

所以,你們要知道:褻聖的弟木突,是亞博理異教人的無知之徒;我們業已懲罰了他以及他的失敬的教條;我們也不准他的餘黨,在其他事上藉任何理由而背信失義:因為基督天主之子我們的主,用祂本身的苦難,賜予我們人類,極其圓滿的救恩,使整個人類,從罪惡中解放出來。誰若說祂在天主性面,或在人性方面,有所虧損,那麼,他就給「子」本身證明,他是充滿著地獄裡的惡魔精神。因此,你們為什麼再向我問及弟木的懲罰呢?他和他自己的師傅亞博理,已為這宗座的審判,(一起)受罰了...

 

 

 

 

註釋

*參閱:(一)希臘文-PG82, 1220 (二)拉丁文:PL13, 369。

 


 

編號

0150   

標題

君士坦丁信經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君士坦丁堡會議第一屆大公會--公元三八一年五月至七月卅日

內容

我信-【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全能的父,天地萬物,無論有形無形,都是祂所創造的。

又(信)一個主耶穌基督,天的獨生子,且在萬世之前,由父所生,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受生而非受造者,與父共是一個性體:萬物藉著祂而造成的;祂為了我們人(類),並為了我們的得救,從天降下,且因聖神(且)由童貞瑪利亞,成為肉軀而成為人-【成為有人性的人】-祂也為了我們,在邦西奧比拉多權下,受難而被埋葬,且按聖經所載,於第三日復活,且升到天上,【並】坐於(聖)父之右,且將再要來臨,帶著榮耀,審判生者與死者;祂的王國,將永無盡期。

又(信)聖神,是主是具生命者;祂由父及子所共發;祂與父與子,同受欽崇-【共受欽崇】-同受榮耀。又(信)一個聖而公教會,從宗徒傳下來的。我信-【我們相信】-一個赦罪的(聖)洗。且我期望-【我們期望】-死人的復活,及來世的生命。阿們。

 

 

 

 

註釋

*一百五十位教父(教長)主要地定斷了聖神的神性,以攻斥馬千陶人的謬論

(一)這不是由尼采信經擴展而成;(二)信經中有關聖神的信理:聖神由父「及子」所共發;這「父子」二字之插入,其中經過情形,相當複雜,直至公元一二七四年里昂第二屆大公會議,以及公元一四三九年弗勞楞斯會議時,才為拉丁教會與希臘教會所贊同。(見*八七五與一二五○)

*參考書:羅馬禮儀書【VII】IX;羅馬彌撒經書。

 


 

編號

0151   

標題

對「隸屬」與「妥協」異端的懲罰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君士坦丁堡會議第一屆大公會--公元三八一年五月至七月卅日

內容

-(由小狄尼削譯成拉丁文)-在皮低尼的尼采集會中,由318位教父所斷定的信理,不該予以違犯,但該果決穩定,堅信不移,並該絕罰一切異端,尤其是:歐諾米或亞諾米異端,雅略或歐陶瑕異端,馬千陶或那拒信聖神的異端,賽伯利與馬千利異端,以及福帝虐與亞博利異端。

 


 

編號

0152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公教會的主教們,在羅馬集會後,加上有關聖神的信條】。又因以後,邪說猖獗,竟有人褻聖地說:聖神藉「子」而受造: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53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我們絕罰那些人,因為他們不是出自完全的自由宣稱,祂(聖神)是與父及子,具有一個權能,一個性體。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54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2)我們也絕罰那些人,因為他們隨從撒伯里Sabellus的錯誤,說父就是子。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55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3)我們絕罰雅略和歐諾米(Eunomius),因為他們來自雅略和歐諾米(Eunomius),因為他們,言語雖然不同,而以同樣的失敬,說:子與聖神是受造者。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56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4)我們絕罰馬千陶人(Macedoniani),因為他們來自雅略的後裔,名字雖然不同,而他們的謬論,卻毫無差別。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57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5)我們絕罰福底虐(Photinius),因為他使厄皮奧(Ebio)的異端,死灰復燃,相信主耶穌基督,祗由瑪利亞(出生)。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58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6)我們絕罰那些人,因為他們說:有兩個子,一個子,是在萬世之前;而另有一個「子」,卻在由童女得肉軀之後。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59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7)我們絕罰那些人,因為他們說:天主的「言」,處於人性的肉軀裡,代替了人的有理智有悟性的靈魂。因為「子」本身與天主(聖)言,在自己的肉軀內,不是祂代了有理智有悟性的靈魂,而是祂取了我人的無罪靈魂(即具有理智有悟性的靈魂),並拯救了我人的靈魂。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0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8)我們絕罰那些人,因為他們主張:天主的「言」-天主之子,是天主的伸展,或是天主的「匯聚」,而與父分離;祂不是自立體,且將有窮盡的。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1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9)還有那些人,我們也予以絕罰,因為他們從這些教團,走動到那些教團;他們回到他們原被建立的城多久,則他們與我們斷絕通功,也是多久。如果有人,因在各處走動而在他度生的地方,領受聖秩,那麼,他的繼承人,安息於主多久,則那離棄本鄉者的司鐸地位,也該虛懸多久。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2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0)如誰不說父是常存的,子是常存的,聖神是常存的,那麼,他就是異端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3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1)如誰不說:子是由父所生,即:子不是從父的天主性體所生,那麼,他就是異端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4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2)如誰不說:天主之子是真天主,一如祂的父,是真天主,【而且】祂一切都能【且】一切都知,【且】與父同等,那麼,他是異端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5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3)如果誰說:「子」當被建立在肉軀中,而在下土時,祂就不同(聖)父在天上了,那麼,他就是異端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6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4)如果誰說:那在十字架受難中覺得痛苦者是天主,而不是祂所穿著(帶著)的肉軀和靈魂-即祂所取的奴僕形體(斐:二,七)-一如聖經所記載的-即天主之子耶穌基督;那麼他(這樣)的說法-想法,是不好的。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7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5)誰若不說:(天主子基督)在肉軀內,坐於父之右側,將來也在肉軀內來臨,審判生者與死者,那麼,他是異教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8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6)誰若不說:聖神真真實實地出自(聖)父,一如子出自天主性體為真天主,那麼,他是異教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69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7)誰若不說:聖神一切都能幹,一切都知道,且處處都在,一如子與父一樣,那麼,他是異教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70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8)如果誰說:聖神是受造之物,或由聖子所造成者,那麼,他是異教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71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19)誰若不說:萬物-即一切有形與無形的事物,都是由父,藉著子與(自己的)聖神而造成的,那麼,他是異教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72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20)誰若不說:父及子及聖神,具有一個神性、權力、尊威、能力、一個光榮、主權,一個王國,且具有一個意志與真理,那麼,他是異教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73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21)誰若不說:父及子及聖神,是真的三位,是平等的,常常生活的,包含有形無形的一切,無一不能,審判一切,使一切有生氣,創造一切,拯救一切者,那麼,他是異教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74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22)誰若不說:一切受造之物,該崇拜聖神,一如崇拜聖父與聖子一般,那麼,他是異教人。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75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23)誰若對父對子,有正確的想法,而對(聖)神卻並不如此,那麼,他是異教人,因為我們發覺所有異教人,對(天主之)子以及對(聖)神的想法,都是不對,變成(像)猶太人以及外教人(一般)的背信之徒。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76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24)至於有人分別而論,說:天主【基督之】,與天主-祂的子,與天主聖神,這樣說(多數)天主,而不像我們所信的,以及我們所知的,說天父及天主子及天主聖神,共是一個天主,因為父、子、聖神,共具一個神性,一個權能;但可撇開子或撇開聖神不說,祗是這樣說:天主(聖)父,或這樣相信:一個天主:那麼,他在一切上,不僅是異教人,甚至還是猶太人,因為天主曾把「多數天主」的名,賞以一個天主之名,顯示啟示給我們,好使我們相信。其實,我們受洗,祗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而不因總領天使,或天使之名,怎麼他們成為異教人,或猶太人,甚或成為瘋狂無知的外教人呢!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77   

標題

論聖三與降生事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書卷或對安提約主教保利諾的信理誓詞)

內容

所以,這是基督徒的教援,使我們相信(天主)聖三;這就是說:我們應該毫無疑問地相信父及子及聖神,並因這聖三而受洗;這聖三祗具有同一個天主性與權能,同一個尊威與性體。

 

 

 

 

註釋

*按加濟神父的意見:這達氏書卷,出自公元三八二年(不會在三八二年以前)的會議,包括信理與典章兩組:(一)自一-八;(二)自十至二四。原文為拉丁文。可參閱:PL13, 358B;PG82, 1221B;PL53, 519B-322C。

*參看0152-0177

 


 

編號

0178   

標題

論聖神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詔書,或論信理的解釋)

內容

首應討論的是:七項安息於基內的神:

(一) 智慧之神:基督「是天主的德能,和天主的智慧」(格前:一,廿四)

(二) 明智之神:「我將給你明智-教導你,應走的正道,」(詠:卅一,八)。

(三) 謀士之神:「因為有一個兒子,賜給了我們;他...的名字,要被稱為神奇的謀士」(依:九,五)

(四) 德能之神:一如上面所說的:「基督是天主的德能與天主的智慧」(同上)

(五) 知識之神:即如(保祿)宗徒所說:認識耶穌基督的知識,是超越一切的至寶-參閱:(弗:三,十九;斐:三,八)-。

(六) 真理之神:「我是道路、生命、和真理」(若:十四,六)

(七) 敬畏(天主)之神:「敬長上主,是智慧的肇基」(箴:九,十;詠:一百一十,廿)。

而基督之名,亦有多種:(一)基督是「主」,因為祂是「神」;(二)基督是(聖)言,因為祂是天主;(三)基督是(聖)子,因為祂是出自父的獨生子:(四)基督是先知,因為祂啟示了未來事,「因為聖神,不僅是父的神,(亦)不僅是子的神,而是父與子的神;蓋按聖經所載:誰若愛戀世俗,則在他身上,沒有父的神-參閱:(若一:二,十五;羅:八,九)-同樣,聖經又記載:不拘誰,若沒有基督的神,他也不是祂(父)的人-參閱:(羅:八,九)-這樣,提到了父與子的名後,就可了解聖神;子自己在福音上,論及聖神,說:聖神由父所發(若:十五,廿六),而且,祂「要把由我【子】所領受的,將傳告給你們」(若:十六,十四)。

 

 

 

 

註釋

*參閱:*三五○;PL;787B;PL59;157A;PL13;373。

*參看0178-0180

 


 

編號

0179   

標題

論聖經的正典綱目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詔書,或論信理的解釋)

內容

但今應討論的是:天主的聖經,整個公教會應該接納什麼和應該避免什麼。

首先,舊約的次序:創世紀一卷,出谷紀一卷,肋味紀一卷,戶籍紀一卷,申命紀一卷,若蘇哀傳一卷,民長紀一卷,盧德傳一卷,列王傳四卷,編年紀二卷,150篇聖詠集一卷,撒羅滿書三卷,箴言一卷,訓道篇一卷,雅歌一卷,同樣智慧書一卷,德訓篇一卷。

同樣,先知書的次序:依撒意亞一卷,耶肋米亞一卷連同他的哀歌,厄則克耳一卷,達尼爾一卷,歐瑟亞一卷,亞毛斯一卷,米該亞一卷,岳厄爾一卷,亞北底亞一卷,約納一卷,納鴻一卷,哈巴谷一卷,索福尼亞一卷,哈蓋一卷,匝加利亞一卷,瑪拉基亞一卷。

 

 

 

 

註釋

*參閱:*三五○;PL;787B;PL59;157A;PL13;373。

*參看0178-0180

 


 

編號

0180   

標題

論聖經的正典綱目

教宗

達瑪蘇一世

會議或書信

羅馬會議──公元382年(達瑪蘇的詔書,或論信理的解釋)

內容

同樣,【羅馬】聖而公教會所接受的,也是所敬重的【新而,永久的】新約次序:福音【四卷】;即瑪竇福音一卷,瑪爾谷福音一卷,路加福音一卷,若望福音一卷。

同樣,【宗徒大事錄】一卷

保祿【宗徒】書信共有十四:致羅馬人書一書,致格林多人二書,致尼弗所人一書,致德撒落尼人二書,致迦拉達人一書,致斐理伯人一書,致哥羅森人一書,致弟茂德二書,致弟鐸一書,致希伯來人一書。

同樣,若望默示錄一卷,以及宗徒大事錄一卷【見上】。

同樣,正典書信,共有七個:伯多祿書二,雅各伯書一,若望宗徒書一,另一若望長老書二【註】。猶達宗徒書一。

這便是新約的正典綱目。

 

 

 

 

註釋

*參閱:*三五○;PL;787B;PL59;157A;PL13;373。

*熱羅尼莫(Hieronimus Stridor)曾出席該會議,加上另一若望長老書-,參閱:PL23,【1883】655, 670-很久以後-在(Decretum Gelasianum)中引證達瑪蘇詔書中的聖經正典綱目時,便改為:若望宗徒書信三個。-參閱:*三五○ 一八六。

*參看0178-0180

 


 

編號

0181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及其在訓導方面的權威

教宗

錫利丘

會議或書信

致希滿留-達賴公主教書--公元三八五年二月十日

內容

序言:§對你們的「諮詢」,我們並不拒予(我們稱職)的答覆,因為我們想到我們的職責,我們不可掩飾,且那關心全教會的大事的心火,也不容我們自由,緘默不語。我們肩負茼酗H的重擔,其實,真福伯多祿宗徒,(就)在我們內,肩負茬o一切重任,而且,我們深信:他在一切事上,保護我們,捍壎L的嗣子,為他而服務...

 

 

 

 

註釋

*參閱:*181, 183:PL 13, 1132C;1146A;1133A;1135A, 1138A, 1144A。

*參看0181-0185

 


 

編號

0182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及其在訓導方面的權威

教宗

錫利丘

會議或書信

致希滿留-達賴公主教書--公元三八五年二月十日

內容

C15§2-如今我們要一步緊一步,激勵你的心靈,遵守法典奉行憲章,務使我們對你所諮詢的覆文,由你轉知我們所有的同道主教,不僅在你教區的主教們,而且,在加答祺、白底各、羅西答、高盧各地區所有主教們,甚至連在你的薊韘U省區的,由我們為救人靈所委派的各位主教們,你教要送信給他們。雖然,所有主的司鐸,對宗座的規定,或法典的可敬法令,不可任意漠視無賭,但更有益的是:你若把我特別指名寫給你的一般性的書信,因你同情的焦慮,轉知我們所有的弟兄們,那麼,為了你愛德的榮耀壯舉;因為我們所寫的這封書信,不是草率從事,而是經過深思熟慮,三思而後撰定,儘可有益地傳諸後世,足為後人投奔我們的嚮導,誰也不得推辭。

 

 

 

 

註釋

*參閱:*181, 183:PL 13, 1132C;1146A;1133A;1135A, 1138A, 1144A。

*參看0181-0185

 


 

編號

0183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及其在訓導方面的權威

教宗

錫利丘

會議或書信

致希滿留-達賴公主教書--公元三八五年二月十日

內容

-無論異教人的洗禮:C1§2-【你曾表明過】...許多受洗於背信雅略人的人們,趕回公教信仰的懷抱裡來;其中有些人,也願意由我們的弟兄們,給他們再行洗禮。這是不准的,因為(保祿)宗徒曾禁止這樣做-【參閱:弗:四,五;希:六,四?】,而且,這也相反(教會)法典,並在亞里米大會議後,由我可敬可記念前任理博教宗所頒發於各省區的詔書,通令禁止 – (該詔書,似已散佚) –。這些人,連同諾瓦濟人,以及其他異教人,一如會議所制定的,祗要主教呼求聖神賜予七恩而給他們覆手,他們就可和我們公教會人團集了;這是東西教會共守的規則;如果你們不願意背離我們公會議的主張,那麼,你們從今以後,也不宣違犯這樣的規定了。

 

 

 

 

註釋

*參閱:*181, 183:PL 13, 1132C;1146A;1133A;1135A, 1138A, 1144A。

*參看0181-0185

 


 

編號

0184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及其在訓導方面的權威

教宗

錫利丘

會議或書信

致希滿留-達賴公主教書--公元三八五年二月十日

內容

論聖洗的重要性 C2§3 所以,正如我們說:我似絕不應該減損對逾越聖節的尊敬(而不為人付洗),同樣,為那些年幼,尚不會說話的嬰孩們,或為那些處於任何緊急中需要立即領洗的人們,我們願意迅即給他們付洗,以免那些願意領洗的人,若不得領洗而去世,喪失了天國,喪失了永生,則我們的靈魂,亦株連受害。此外,不拘誰,若遇翻船、禦敵、被圍困境,或任何病危臨死亡邊緣時,那麼,他們一要求信仰的助佑-(予以洗禮),立即可獲重生洗禮的賞報。過去在這事上的錯誤,可算夠了;如今所有司鐸,若不願和這宗徒的磐石-即基督在它上面建立教會的磐石堅基脫離關係的話,那麼,他們都該遵守上述的規則毋違!

 

 

 

 

註釋

*參閱:*181, 183:PL 13, 1132C;1146A;1133A;1135A, 1138A, 1144A。

*參看0181-0185

 


 

編號

0185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及其在訓導方面的權威

教宗

錫利丘

會議或書信

致希滿留-達賴公主教書--公元三八五年二月十日

內容

論神職人員的獨身 C7§8...我們知道有多基督的司鐸與(六品)執事,獻身已久之後,竟和自己的妻子(同房),甚至還和其他婦女,無恥苟合,生育子女,並為自己的罪孽辯護,說:按舊約所載:司祭-(司鐸)以及其他(聖神)人員,都有生育子女的權利。【為駁斥這種強辯,教宗答覆他們說:】為什麼司祭們,在值班的一年,也該遠離自己的家室,奉命往在聖殿中呢?理由是:他們不能和自己的妻子同房,好使他們因良心的完整-純潔,容光煥發,奉獻天主所悅納的禮品。

因此,就是主耶穌,當祂以自己的來臨,昭示我們時,祂也在福音中聲明:祂不是來廢除,而是來完成律法-(瑪:五,十七)。而教會是基督的淨配;所以,基督願意教會發射出貞潔芳表的光茫,好使祂在(公)審判的一天,當祂再來時,能看到祂的教會,「沒有瑕疪,沒有皺紋」(弗:五,廿六)。(為此)我們所有的司鐸與六品執事,都受到這條不可廢除的律法所束縛;即:我們從接受聖秩這一天起,我們既藉一切,願意天天奉獻犧牲,以悅樂我們的天主,我們就該淡泊飲食,清心寡慾才是!

 

 

 

 

註釋

*【註】:神職班的獨身律,在西方教會中,在此文獻之前,流行已久-參閱:*118。

*參閱:*181, 183:PL 13, 1132C;1146A;1133A;1135A, 1138A, 1144A。

*參看0181-0185

 


 

編號

0186   

標題

論聖經綱目

教宗

錫利丘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第三屆會議──公元三九七年八月廿八日

內容

【本會議贊成】:聖堂內,除此正典聖經外,不准誦讀其他聖經。而聖經綱目,是這樣的:創世紀、出谷紀、肋味紀、戶籍紀、申命紀、若蘇哀傳、民長紀、列王傳四卷、編年紀兩卷、約伯傳、達味聖詠集、撒羅滿書五卷、十二先知書、依撒意亞書、耶肋米亞書、達尼爾書、厄則克耳書、多俾亞傳、友第德傳、艾斯德爾傳、厄斯德拉傳上下兩卷、瑪加伯傳上下兩卷。新約綱目:福音四卷、宗徒大事錄一卷、保祿書信十三個、同一宗徒致希伯爾人書一個、伯多祿書信兩個、若望書信三個【見*180】,雅各伯書一個、若望默示錄一卷。

 

 

 

 

註釋

*參閱:PL 56, 428;PL, 56, 571.

 


 

編號

0187   

標題

論祝聖聖油的主教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Can20(1)雖然,差不多各處所遵守的規則,是:沒有主教,誰也不得祝聖聖油,可是,因為在有些地區或省區據說,長老們-神父們-(也)祝聖聖油,所以,(本會議)決議:從本日起,除主教外,沒有一個長老,可以祝聖聖油,而且,每一教區指定,每個堂區-即每一個教團,在逾越節前日,委派六品或五品,前往主教處,好使他(們)在逾越節日,能迎取那為主教所祝聖的聖油。

(2) 一定的,主教得在任何時間,祝聖聖油;但若沒有主教的允准,什麼也不該做。不過按規定:六品執事,不為人傅油;長老-神父,則在沒有主教時,可以為人傅油;若有主教在場,則主教可命長老擦傅聖油。

 

 

 

 

註釋

*參攷書:PL 84, 332;PL84, 333.

 


 

編號

0188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我們相信一個真天主,父及子及聖神,一切有形及無形之物的創造者,天上地上的一切,都藉祂而造成的。(我們相信)一個天主,和這具有一個天主的名字【天主的性體】的聖三;但(我們相信):父不是子自己,而是有那不是父的子。(我們相信):子不是父,而是天主的子,【出自父的】性體。(我們相信):(聖)神,也就是施慰之神;祂不是父自己,也不是子,而是由父【及子】所共發的。父就是那位自天發聲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者;你們要聽從祂!【瑪:十七,五;伯後:一,十七;瑪:三,十七】。子就是那位,說:我是出自父,且從天主那婺怴A來到世上【參閱:若:十六,廿八】。施慰之神,就是子論及那位說:除非我去(聖)父那裡,施慰之神將不到你們這裡來【若:十六,七】。(我們相信):這個聖三,論位各有區別,共具一個【連結的】不可分離的,無差別的性體,德能,權力,尊威【在德能、權力與尊威上,不能分開也沒有差別】;除此之外,我們不信別的任何神的,或天使的,或某種的神體,或某種的德能,冒充為天主者。

所以,這一位天主之子-天主,是在一切原始之前,由父所生,曾在真福童貞瑪利亞胎中,祝聖【聖母聖胎】,而且,從她取了不從男的精子所生的人(性);【而具有兩個性體,即天主性體與肉的性體,而完全合成一個位;這就是我們的【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的肉體,不是幻想的肉體,或祗是外貌而已【或祗是在祂身上的一種現象而已】,而是真實的【真】肉體:它亦饑亦渴,亦痛亦哭,亦感覺到肉體的一切情,【曾挨受過一切肉體的凌辱】。最後,被猶太人釘在十字架上,死而乃瘞,(且)於第三日復活,後與【自己的】門徒們共處。【復活後】第四十天升天。這一位人子,也被稱為天主之子,而天主之子-就「天主」而論,並不被稱為人子【但天主之子,被稱為天主】,(被稱為)人子。】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0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而我們相信:人之肉軀復活,但人之靈魂,不是屬神的性體,或是天主的一部份,而【我們說】是由天主的意旨【所受造】,並不是由天主意旨所掉下來的受造之物。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1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 所以,如果誰說,甚或相信:這個世界以及它的一切點綴品不是由全能天主所造,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2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2 如果誰說,甚或相信:天主父就是子或施慰者(聖神),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3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3 如果誰說…天主之子天主,就是父或就是施慰者,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4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4 如果誰說…施慰之神,就是父或就是子,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5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5 如果誰說…天主之子,不曾取耶穌基督(這個)人,【天主之子,祗取肉軀,沒有取靈魂】,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6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6 如果誰說…天主之子天主受難【基督是不可能受生者】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7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7 如果誰說…耶穌基督這個人,是不可能受苦的,【基督的天主性,是可以變換的,或是可能受苦的】,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8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如果誰說…律法時代,有一個天主,福音時代,另有一個天主,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199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9 如果誰說…世界是由另一個天主所造,而不是那個,按聖經所載的:在起初創造天地(創:一,一)的天主所造,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0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0 如果誰說…人的肉體,死後不會復活的,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1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1 如果誰說…人的靈魂,是天主的部份,或是天主的性體,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2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2 除了公教會所接受的聖經之外,誰若相信或尊重其他經卷或另有經卷,尚待(教會)權威核定者,則應予以絕罰。

【誰若…信,除了公教會所接納的聖經之外,另有其他經卷,應由予以核定而予以尊敬者,則應予以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3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3 如果誰…信:在基督內,天主性與肉性是一個性體,則應予以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4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4 如果誰…信:有某種東西,能把自己擴展到聖三以外者,則應予以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5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5 誰若認為:應該相信星象家,或占星術家,則應予以絕罰。【參閱:*四六○】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6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6 誰若…相信:那天主律法許可的人間婚姻,是可憎恨的事,則應予以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7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7 【誰若…相信:那為人食品的禽獸之肉,不僅為了克制肉身而禁食,且該予以憎恨的東西,則應予以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8   

標題

特別駁斥利西略的錯誤(Contra errors Priscillianorum)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陶來刀第一屆會議──公元四00(四0五)九月一日

內容

18 【誰若隨從或信從那陷於這些錯誤中的潑利西利教派,使在令人得救的聖洗之外,另有一種洗禮,而相反了聖伯多祿的(聖)座,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參看0188-0208

 


 

編號

0209   

標題

論理博教宗的正宗性

教宗

亞大納削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米蘭主教納利書──公元四0一年左右

內容

為愛基督而做的這件事,使我滿心歡欣:蓋義大利(羅馬)在研究神(學)的事上,中心似焚,欣幸(無比),它對全球而言,是一個勝利者;它把那宗徒傳下來的,以及教會前輩所核定(安排)的信理,保持得完整無損;這就是說:就在值得紀念的公斯當定(Constantius)獲得全球勝利時代,那雅略異端的教派,也不能他們的陰謀詭計,污穢邪說,來玷污我們的信理;我們相信,這是由於我們天主的眷顧,使這聖善無玷的信理,免於褻瀆沾污。申言之:那為聖哲人士,以及前輩主教們,即已安息於聖人中的主教們-所核定的信理,或由尼采公會議所定斷的信理,(得免受損)。為了這個綠故,當時為人公認的聖主教們,即:天主之僕狄尼修,-因訓導而受人敬仰者--以及其他因隨從他的榜樣,紀念他的聖德而成名者--,羅馬教會的主教理博,還有物千里的歐日比,高盧的依拉略,都甘心忍受流徙之苦,對其他通常的事,我姑不談,且看當時的情形:雅略異端猖獗,竟致褻聖(或)說天主之子天主基督為上主的受造者;(因此,)他們寧願自己受十字架的折磨,而不願天主基督受凌辱。

 

 

 

 

註釋

*該信寫作年份不詳,也許是公元400年冬,其目的特別為駁斥奧利振主義。

*接下去便是駁斥奧利振的著作-參閱:*三五三。

 


 

編號

0211   

標題

論異教人的洗禮

教宗

依諾森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路安主教味理丘書──公元四○四年二月十五日

內容

【務須遵守的規則】是…凡從諾瓦濟派或蒙登西派人那裡來的(歸正者),祗該領受覆手禮,因為他們雖然來自異教人中,卻已因基督之名受過洗禮了。

 

 

 

 

註釋

*「覆手禮」通常指懺悔做補贖的意思;但也有人認為這裡的「覆手禮」是指:為那些生自異教中的人們,重付堅振聖事--參閱:PL 20, 475。

 


 

編號

0212   

標題

論在臨終時與教會和好辦法

教宗

依諾森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多羅士主教厄蘇伯里書──公元四○五年二月二○日

內容

...有人問:對於那些在領洗後,一生縱情恣慾,而在臨終時要求做補贖,同時要求與教會和好的(通功)的人們,該怎麼辦?教會對於這種人,起初嚴竣,後來才溫和一些。蓋按古代的習慣,先給他們做補贖,而不給他們送聖禮。因為當時教難迭起,教會怕的是:若輕易給眾人送聖體,則無嚇阻其他的信友,免陷於背教大孽。所以,教會在起初,理宜不給他們補贖;待過段一時期後,才給他們(莊嚴地)赦罪。可是,在我們的主,使教會和平之後,立即因著主的仁慈,給回頭的人們,送臨終聖體,作為他們(走天國道路)的餱糧,同時,也不要讓人家看我們,好像諾瓦濟異教人那樣的苛刻嚴峻,拒絕給人赦罪。所以,我們要給他們補贖,同時就給他們送臨終聖體;好使這種人,在臨終的時候,由於我們救主的容忍,幸免於永禍-參閱:*二六三八。

 

 

 

 

註釋

*參考:PL 20, 498 Bs

*參看0212-0213

 


 

編號

0213   

標題

論聖經正典綱目與默示錄

教宗

依諾森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多羅士主教厄蘇伯里書──公元四○五年二月二○日

內容

那幾卷聖經,為教會法典所審定的呢?茲簡短地予以說明,這便是你們所切望聽到的話:

梅瑟書五卷,即:創世紀、出谷紀、肋味紀、戶籍紀、申命記。還有若蘇哀傳,民長紀一卷、列王紀四卷、連同盧德傳一卷、十六先知書、撒羅滿書五卷、聖詠集。同樣,歷史書有:約伯傳一卷、多俾亞傳一卷、艾斯德爾傳一卷、友弟德傳一卷、瑪加伯傳二卷、編年紀二卷。同樣,新約有:福音四卷、保祿宗徒書信十三(十四)個,若望書信三個,伯多祿書信二個、【猶達書信一個】,雅各伯書信一,宗徒大事錄一卷、若望默示錄一卷。

至於其他如:瑪弟亞經、或次雅各伯經或伯多祿與若望經--都是出自路丘(Leucius)的手筆-,還有【安德肋經,是由塞諾加與隆尼達二位哲士所著】-或多默經,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的偽經,不僅一律應予以拒絕接受,還須知道:都該予以責斥,才對。

 

 

 

 

註釋

*參看0212-0213

 


 

編號

0214   

標題

論洗禮的格式

教宗

依諾森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路富斯以及其他瑪千陶區的主教書──公元四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

內容

C.5 §10理由很清楚:這兩個異教所行的洗禮,並不相同:保利諾派人,沒有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而受洗;但諾瓦濟派人,則以可敬可畏的父及子及聖神之名而受洗。而且,前者,連父及子及聖神共有一個權能的信理,也曾有過問題,(故該授予洗禮)。

 

 

 

 

註釋

*【解釋為什麼來自保利諾派的異教人,按尼采會議的規定-(見*一二七)-應授予洗禮,但來自諾瓦濟派的異教人,卻並不如此】

*可參閱:PL 20, 533B

 


 

編號

0215   

標題

付堅振的人員

教宗

依諾森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歐古比主教德欽周書──公元四一六年三月一九日

內容

C3 §6 顯然,准為嬰孩付堅振者,不是別人,而是主教,因為長老們,雖是第二號司祭,但沒有最高的司祭權。而為人傅聖油,或授予施慰之神,乃屬於最高司祭主教的職權;這不僅可由教會的習慣作證,還有宗徒大事錄的記載,說:伯多祿與若望去,為那些已領洗的信友,授予聖神【見:宗:八,十四-十七】。事實上,長老們,或是在主教不在時,或是主教在場而為人付洗時,也可為領洗的人們傅抹聖油,但該用主教祝聖過的聖油。至於在頭額上傅聖油,乃是主教的職權,長老們不准擅行此禮,因為這授予聖神(的典禮)。但我不能多說,免為人看來,我已越出了答詢的範圍。

 

 

 

 

註釋

*參看0215-0216

 


 

編號

0216   

標題

論為病人傅油

教宗

依諾森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歐古比主教德欽周書──公元四一六年三月一九日

內容

C8 §11 是的,因為你願詢問這事一如其他事一樣,所以,我兒天士六品,也寫信來問你所問的事,那就是有關雅各書信的記載,說:「你們中間有患病的嗎?他該請教會的長老們來;他們該為他祈禱,因主的名給他傅油:出於信德的祈禱,必救那病人,主必使他起來;並且,如果他犯了罪,也必蒙赦免」(雅:五,十四...)。無疑的,這段聖經,意指:我們該為患病的信友,用主教祝聖過的聖油傅油,所以,我們不僅為司鐸們,且為所有的信友們,祗要在危急中的,都該予以傅油。至於其他的事,我們認為,我們不必多贅,也不懷疑,那為病人傅油,既是主教的職權,也是長老(司鐸)們的職權,蓋長老之所以有這個傅油權,是因為主教太忙,無法分身為病人傅油。此外,如果主教能夠,或認為自己,宜去訪問某人,那麼,他可以毫無疑問地為他祝福,並用他自己祝聖過的聖油,為他傅油。因為這是聖事的一種,故凡悔罪者不能予以拒絕傅油;但若不准病人領受別件聖事,那麼,怎能准他領受這種聖事呢?

 

 

 

 

註釋

*參看0215-0216

 


 

編號

0217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權威

教宗

依諾森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加答會議中的全體主教書──公元四一七年一月二九日

內容

C1 在尋求屬神的事上...應遵守古代的傳統(向我們請教)...蓋我們(今日)教會的權力,在答詢方面,並不較次於往昔;既然,你們宣示過,就應以真實行為來證明;即你們既然贊成,由我們來定斷,你們就知道:什麼是宗座應有的職責,因為我們眾人,都存心準備,願意聽從(伯多祿)宗徒,連我們主教的職位本身,及其權力,也無不從他而來的。我們知道,我們既聽從伯多祿,便責斥惡行而褻揚善工。同樣,你們既然遵從伯多祿的教誨,你們就不想足踐司祭方面的職責,因為這一種定斷,不是出自人,而是出自天主;即:任何(大)事,即使是有關各省區的以及遼遠地區的事,若沒有呈報這宗座,運用整個權力,予以公正的核准,則不得先加以定斷。這樣一來其他教會,也可奉為準則,而像從自己的泉源裡,汲取全部的效益;同時,從這(羅馬)首都,便流出不朽的純潔乳汁,以滋養全球各地區的教會,(使她們知道),什麼命令,不要予以頒發的,什麼人們,不要予以洗濯,而那一種人,好在無法洗清的爛污泥中,不配予以清泉,而洗濯的。

 


 

編號

0218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依諾森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西瓦農以及其他參加米肋刀會議的教父書

內容

C2 所以,你們要用心地,也合適地來給宗座一個尊榮,我可以說,一個神妙的尊榮;而宗座「除了其餘的事外...還有對眾教會的掛慮」(格後:十一,廿八);掛慮她們當守什麼章程,即如你們所知的,那常為全球教會,和我共同遵守的章程:即如何隨從古代的傳統辦法。不就是你們也堅信:從宗座泉源,常常流出清泉,答覆各省區所有的請求嗎?我想我們所有的弟兄,所有主教同仁都知道:幾時教會的信理,受到動搖,那時他們沒有別的辦法,唯有來到伯多祿身邊,也就是來到那榮獲伯多祿權力的宗座那邊,請示辦法,一如你們如今所做的;這為全球各教會,都能得益。事實上,那些發明邪說的人,既然見到自己,遭受雙重的打擊,即為公會議的定斷,以及我們的核准所懲處而與教會斷絕通功,那麼,他必然有所警誡了。

 

 

 

 

註釋

*公元四一七年一月廿七日-見PL 33, 784;20, 590, 592。

*參看0218-0219

 


 

編號

0219   

標題

論聖洗的重要性

教宗

依諾森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西瓦農以及其他參加米肋刀會議的教父書

內容

C5...這是非常愚蠢的說法:嬰孩們,即使沒有聖洗的恩寵,也能獲得永生的賞報。蓋人除非吃人子的肉,喝祂的血,則在他們自身內,沒有生命-參閱:若:六,五三-。但那些為那沒有領洗者辯護,這個生命的人們,為我看起來,願意停止付洗,因為他們宣稱我們主張:在他們身上,相信具有那聖洗以外的恩寵,【或:相信在他們身上,唯有聖洗,才賦予恩寵】。為此,如果他們不願意反對,那麼,他們承認:嬰孩沒有受洗的必要,也就是沒有重生的必要,也不必獲得重生的效益。但不消說得,他們的主張,絕不能與真理相符,蓋主張在福音上,宣稱:讓嬰孩近我;你們不要阻止他們到我身邊來;因為天國,還是為這樣的嬰孩的-參閱:瑪:十九,十四;谷:十,十四;路:十八,十六。

 

 

 

 

註釋

*公元四一七年一月廿七日-見PL 33, 784;20, 590, 592。

*參看0218-0219

 


 

編號

0221   

標題

論羅馬教宗在道理方面的權威

教宗

余西蒙

會議或書信

致加答琪會議中的教父書──公元四一八年三月廿一日

內容

1 雖然,教父們的傳統,對宗座的權威,如此尊重,誰也不敢對她的判斷,有所抗辯;而且,宗座常頒佈法典,法規來保存傳統,而(各地教會),雖有自己的律法,但常虛心地屬於伯多祿名下,而對(全)教會的紀律,亦常尊而重之,一如(各地教會)所應該的。...

既然一方面伯多祿是偌大權威的首領,而在另一方面,先人們(即教父們)的遺規,無論在人事方面,或在屬神的律法以及一切紀律方面,都由羅馬教會,即繼伯多祿位,管理全教會的教會處理,作為最後的定論。【或:都由我們所管理的羅馬教會,予以堅定】,那麼,羅馬教會也必獲得名符其實的權力...可是,我們雖具有偌大的威權,誰也不能反抗我們的主張,但我們,在寫信通知你們,和你們商議之前,並不採取任何行動;這不是因為我們不知該做什麼,或是怕我們所為的,將為你們不悅而為教會不利,而是因為我們願意和你們共同商議他的【即天士(Caelestius)所受到控告的】事宜。

 


 

編號

0222   

標題

論原罪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年五月一日開幕

內容

C.1 在神聖的加答琪教會的會議中所有的主教,一致贊成:不拘誰,若說,原祖亞當,成為有死的人,不管他犯罪或不犯罪,在肉體方面,他總是免不了一死;這就是說:他(靈魂)之所以出離肉身,不是由於罪惡的報應,而是由於自然規律所致,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

 

 

 

 

註釋

*開會目的,是為相反白拉加人(異端)。大會所頒佈的典章中,有些一定是由教宗佘西蒙所核准(見*二四五,有些卻並不一定(見*二二五)。-參攷資料:PL44, 505;PL83, 1235;Carr3*【224】:PL20, 694C。

*參看0222-0230

 


 

編號

0223   

標題

論原罪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年五月一日開幕

內容

C. 2 同樣,(所有會議中的主教們)贊作:不拘誰,若不承認,該為那剛出母胎的嬰孩付洗,或說,給他們付洗,固為赦罪,但不是為赦免那從亞當傳下來的原罪,因此所得的結論是:聖洗為他們,是為赦罪之用,這不是真的,而是假的,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因為(保祿)宗徒所說的話,非作「真罪惡」解不可。他說:「就如罪惡藉著一人而進入了世界,(死亡藉著罪惡也進入了世界);這樣,死亡就殃及了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五,十二)。所以,誰若不按各處公教會自古所了解的意義,去了解保祿的話,(則應令以絕罰)。由於這個信仰的規範,即使那尚不能犯本罪的嬰孩,也實實在在為了赦罪而受洗,使他們因重生而得以洗淨那由生殖帶來的罪污。

 

 

 

 

註釋

*開會目的,是為相反白拉加人(異端)。大會所頒佈的典章中,有些一定是由教宗佘西蒙所核准(見*二四五,有些卻並不一定(見*二二五)。-參攷資料:PL44, 505;PL83, 1235;Carr3*【224】:PL20, 694C。

*參看0222-0230

 


 

編號

0224   

標題

論原罪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年五月一日開幕

內容

C.3 同樣,主教們一致通過,如果誰說:主之所以說:「在我父家裡,有許多住處」(若:十四,二)是使人領悟,在天國將有一中間地區,或有某一地區,好使那些未獲領洗而死去的嬰孩們;在那裡活著享福,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因為沒有聖洗,那些嬰孩,不能進入永生的天國。不是我主說:「人除非由水及聖神而重生,進不了天國」(若:三,五)嗎?那一個公教教友懷疑:那未能成為基督的同承嗣者,將成為惡魔的同夥呢?因為誰不在主的右邊,那必在主的左邊了。

 

 

 

 

註釋

*開會目的,是為相反白拉加人(異端)。大會所頒佈的典章中,有些一定是由教宗佘西蒙所核准(見*二四五,有些卻並不一定(見*二二五)。-參攷資料:PL44, 505;PL83, 1235;Carr3*【224】:PL20, 694C。

*參看0222-0230

 


 

編號

0225   

標題

論恩寵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年五月一日開幕

內容

同樣,主教會一致贊成:不拘誰若說:那使人藉吾主耶穌基督而成義的天主恩寵,祗能赦免那業已犯過的罪惡,而不能也使人獲得助佑而不犯罪,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開會目的,是為相反白拉加人(異端)。大會所頒佈的典章中,有些一定是由教宗佘西蒙所核准(見*二四五,有些卻並不一定(見*二二五)。-參攷資料:PL44, 505;PL83, 1235;Carr3*【224】:PL20, 694C。

*參看0222-0230

 


 

編號

0226   

標題

論恩寵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年五月一日開幕

內容

同樣,凡說:那同一的天主恩寵,即藉我主耶穌基督所得的天主恩寵,祗可助佑我們不犯罪者,應予絕罰;因為藉此恩寵;(天主)還指示我們,並開啟我們的理智,去了解天主的誡命,知道什麼是該希求的,什麼是該躲避的-即藉天主的恩寵,天主不但使我們知道該做什麼?還使我們喜愛並能夠做我們所該做的事。原來保祿宗徒既然說過:「知識只會使人傲慢自大,愛德才能立人」(格前:八,一),那麼,如果我們相信:我們為了具備那使人傲慢自大的知識,必須有基督的恩寵,而我們為了具備那「立人」的愛德,卻沒有基督的恩寵,那麼,這是非常不虔教的想法。因為知識與愛德,都是天主的恩賜,而且我們如果知道什麼是我們該做的,並喜歡去做,那麼,那使人建立於愛德中的這種知識,決不能使人傲慢自大。正如聖詠論及天主說:教導人類者-(天主)-一定有知識(詠:九三,十);同樣,聖經也有記載,說:「愛德出自天主」(若一:四,七)。

 

 

 

 

註釋

*開會目的,是為相反白拉加人(異端)。大會所頒佈的典章中,有些一定是由教宗佘西蒙所核准(見*二四五,有些卻並不一定(見*二二五)。-參攷資料:PL44, 505;PL83, 1235;Carr3*【224】:PL20, 694C。

*參看0222-0230

 


 

編號

0227   

標題

論恩寵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年五月一日開幕

內容

C..5 同樣贊成:不拘誰若說:(天主)所賦予我們成義的恩寵,令我們藉著我們的自由意志,又藉著恩寵,更容易遵守天主的誡命;這無異是說:若天主不賦予我們的恩寵,當然我們不容易,但沒有恩寵亦能遵守天主的誡命,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因為主曾論及遵守誡命的事,不是說:你們沒有我,不容易做什麼,而是說:「你們沒有我,什麼也不能做」(若:十五,五)。

 

 

 

 

註釋

*開會目的,是為相反白拉加人(異端)。大會所頒佈的典章中,有些一定是由教宗佘西蒙所核准(見*二四五,有些卻並不一定(見*二二五)。-參攷資料:PL44, 505;PL83, 1235;Carr3*【224】:PL20, 694C。

*參看0222-0230

 


 

編號

0228   

標題

論恩寵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年五月一日開幕

內容

C.6 同樣(大會)贊成:那聖若望宗徒所說的:「如果我們說,我們沒有罪過,那就是欺騙自己,而真理也不在我們內」(若一:一,八)。如果誰認為:若望的話,應這樣予以領悟;即:由於謙遜,我們應該說,我們有罪;這不是因為我們真是如此,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因為若望宗徒又接下去,說:「但若我們明認我們的罪過,則天主既是忠信正義的,必赦免我們的罪過」(若一:一,九)。於此可見:這不是由於謙遜,而是說真的,我們有罪過。宗徒能夠這樣說:如果我們說,我們沒有罪過,則我們自己高抬自己了,而謙遜也不在我們內了。但宗徒既然說:「我們欺騙了自己,而真理也不在我們內」,這顯然表示:誰說沒有罪過,就不是說真話,而是說虛話。

 

 

 

 

註釋

*開會目的,是為相反白拉加人(異端)。大會所頒佈的典章中,有些一定是由教宗佘西蒙所核准(見*二四五,有些卻並不一定(見*二二五)。-參攷資料:PL44, 505;PL83, 1235;Carr3*【224】:PL20, 694C。

*參看0222-0230

 


 

編號

0229   

標題

論恩寵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年五月一日開幕

內容

C.7 同樣,(大會)贊成:不拘誰說:在「天主經」中所說的:「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瑪:六,十二);就聖人們而言,這不是為他們自己說的,因為他們不需要這樣的祈禱;但他們為其他罪人,為他們自己的人民祈禱;因此,不說每個聖人,唸:「求你寬恕我的罪過」,而說:「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這顯示...為我人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其他罪人,求主說:「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因為雅各伯宗徒,當他說:「我們眾人,都犯許多罪過」-(雅:二,二)時,是聖人-義人。其實,他所以加上「眾人」兩字,無非是要符合聖詠集(一四二,二)所載的:「千萬不要傳喚你的僕人前去受審,因為活人在你面前不能稱為義人」。極明智的撒羅滿,在他的祈禱中,也說:「沒有一個人不犯罪的」(列王紀三:八,四六)。聖約伯傳亦記載說:「在眾人手上,都有標記標明,俾眾人知道自己的軟弱」-(約:卅七,七-與思高譯本不符)-因此達尼爾,雖是聖人,亦是義人,但他常用多數求天主,說:我們犯了罪,我們行了不義(達:九,五-十五)。而且,他實實在在由衷地謙誠懺悔;故不要像有人這樣妄想:他不是為自己的罪過,因為他稍後就說:「當我祈禱時...我就承認我的罪過,以及我民眾的罪過」(達:九,廿)。他所以不願意說:「主我的天主,我們的罪過」,但說:「我的罪過,以及我民眾的罪過」,是因為他是先知,他預見這種後世的人,會這樣誤會他的意思。

 

 

 

 

註釋

*開會目的,是為相反白拉加人(異端)。大會所頒佈的典章中,有些一定是由教宗佘西蒙所核准(見*二四五,有些卻並不一定(見*二二五)。-參攷資料:PL44, 505;PL83, 1235;Carr3*【224】:PL20, 694C。

*參看0222-0230

 


 

編號

0230   

標題

論恩寵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年五月一日開幕

內容

C.8 同樣,主教們全體贊成:不拘誰說:在天主經中,我們說:「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瑪:六,十二)。這為聖人們,是一句謙遜話,而不是真實話,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因為,誰若在口唇上說:求天主寬恕罪過,而在心中卻說:「我無罪可恕」,試問:誰可忍受這樣向天主而不是向人說話的人呢?

 

 

 

 

註釋

*開會目的,是為相反白拉加人(異端)。大會所頒佈的典章中,有些一定是由教宗佘西蒙所核准(見*二四五,有些卻並不一定(見*二二五)。-參攷資料:PL44, 505;PL83, 1235;Carr3*【224】:PL20, 694C。

*參看0222-0230

 


 

編號

0231   

標題

論原罪

教宗

佘西蒙

會議或書信

致東方各教會書──公元四一八年七八月之間

內容

「上主對自己的諾言是忠信的」(詠:一四四,十三);祂的聖洗(聖事),無論在事實上,或在言辭上,即在功勞上,信仰上,真真實實地赦免任何性別、任何年齡、任何環境裡的罪人,而使他們都獲得同樣的圓滿(效果)。因為除非人是罪惡的奴隸,誰也不會成為自由人,而且,除非人,先因罪惡而被俘,則誰也不能說是:被救贖者;誠如聖經所載:「如果(天主子)使你們自由了,你們的確是自由的」(若:八,卅六)。因為我們就是藉著祂(天主子)而得以在精神方面重生,也就是藉著祂,我們為世界,已被釘在十字架上了。那由亞當引到我們眾人身上,傳到我們眾靈魂上的死亡證券-即由生殖遺傳給我們的死亡證券(參閱:哥:二,十四),即因祂(天主子)的死亡而被撕毀;事實上,絕沒有一個受生的人,在藉聖洗而獲得自由之前,不因此死亡證券而免於死亡。

 

 

 

 

註釋

*東方各教會:埃及、君士坦丁堡、得撒洛尼、耶路撒冷;但可奇的是:這個文獻,現存者,祗有一些斷片而已,即除*一三一外,尚有*二四四。可參閱:PL 48, 90;20, 693BC。

 


 

編號

0232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鮑尼法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德撒里的主教路富書──公元四二二年三月十一日

內容

我們曾給格林多會議:送去書面文件,請眾位弟兄們知道...對我們的定斷,不該再加以討論。因為任何事情,一經宗座定斷,從來不准許再有商酌的餘地。

 


 

編號

0233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鮑尼法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德撒里的主教路富書──公元四二二年三月十一日

內容

(羅馬教宗),從教會創建始之初,就從真福伯多祿的榮耀方面,取得全教會的首席地位,而他的統治權以及他的無上(權威),便全在於此。原來,他的教會紀律,遍及各地教會,而那日增不已的教宗文化泉源,也都是從他而流入各處,(永無止境)。尼采會議中,也無非是:證明了這項律令:即當會議看到:自己不能有所越權時,它就不敢在他以外,有所制定;最後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由主的言詞,賦予於他的。因此,羅馬教宗,一定是全球各教會的「頭」,而全球教會也一定都是他的肢體;故凡與羅馬教宗割斷關係者,就是脫離基督教會,因為他已開始,不在教宗所在的同一教會中了。

 


 

編號

0234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鮑尼法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路富以及其他瑪千陶各地區的主教書──公元四二二年三月十一日

內容

由福音為證:伯多祿宗徒,既知吾主把教會建基在他的身上,他就由於主的旨意,常常為整個教會擔心。一定的,一切大事,都由他去考慮眷顧,他也不能不因此而感到特殊的榮幸...毫無理由的是:吾主的司鐸中,竟有人跌倒在這樣的罪孽中,妄想飛揚跋扈,標新立異,不顧先人們的遺訓,擅與我們的基督所委任的至高司祭-羅馬教宗相抗衡;殊不知:凡加凌辱於他的人,將不能是天國的居住者。主曾對他說:「我將天國的鑰匙交給你」(瑪:十六,十九);所以,若沒有看門-伯多祿的眷顧,誰也進不了天國。...

 

 

 

 

註釋

*參看0234-0235

 


 

編號

0235   

標題

論羅馬教宗的首席地位

教宗

鮑尼法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路富以及其他瑪千陶各地區的主教書──公元四二二年三月十一日

內容

由於席次的需要,要是你們樂意,審察各地法典的規定,便會知道:在羅馬教會之後,那一教團是第二、或第三...宗座是最高裁判所,從來沒有人敢把它從它的巔峰上,(即首地位上)推倒下來,除了那自願受審判的人以外,也沒有人來反對它。各地偉大的教團,對此有法典的規定:(例如:)亞歷山大與安提約的教會-見:(第一屆尼采會議-法典一)-都具有教會律法的知識。(而且),我可以說:他們(也)遵守了先人的規定...在一切事上,常請示羅馬教會,也常獲得主內的恩寵。是的,他們知道,主就是我們的和平,他們應該與我們保持和平。但因環境的要求,各地教會,尤其東方教會,在需要更大考慮的大事情上,常向羅馬教會請示頒發文獻而予以核准,並在需要時,他們也常常來求羅馬教會協助。(-以下列舉各地教會請示羅馬的實例,茲從略)。

 

 

 

 

註釋

*參看0234-0235

 


 

編號

0236   

標題

論臨終時與教會和好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維也納鮑能各省區的主教書──公元四二八年七月二六日

內容

我們知道:有些臨終的(罪人),見拒於懺悔(聖事),而且,他們在臨終時切願獲得補救靈魂的方法,卻沒有受到允准。我承認:我們惋惜,竟有這樣不虔敬的人,對天主的慈悲,感到失望,好像對於負有大罪的臨終人,天主不能及時來予以助佑,而予以拯救似的。試問:這是什麼?這不是對臨終者的一個殘忍,殺害他的靈魂,不讓她獲得寬恕嗎?天主既是極其大方-慈悲的,祂這樣邀請罪人悔改,說:「幾時,...(你)由罪惡中悔改..(則你)所犯的罪惡,不再被提起...」(則:卅三,十六)。為此,主既然是洞悉人心者,則罪人無論在什麼時候來要求懺悔,總不該予以拒絕...

 

 

 

 

註釋

*見PL 50, 431B

 


 

編號

0237   

標題

論聖奧斯定的權威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高盧地區各主教書──公元四三一年五月

內容

在我們的團體裡,我們常念念不忘聖奧斯定的生平及其功績,至少對他,也從來沒有聽到過任何左傾的嫌疑謠言:我們記得這位自古有名的大學問家,也早為我以前的教宗們,把他算做最優異的(聖)師之一了。

 

 

 

 

註釋

*教會歷史多次教訓我們,不該毫無選擇地從聖奧斯定的權威(見:*三六六,三九九)。事實上不知有多少人,過份誇張了這位教會聖神的權威而予以妄用;因此比約十一世紀在他的「至於救援」(Ad Salutem. 22-Apr. 1930)通牒裡告誡人們,「不要把奧斯定的權威,高抬到教會訓導權威之上」。(AAS 22【1930】204)-可參閱:三六六,二三三○。奧斯定自己對自己的權威,亦謹慎自持說:我希望沒有人,在一切事上,都隨從我的主張;他明知我沒有錯誤時,那是例外。因為如今我所以要寫這本書,就是為了要撤銷我的若干著作中的一些著作,並要證明:人們未曾在一切事上,都聽從了我」-論琱萿漁汗蝖赲21章-

PL 45, 1827;PL 50, 530A。

 


 

編號

0238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有些自誇為公教徒的人,在懲罰異端人的感覺方面,也許由於惡意或由於無知,停滯不前,冒失地去阻止那些極其虔敬的辯論者;他們固不疑惑,去絕罰貝拉日與天士(Pelagiuset Caelestius),但對我們的訓導,嘖有微言,以為我們已越出了必要的方式,而且,他們承認:唯有跟從和贊成真福伯多祿的至聖聖座:為相反天主恩寵仇人-通過自己首長的服務、所規定的以及它所教訓的去做。(但)他們必須用心地研究:當時羅馬教會的管理人,對當時蜂起的異端,作什麼判斷;以及那些辯論人之自主之權,以駁斥極其危害異端的人們,對天主的恩寵,有什麼想法。為此,我們把當時正宗的主教們,所一定核准的非洲會議的若干主張,也加進去。而且,我們為了使那些有所懷疑的人們,獲得更圓滿的訓示起見,我們扼要地把聖教父們的主張,顯示起來,作一索引;誰若不太固執的話,他就可藉此索引(而一目瞭然),承認:所有爭執的關鍵,都是由於不服從權威的綠故。但是誰若與公教會的信徒,一起信仰一起說下列的話,那也不會自相矛盾了。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39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眾人都因亞當的叛逆,喪失了本性為善可能性(見:PL 44, 270)與純潔性,而且,人若沒有仁慈天主的恩寵,則誰也不能藉自主之權,從這敗壞的深淵裡,救拔出來,因此,值得留念的依諾森教宗,曾致函於加答會議(中的教長們),說:「從前他(亞當)不謹慎,妄用自己的才能,陷於叛逆的深淵之中而使自主之權受損;正如他不能從深淵中自己出來,同樣,他也一無所獲了;從此,人若不受生在基督來臨之後,不因祂的恩寵而獲領聖洗,滌盡一切罪惡而重生(於主),則永為他的自由意志所蒙蔽,決不能從墜落中自拔起來」。-見PL 20, 586B。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0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沒有人,藉自己而成為善人;唯有祂(天主)是善的;人除非由祂恩賜,決不得分享祂的善。同一教宗,在他同一文獻中,證明他的主張,說:「有些人,自以為由於自己行善,也不念及那天天施恩於他的那一位(天主),因為他們自信,沒有祂!(天主的助佑)-自能行善。難道我們對這一種人的想法,認為是正直的嗎?」-見PL 20, 584B。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1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縱然,因聖洗的恩寵而獲得重生(更新)的人,除非由於天主日日助佑,獲得保存善行的睄w,也不適宜於克服惡魔的詭計,而戰勝肉身的私慾。同一主教(奧斯定)在他同一著作中(De natura gratiae, c. 40, n. 7, PL. 20, 584C)曾強調這端道理,說:雖然,祂-基督,已把人從過去的罪惡中,贖了出來,但祂知道:人再能犯罪;正如祂能救贖人,同樣,祂也能在人犯罪後,再規勸人,並日日賜予救靈藥石,使之補過歸主;而我們除非藉此救靈藥石,(不斷)奮勉,決不能戰勝人性的錯誤。因為正如我們,藉著祂的助佑而獲得勝利,同樣,我們沒有祂的助佑,必吃敗仗(無疑)。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2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aop4 人除非藉著基督,決不善用他的自主之權。同一(聖)師,對於這端道理,在他致米肋味會議-公元四一六年-的函中,曾這樣宣示,說:

「噢,極惡心靈的邪惡主張,終須留神:自由意志的本身,曾欺騙了原祖,當他放任地運用自主之權時,便陷落於放肆的叛逆中了。而且,若(我)主基督不來,用重生的上智(恩寵),再造我們,置之於原來地位,則我們不能從這叛逆的陷阱中,救拔出來」(PL, 20, 591A)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3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aop5 至於聖人們的一切思慮,以及一切行為和功績,都該歸於光榮天主讚頌天主;因為人,除了用天主自己所賜的恩寵來中悅祂外,誰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對於這端道理,我們不得不想起教宗佘西米的正規權威;他曾致函於全球主教們,說:

「我們由於天主的靈感,曾把一切,都歸於我們弟兄-我們主教同仁們的良心-(原來,一切的一切,都該歸於自己所由造生的主宰-天主)--見:*231。」

而非洲的主教們,對這極真摯的真理-閃閃發光的真理之言-表示尊敬,即這樣寫信給同一教宗,說:「在你所致於全省的信上,你說:「我們由於天主的靈感...」。我們這樣領悟,你的意思是說:對那些相反天主的助佑,高抬人類自由的人們,你要以真理的利刃,給他們一刀兩段,迅予解決。其實,你對自主之權所說的一切,無非是教我們的良心謙誠而已。蓋你由於天主的靈感,曾忠實而明智地見到了(自主之權的)(真相),且也可靠地說了真話。一定的,「意志由上主所準備」-【箴:八,卅五-七十賢士本-見*374】所以,是上主自己,用祂慈父的默感,感動祂子女們的心(靈),使他們行善。「因為凡受聖神引導的,都是天主的子女」(羅:八,十四)。這樣,我們也不覺得我們缺乏自主之權,而且,我們並不懷疑,那天主感動人類意志去行善的助力動力,較諸人之自由意志,更為強大」。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4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天主這樣在人心裡,且在人的自由意志裡行動,使聖善的思想,虔誠的主意,以及一切善願,都由天主產生;因為我們藉天主而能行善,「沒有祂,我們便一無所能」【若:十五,五】。對於這端信理,同一導師佘西米(教宗),當他向全球主教們,致函講論天主恩寵的助佑時,教訓我們說:

「那一個時刻,他說,我們不需要祂的助佑呢?因此-在一切行為、事由、思想、動作中,我們常該祈祈求天主助佑和保衛。因為人逞自己的人性,若有所作為,那是驕傲。蓋(保祿)宗徒呼號,說:「因為我們戰鬥,不是對抗血和肉,而是對抗率領者,對抗掌握者,對抗這黑暗世界的霸主,對抗天地間邪惡的鬼神」(弗:六,十二)。正如同一宗徒又說:「我這個人真不幸呀!誰能救我脫離這該死的肉身呢?感謝天主,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羅:七,廿四-);又說:「然而因天主的恩寵,我成為今日的我;天主賜給我的恩寵,沒有落空,我比眾人更勞碌;其實不是我,而是天主的恩寵偕同我」(格前:十五,十)。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5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aop7 那在加答琪會議(公元四一八)中所制定的法令,我們也予以擁護,一切如宗座的法令一樣;這法令第三章這樣定斷著:不拘誰若說:那我們由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藉以成義的天主恩寵,祗能赦免那業已犯過的罪惡,並不也能助人,免陷於罪,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同樣,第四章規定:不拘誰若說:天主的恩寵,通過耶穌基督,祗助我們不犯罪,因為藉此恩寵,天主啟示我們,開明我們的理智,使我們明瞭祂的誡命,知道:我們該希求什麼,該躲避什麼,但天主並不藉此恩寵,使我們能夠,也使我們喜歡做我們所知該做的事,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因為(保祿)宗徒說:「知識只會使人傲慢自大,愛德才能立人」(格前:八,一)。事實上,這是非常不虔敬的,即若叫我們相信:我們有基督的恩寵,以獲得那使人傲慢的知識;但我們沒有基督恩寵,以獲得那立人的愛德,因為使我們知道我們該做什麼,以及使我們愛做我們該做的事,二者都是天主的恩寵,好使我們,因自立於愛德中而不致因知識而自高自大。正如聖詠集論及天主記載說:「那教導人者,必有知識」(詠:九三,十),同樣,聖經又有記載:「愛德出自天主」(若一:四,七)。

同樣,法令第五章規定:不拘誰若說:天主之所以賦予我們成義的恩寵,是為使我們,藉自主之權,更容易滿全那由恩寵所能玉成的事。這無異是說:人若沒有恩寵,固不易遵守主誡,但沒有恩寵不是不可能遵守主誡,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因為主曾論及遵守誡命時,不說:「沒有我,你們不容易做什麼」,而說:「沒有我,你們什麼也不能做」(若:十五,五)。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6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aop8 極其虔誠的教父,按至福宗座的指令,擯棄了瘟疫似的新異端的猖狂,教訓我們,要把那善願的起源,善心的增進,並在善心善願中堅持到底,都該歸功於基督的恩寵;此外,我們也要領受司鐸們的祈禱奧蹟。因為這祈禱奧蹟,由宗徒們傳下,而在全球各地的公教會中舉行,完全一致,好把祈禱的律法,來制定信仰的律法。原來,當聖教民的主教們,奉命盡欽使職的時候,在天主的仁慈前,辦理人類的事宜,在全教會和他們一起嘆息之下,他們懇切哀求天主,恩賜信德予無信仰者,使崇拜偶像的人,從不敬神的錯誤中,解救出來;恩賜猶太人,除去心靈的蒙蔽,而重見真理之光;恩賜異教人,明察公教會的信理而回歸正道;恩賜裂教人,接受愛德的精神而重獲生命;恩賜失足(背教)的人(懺悔),做補贖以補贖所犯的罪;恩賜望教者,進入仁慈的天庭,領取重生的聖事。凡此種種恩惠,不是圖循故事的,也不是敷衍了事的向天主祈求,而是從它們的效果上,獲得證明:天主曾(因種種祈求),吸引了許多人,從各式各樣的錯誤中,醒悟過來,使他們「由黑暗的權勢中救出,並將他們移置在祂愛子的國內」-(參閱:哥:一,十三)-又使他們,從為天主義怒的器皿,而成為仁慈的器皿-(參閱:羅:九、廿二)-。因此,我們覺得:這全是天主的作為,使人對天主的感謝與讚頌,成為光照罪人,規勸罪人,改過的恩寵。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7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aop 9 還有普世聖教會,對人該領聖洗聖事的一貫作風,我們也不是無益地予以一瞥。當嬰孩或少年來領重生聖事時,必先由聖職人員,給他們噓氣,驅除不潔之魔,然後他們才來生命之泉領洗,好使那時候,真真地顯示:如何「這世界的元首,被趕出去」(若:十二,卅一),又如何「先把壯士捆住」(瑪:十二,廿九),然後「搶劫他的家具」(谷:三,廿七),由那「帶領俘虜」(弗:四,八)的勝利者-(基督)-佔有他的家產。而把「貢品-賦予眾人」-(參閱詠:六七,十九)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8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是故,從這些教會的禮規以及屬神權威所作的文件裡,我們這樣由於主的助佑而獲得堅強,使我們相信:一切善願善行,一切修德的努力奮勉,即人因此從信仰的開端而引到天主台前的善心,都來自天主-(由天主所賦予)--,而且,我們並不懷疑:人要行善,不先獲得天主的恩寵不可;因為是天主在人內工作,使人願意,並使人力行,為成就祂的善意-(參閱:斐:二,十三)-。一定的,人的自主之權,並不因天主的助佑和恩賜而被取消,反而因此而獲得解放,俾能從黑暗而進入光明,從邪路進入正直,從多病而獲得康復,從愚昧而變成智機。不錯,天主對人的善良,一至於此:竟願把祂自己的恩惠,作為我們的功蹟,並以永遠的賞報,來賞報祂所賜予我們的功蹟。(見:奧斯定:第一九四書信:致西斯多書第五章第十九節。PL 33, 880)。換言之:天主在我們內工做,使我們既願意又實行祂所願意的善工。而且,祂在我們內,不但不閒著無事,而對我們實行的善工,熟視無睹,還賦予我們恩寵,使我們和天主的恩寵合作。如果我們看到在我們身上,因我們的疏懈而遭致疾病(虧缺),那我們就該焦急地去投奔祂;祂會治癒我們一切的病苦,而叫我們的生命,從死亡中獲得保全-參閱:詠:一○二,三-我們還要天天向祂說:「不讓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瑪:六,十三)。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49   

標題

論天主的恩寵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托名天士的幾章「教會文獻」或稱「索引」(Indiculus)

內容

aop 10 正如我們不敢輕視,那些更深更難更複雜的各項問題的研究,以駁斥異端,同樣,我們也沒有一一予以深究的必要,因為為承認天主所賜予我們的一切恩寵起見,我們祗要相信一切按上述宗座章程所教導我們的道理,就已夠了;我們千萬不要把任何相反上述的道理,認為是公教的道理。

 

 

 

 

註釋

*在天士教宗的文獻之後,常附上這幾章著作,托名是出自天士教宗的手筆,以駁斥白拉加異端。-見PL 51, 205, 212。

*參看0238-0249

 


 

編號

0250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我們固不說(聖)言的「性體」,(Nature)經過自己的變化,而成為血肉;但我們也不說,(聖)言受到改變,成為具有靈魂與肉身的真(全)人。不過我們肯定(聖)言,和那具有理性靈魂的肉體,按著位格,結合而為一的時候,便以無言可喻,無法澈悟的方式,成為人,且成為人子,並不祗由於意志或祗由於攝取(位)格的緣故。雖然,(天主性與人性),是不同的「性」,但「二性」真正地為我們,合而為一個基督,一個「子」;這不是因為「二性」的差別,因結合而消失,而是因為天主性與人性,因著一種秘密的,無言可喻的結合,成為一個位格,即為我們,成為一位耶穌基督,一位子的綠故...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51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原來,這不是說:起初有一個平常的人,由貞女出生,然後,天主的(聖)言,才被遣入這個人內;而是說:聖言就在貞女胎內,與肉體結合,而按肉體而言,祂可說是受生者,因為聖言,已把這肉體的誕生,作為自己的誕生...因此【聖教父們】不疑惑,稱聖童貞為誕生天主者;這不是說:聖言的性體,或聖言的天主性,出自聖童貞,而是說:那個由聖童貞所出生的聖肉身-具有理性靈魂的完整肉身,已與天主的聖言,合成一位;故聖言,按其肉身而言,也可說是受生(於聖童貞)了。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52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1 誰若不信:天主按真理,是厄瑪奴耳-(意思是:天主與我們同在)-且聖童貞即因此而為天主的母親(因為祂肉性所生的人-(基督),是出自天主的(聖)言),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53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2 誰若不信:出自天主父的(聖)言,按其自立本體,與肉體結合者,也是基督與其肉軀結合-這就是同一天主而人,那麼,他應遭受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54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3 誰若在一個基督內,在其結合後,分成若干自立體,祗把一些鄰近的(品質),如:尊位或權威或能力,而不把整個按其本然結合所有的一切,完全歸於一個基督,那麼,這樣的人,應遭受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55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4 在福音及宗徒們的著作裡,聖人們所的基督,或基督論及自己而自稱的基督,其中有些是意味著,基督把那出自天主的聖言撇開了,特別指那人性,但有些好像是,專指那出自天主的聖言;誰若說,以上所稱的基督,(所指的基督),是兩個不同的(基督)甚至是兩個(不同的)自立體,那麼,這樣的人,應遭受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56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5 誰敢說:那天主而人基督,按真理不是天主,好像不是一個子-即一方面,按聖言成為血肉的本性,而在另一方面,聖言相似地與我們分享了血和肉,那麼,這樣的人,應遭受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57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6 誰若說天主或主,是出自天主父的基督的(聖)言,並認為:這不是同一基督-天主而人,一如聖經所載:聖言成為血肉,那麼,這樣的人,應遭受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58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7 誰若說:耶穌依人性而論,曾從天主聖言,接受行動,且祂所獲的獨生子的榮耀,好像是屬於那另一個,在祂以外的存在者,那麼,這樣的人,應遭受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59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8 誰若敢說:這被攝取的「人」,應該同欽崇天主聖言,共同光榮天主,且共同稱呼天主,好像是互相對稱的二者,因為「共同」二字,常不得不含有二者對稱之意--而不是以一個「欽崇」,尊敬「厄瑪奴耳」,而按聖言成為血肉而論,也是以一個榮耀,歸於厄瑪奴耳,那麼,這樣的人,應遭受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60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9 如果誰說:一個主耶穌基督,為(聖)神所榮耀,好像祂是用另一種由祂而來的德能,且能由他採取行動,以相反不潔之神,並對人行天主性的靈蹟,而不是由祂自己的(聖)神,那麼,這樣的人,應遭受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61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10 聖經稱「基督為我們公認的欽使和大司祭」(希:三,一);祂亦奉獻自己於天主及父,作為馨香之祭(參閱:弗:五,二)。所以,如果誰說:這大司祭和我們的欽使,並不就是那出自天的聖言-即成為血肉的聖言-成為我們中之一人,而是在祂以外,另一個生自婦女的人,或若誰說:祂為自己奉獻這祭祀,而不祗為我們獻祭,那麼,這樣的人,該予以絕罰;因為祂既不能犯罪,自不需要祭祀。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62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11 誰若不信:主的肉體是生活體,而是出自天主的聖言的所有物;但信:這好像是祂以外的另一人的肉體,按尊位,這固與聖言結合,但祗不過是屬神的住處,而不像我們所說的,是生物體,因為這個肉體,已成為那能使一切成為生物的所有物了,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63   

標題

論天主之子,成為血肉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12 誰若不信:天主的(聖)言,用肉身來受難,用肉身來被釘在十字架上,且用肉身來嘗死亡[的滋味,按祂是天主,是生命且是賦予生命者而言,祂隨從死者中,成為首生,那麼,這樣的人,應予以絕罰。

 

 

 

 

註釋

*當時德陶休二世皇帝,召開了厄弗所大公會議,旨在熄滅納斯鐸異端;同時也懲罰了其他各種異端教派。為了納斯鐸的緣故。會中分成兩派:一派是濟利祿的人,另一派是「東方」人的;各派的主教們,自行集會;而濟利派的議決案,由羅馬教宗的代表批准。

*濟利祿派的第一議程-公元四三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濟利祿主教致納斯鐸書-該信的寫作日期,是在公元四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四日之間;曾在大會中公開朗誦,然後由大會一致通過核准-見PL, 79, 45B

*參看0250-0263

 


 

編號

0264   

標題

對納斯鐸主義的懲罰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對此,可敬的納斯鐸(Nestorius)既不願聽從我們的呼聲,也不接納由我們所指派的極聖極可敬的主教們(的規勸),我們就不得不來討論他的不虔敬的言論;而我們從他的書信以及他所傳誦的著作裡,從他最近在這首都所發表的談話裡,以及證人們對他所講所說的口供裡,我們既發現了他(的錯誤),我們就不得不根據了教會的法典,根據了我們的至聖聖父和同仁-羅馬教會的主教天士(教宗)的上諭,一再流淚,來頒佈這個為他不利的悲哀判決:

所以,主耶穌基督,既(飽)受了他的凌辱,就藉此至聖公會議宣判(定斷):這同一納斯鐸與主教的尊位,以及一切司祭的集會,是完全斷絕關係的。-(即:予以絕罰之意)-。

 


 

編號

0265   

標題

應保全尼采信理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聖會議規定:除了聖教父們,偕同聖神,在尼采會議中定斷的信理之外,誰也不得准予宣講、或書寫或撰作其他信理...

 

 

 

 

註釋

*參看0265-0266

 


 

編號

0266   

標題

應保全尼采信理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如果主教或聖職人員或世俗人,不管是表示同感,或教授那嘉利修長老論天主獨子降生所講的謬論(Charisius, cf. ACOe 1 / 1/ V11, 97 / Ma C4, 1348),或教授那納斯鐸的大逆不道的邪說,一被發現,他們就該受到這神聖大公會的判決...

 

 

 

 

註釋

*參看0265-0266

 


 

編號

0267   

標題

對貝拉日主義的懲斥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如果那一個省區首都總主教,背棄了聖公會議:而為天士(Caelestius)同感,或將要同感,那麼,他對省區主教們的反對,一無所能,因為他已為大公會議,斷絕了與全教會的通功而成為完全無用的人了...

 

 

 

 

註釋

Ed:ACOe 1/ 1/ 111.27;vs lat. 1 / 1v, 243 / Ma C4, 1471C / Ha Cl, 1621Ds / Bruns 1, 24s / Coe D53。

*參看0267-0268

 


 

編號

0268   

標題

對貝拉日主義的懲斥

教宗

天士一世

會議或書信

厄弗所大公會議──公元四三一年六月廿二日至九月止

內容

但聖職人員中,誰若背叛,而敢私下地或公開地附和納斯鐸的或天士的邪說,那麼,聖公會議宣判:這樣的人,也是遭受革職處分。

 

 

 

 

註釋

Ed:ACOe 1/ 1/ 111.27;vs lat. 1 / 1v, 243 / Ma C4, 1471C / Ha Cl, 1621Ds / Bruns 1, 24s / Coe D53。

*參看0267-0268

 


 

編號

0271   

標題

論在基督內有兩個性-即天主性與人性

教宗

西斯多三世

會議或書信

聖濟利祿-亞歷山大主教與安提約區主教們之間的合一「信經」──公元四三三年春

內容

但對天主之貞母,按我們所知所說的,有關天主子-獨生子必須人性化的方式,我們不是為了舖張的緣故,(附加了什麼),而是為了滿全自天而來的聖經(道理),以及聖教父們的傳統(教訓)。簡言之:我們完全根據聖教父們在尼采會議中所陳述的信理,一無所增。蓋正如我們所說過的,我們祇要認識一切虔誠的信理,而擯棄一切背信的邪說,那就夠了。但我們所說的,不是先假定他們胡說邪道,而是由他們自認軟弱,我們就拒絕那些要起來反對我們一致決議的人們。

 

 

 

 

註釋

*這個合一信經-(信理公式)-是由安提約主教若望領導東方教會派系所提出,時在厄弗蘇會議平息了基督學方面的各項爭執之後。教會有三個文獻 ((A) 若望主教致濟利祿主教書,(B) 濟利祿主教致若望主教書, (C) 若望主教上西斯多三世 (教宗)書) -其中記載這個合一信經。當時,西斯多教宗對此,深表慶幸,但並沒有明文予以核准。 見 PG 77, 172。

*參看0271-0273

 


 

編號

0272   

標題

論在基督內有兩個性-即天主性與人性

教宗

西斯多三世

會議或書信

聖濟利祿-亞歷山大主教與安提約區主教們之間的合一「信經」──公元四三三年春

內容

所以,我們信認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天主之子獨生子,(是)完全的天主,又(是)具有靈魂與肉身的全人,按天主性而言,祂是在萬世之前,由(聖)父所生,但同一個祂,按其人性而言,在(此)末日,(近世)為了我們,且為了我們的救援,由童貞瑪利亞出生;同一個祂,按天主性,是與(聖)父,同一性體,但按人性,卻是與我們同一性體。因為這兩個性,已合而為一;因此,我們信認,一個基督,一個子,一個主。按此不可混淆的結合,我們信認聖童貞是天主之母,因為那降生的天主-聖言,即成為人而天主聖言就在成孕時,從她取得(殿宇)-肉軀,而與自己合為一體。

 

 

 

 

註釋

*這個合一信經-(信理公式)-是由安提約主教若望領導東方教會派系所提出,時在厄弗蘇會議平息了基督學方面的各項爭執之後。教會有三個文獻(A若望主教致濟利祿主教書,B濟利祿主教致若望主教書,C若望主教上西斯多三世〔教宗〕書)--其中記載這個合一信經。當時,西斯多教宗對此,深表慶幸,但並沒有明文予以核准。

 見 PG 77, 172。

 


 

編號

0273   

標題

論在基督內有兩個性-即天主性與人性

教宗

西斯多三世

會議或書信

聖濟利祿-亞歷山大主教與安提約區主教們之間的合一「信經」──公元四三三年春

內容

但我們知道,天主的代言人,在福音上以及宗徒著作中,論及主的語句,不一而足:有時候,他們把基督的天主性與人性合成一位而論;有時候他們卻把基督的天主性與人性分別而論;即:按基督的天主性而論,他們把那宜於天主的優長,歸於基督;但按基督的人性而論,他們就把謙卑的優長,歸於基督。

 

 

 

 

註釋

*見0271-0273

 


 

編號

0280   

標題

論高利貸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巴尼亞、比千農及多西亞一帶的主教書--公元四四三年十月十日

內容

C.3 我們認為,這事也不可不予以一提;即:有些人,為可恥的貪利私慾所蒙蔽,願放高利貸以致富;對於這種人,不要說在神職人員中的我們,就是那些切願被稱為基督徒的在俗信友,也深表難過。(所以)我們決定對那些曾被折服(而悔改)的人們,要嚴予管教,以斷絕一切犯罪的機會。

 

 

 

 

註釋

*參看0280-0281

 


 

編號

0281   

標題

論高利貸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巴尼亞、比千農及多西亞一帶的主教書--公元四四三年十月十日

內容

還有一件事,我們也認為應予以一提,神職人員中,不要有人,以自己的名義,或以他人的名義,放款取利,因為我們不宜以罪孽向他人換取利潤;我們祇該仰望,祇該謀取這一個利潤:即以我們在世所行的慈善事工,能從天主那裡,獲取多倍的永遠的豐厚報酬。

 

 

 

 

註釋

*參看0280-0281

 


 

編號

0282   

標題

論教會聖統制與一元制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剛巴尼亞、比千農及多西亞一帶的主教書--公元四四三年十月十日

內容

C11…全體的結合,構成一個健康,一個美觀;而這全體的結合,必須同心合意,而對司鐸之間的諧和,尤為必要。司鐸們的地位,固屬被此相同,但他們的等級,並不一致:因為就是在至福的宗徒們中,論尊榮,固屬相似,但論權力,狾U不相同;他們全體,同受揀選。但中有一人,為眾人之首。從此,逐形成主教們的特別地位,先授予大的(聖)權,以免眾人爭權奪利;故一省有一省的主教;而他們的主張,在眾弟兄之間,獨居首位;再者,在大城市的主教固多擔心;但整個教會的事宜-(擔心)-由(各省)主教們,都呈報到一個伯多祿的座前,也沒有一個地方,和自己的元首,失去連絡。

 


 

編號

0283   

標題

概論黎西略人的謬論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斯多主教多利此書──公元四四七年七月一日

內容

黎西略人的邪說-(不虔敬的邪道)-,沉溺於外教(色彩)的黑暗中:他們透過術士們祕密巫術以及數字的欺騙,把宗教的信仰與倫理道德,歸於惡魔的權下,歸於星球運行的結果。若任人迷信和講授這種邪道,則修德將不該受賞,作惡也不該受罰;於是一切律法,不僅是人定的,且連天主所頒佈的律令,也將因之而瓦解,蕩然無存;因為人之或善或惡,若為必然的,命運的情感所迫,而人之所作所為,不是人的而是星辰的(運行),那麼,人對行為之善或惡,不記予以判斷了...我們的教父們,理宜堅決主張,把這種不虔敬的狂妄,逐出於整個教會之外:當時候,世俗的元首們,也曾痛恨這種褻聖的狂妄,把這狂妄的魁首-(黎西里),連同他的一般徒弟,公眾法律的刀劍,一併打倒在地,(處以極刑)。因為他們看到這一種人,若懷茬o樣的信念生活下去,則(男女)婚姻的房事,連同人的以及天主的律法,將同歸於盡,(無法予以保存了)。這殘酷的辦法,久為教會的寬仁有利。雖然,按司鐸們的判斷,殘酷切忌報復,但教友元首們的嚴厲刑法,曾有助於教會的人,因為那些肉體受刑的人們,有時會回頭改過,來求補救靈魂的方法…

 

 

 

 

註釋

*參看0283-0286

 


 

編號

0284   

標題

論天主聖三,以駁斥形式主義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斯多主教多利此書──公元四四七年七月一日

內容

所以,在第一章中所顯示的是:他們對聖三的想法是不虔敬的,因為他們說:一位父,一位子及一位聖神,三位同是一位,好像同一天主,有時被稱為父,有時被稱為子,有時被稱為聖神;而且生子者(父)與被生者(子),以及由(父與子)共發者(聖神),也沒有差別;這是一位,具有三個稱呼,而不該被理解為三(個不同的)位。他們這種褻聖的論調,取自撒伯利的謬論;而他的徒弟,理應被稱為「主張父受難」者。(Potripassiani),因為(他們說:) 子就是父;子的十字架,就是父的苦難;而且子因服從父命而在奴僕的形態下所忍受的一切,就是父自己,全都予以忍受。毫無猶豫的,這是相反公教會的信理;蓋公教信埋,信認天主性的聖三:(論位)父及子及聖神,是不混淆而不分離的,是沒有時間,永遠的,是沒有差別,彼此平等的。因為那使聖三合而為一的,不是同一個位,而是同一個(天主)性體…

 

 

 

 

註釋

*參看0283-0286

 


 

編號

0285   

標題

論人靈的本性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斯多主教多利此書──公元四四七年七月一日

內容

c.5 在第五章中所講的是:他們說,人靈是屬於天主性體的,而且,我們一方面的性體,與造主自己的性體,也沒有差別。公教會的信理,懲斥這種不虔敬的邪道…因為(公教信理)知道:沒有任何受造性體,如此優異,如此重要,竟成為天主!因為這是論及天主自己,即「他」自己,無異於聖子及聖神,可是除了這同性體,永遠的,無法予以徹悟的聖三的天主性以外,完全沒有受造之物而不從無中受造的…人類中,沒有人是真理,沒有人是智慧,沒有人是正義。但許多人,共同分享真理,分享智慧,分享正義。唯有天主,不需要分享任何優長,任何被認為是相稱的,對天主而論,不是優長,而是性體。因為對那不可變更的天主,一無所增,也一無所損。祂就是(萬「有」,永遠有,常常自有。因此,祂在自己內存在荂A創造(更新)萬有,而且,祂一點也不接受什麼,因為祂並不缺少什麼。

 

 

 

 

註釋

*參看0283-0286

 


 

編號

0286   

標題

論魔鬼的本性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亞斯多主教多利此書──公元四四七年七月一日

內容

C-6 第六章指出:他們說,惡魔自始就是惡的,祂的性體,也不是天主的工程,而是出自「地獄」(chaos),出自黑暗之中:因為牠沒有自已的造主,而牠自已就是萬惡的元始,萬惡的「自立體」(substantia)。(但是) 真實的信理,信仰一切受造之物,不拘是形體,或是神體,都是善的自立體,所以,沒有一種性體是惡的。因為天主是萬有的創造者,而祂所造的,無一不是善的。因此,就是惡魔,若仍留在牠受造時的情況中,也是善的。但因牠妄用了牠的本性優長,「不站在真理上」(若:八,四四),(所以)牠不僅不變為善的性體,反而明知故意,離棄牠所應該依恃的至善-(天主)-,正如同那些主張這種邪說的邪說的人所說一樣,棄正崇邪,強詞奪理,自甘墮落,而因他們自已的惡意,遭受懲罰。是的,在他們身上,一定有惡,而這「惡」的本身,將不是自立體,但他們所受的懲罰,必將是具體的。

 

 

 

 

註釋

*參看0283-0286

 


 

編號

0290   

標題

論天主聖言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君士坦丁堡主教弗拉味書或「良書卷一」──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C-2所以「歐底葛」(Eutyches) 不知道,他對天主聖言成為血肉的道理,該說什麼……至少他焦切地聽到那全體信友所信認的普遍而無異議的信理,相信:「天主全能之父,以及耶穌基督,祂的獨一(聖子) 。我們的主!祂因聖神而從童貞瑪利亞出生……」。

其實,當人相信天主以及全能之父時,就表示「子」與同一「聖」父,同是永遠的,與父毫無差別,因為祂是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全能者的全能者;從永遠受生、(與父)同是永遠者;論時間沒有先(後),論權能,沒有(大)小;論光榮,沒有不同;論性體,沒有分別。

 

 

 

 

註釋

*參看0290-0295

 


 

編號

0291   

標題

論天主聖言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君士坦丁堡主教弗拉味書或「良書卷一」──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但同一個永遠之父的永遠獨生子,「因聖神而從童貞瑪利亞出生」。這在時間內的誕生,對那屬神的永遠的誕生,一無所損,一無所增,但祂把自己,完全用來救贖那受騙的人類,以戰勝死亡,並以自已的德能,來摧毀那稱霸死亡的惡魔。原來,除非祂取了我們的(人) 性,作為祂自己的人性,既不能為罪所玷污!亦不能為死亡所控制,則我們不能克勝罪惡與死亡的霸主。

這就是說:祂因聖神,受孕於貞母胎中;貞母生祂而仍為童身,正如她懷孕而不失貞身一樣……

 

 

 

 

註釋

*參看0290-0295

 


 

編號

0292   

標題

論天主聖言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君士坦丁堡主教弗拉味書或「良書卷一」──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也許歐底葛之所以妄想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並不具有我們的人性,是因為天使被遣,對真福瑪利亞說:「聖神要臨於你,至高者的能力,要庇蔭你,因此,那要誕生的聖者,將被稱為天主的兒子」(路:一,卅五)。這好像說:因為貞女受孕,乃是天主的化工,(所以)那受孕的肉軀,並不是出於懷孕者的性體。但其實不然!這特殊的奇妙生育,這奇妙的特殊生育不該被了解為:藉新的創造而成為不同種的(新)特性-(新品種):蓋聖神固使貞女懷胎,但這(胎兒的)真實肉體是出自(貞母的)肉體,而「(天主的)」智慧為自己建築了宮室(箴:九,一),「(天主聖)言,便成為血肉,且住在我們中間」(若:一,十四) ;這就是說:天主聖言,住在那取自人的肉體內,以及住在那由靈性靈魂所賦予生氣的肉體內。

 

 

 

 

註釋

*參看0290-0295

 


 

編號

0293   

標題

論天主聖言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君士坦丁堡主教弗拉味書或「良書卷一」──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C-3 所以,祂(天主聖言)保全了天主性與人性的特質,而合成一個位格,使尊威接納謙卑,德能接納軟弱,永遠性接納了可死性,且使那不可侵犯的(天主)性,與可以受苦的(人)性結合,以便解決我們人類的罪債。這原是救贖我們的合適辦法,即:同一個「降生成人的基督,成為天主與人之間的中保」(參閱:弟前:一 ,五)。而(我人之得救)能由於一個人的死亡,而不能是由於另一個人的死亡。(見PL, 54,192A) 因此,真天主,帶蚐═悒D性的一切,帶蚐═H性的-即我們人性的-一切在完整的滿全的人性下誕生了--而我們說,那造主自始即造在我們內的一切,由祂接納而予以救贖。因為那騙人的騙子所加於人的一切,以及受騙的人所犯的一切(罪孽),在救世主身上,絕不可能有任何影......

祂-(天主聖言)-曾取了奴僕的形式而沒有罪污;祂固添多了一個人性,而在祂的天主性方面,狺@無所損,因為祂無形的天主性,因取了人性而成為有形可見的這種「自謙自卑性」-(消損性)-乃是慈悲的表示,而不是權能的減損-(見PL.54, 201,AB戴爾多良講道集23, C2)。

 

 

 

 

註釋

*參看0290-0295

 


 

編號

0294   

標題

論天主聖言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君士坦丁堡主教弗拉味書或「良書卷一」──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C-4所以,天主之子,從天下降,進入此世的軟弱(境界);祂並沒有失去(天)父的榮耀,而因新的情況,新奇的誕生,受生(於世)了。所謂「新的情況」,因為祂(雖)在自已的(神性裡)狾足隻釦峊i見的(人)!祂原是不可捉摸的(天主),痁@意(成人),而為人所捉摸;祂原生存在時間以外的,珔}始在時間內(生存) 萬有的上主,隱藏了自已的尊威,攝取了奴僕之形;不可能受苦的天主屑肯做一個可能受苦的人;不可能死亡的天主,畛囃搣韟漱`的律法下。(見:戴氏講道集C.3PL, 54, 196C)。所謂「新奇的誕生」:因為無玷貞女,沒有私慾,狳挴酗F肉軀的材料,(而懷孕了祂)。見PL.54,196C)。主-(基督),從(貞)母取得(人)性,而無絲毫罪愆。主耶鯀基督,從貞女的母胎出生;祂的誕生,固屬奇妙,但祂的(人)性,並不因此而與我人的有異。因為同一基督,是真天主,也是真人;蓋當祂謙卑的人性,與其高貴的天主性結合時,祂的天主性與人性,並不因為彼此結合而有所(欺騙)-減損。(見PL.54, 205C) 正如天主不因慈悲而有所變更,同樣,(基督的)人(性),也不因(天主性的)尊貴,而有所虧損。蓋基督的天主性與人性,各以其固有的「品質」,彼此融和:即聖言行其聖言的行為;肉性則行其肉性的行為,此二者奇妙地合為一體而互不侵犯。正如聖言,並沒有離開天父的榮耀,同樣,祂的肉體,也不離我們人類的性體。

 

 

 

 

註釋

*參看0290-0295

 


 

編號

0295   

標題

論天主聖言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君士坦丁堡主教弗拉味書或「良書卷一」──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耶穌說:)「我與父,原為一體」(若:十,卅);又說:「父比我大」(若:十四,廿八)。(顯然),這不是就同一性體而言的。因為在主耶穌基督內,祂的天主性與其人性,雖然合成一位,但因此而同受凌辱,是一回事,而同受榮耀,那又是一回事。蓋祂的人性,出自我們,故祂比(聖)父小;但祂的天主性,出自父,故與父平等。

 

 

 

 

註釋

*參看0290-0295

 


 

編號

0296   

標題

論天主子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猶利央書──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C.1)聖神在我們與你們內;這是同一個教訓,同一個道理,凡不接受這個道理者,不是基督(奧)體的肢體,也不能以「基督為首」為榮耀,因為他在基督內,並沒有自已的性體…….

 

 

 

 

註釋

*參看0296-0299

 


 

編號

0297   

標題

論天主子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猶利央書──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C.2) ... 基督的肉體,對祂的天主性,未曾予以任何減損,祂的天主性,對祂的肉體,(也)未曾予以任何消損。因為同一(基督),一方面,出自父,是永遠的;而在另一方面,祂出自母親,是暫時的;祂就自已(天主性)的德能而言,是不可侵犯的,而就祂的人性-即我人性-的軟弱而言,是可能受苦的;祂按天主性而言,祂是和父及聖神,同一性體;但祂所攝取的人性,不是同一天主性,而是與其天主性,合成同一位聖子,好使同一基督,是在貧困中的富者,是被人唾棄的全能者,是在受刑中的不能受苦者,是在死亡中的不能死亡者。蓋(天主聖)言,既然是純一的,不能變更的,整個天主性的性體,常是祂的本質,故祂既不能,在祂某些部份,或變成肉體,或變成靈魂;而且祂-(天主聖言)-既不能有減損也不能有所增加,故祂常使祂所攝取的人性享福,好使祂受榮耀的(人性),常存留在光榮祂的(天主性)中。但若肉體與靈魂,一個不相似的性體,即使沒有聖言成為血肉事,也會合成一個位格-(成為一個人)-那麼,聖言與肉體及其靈魂,合成一(位)基督,一(位)天主的也是人的子,為什麼看起來,似乎是不合宜的不可能的呢?...….況且聖言也沒有變成肉體,肉體也沒有變成聖言,但聖言與肉體,仍各保持原狀,而大家都在一位(基督)內,並不因(性體)不同而彼此分開,也不因結合而彼此混淆,也不是一個基督出自父,而另一個(基督),出自母,而是同一個(基督),論天主性,是在無始之前,由父所生,論人性,則在近世,由(貞)母出生,好使「在天主與人之間的中保,也只有一個,就是(聖言)降生成人的基督耶穌」(弟前:二,五),並在祂內,「真實地住有整個圓滿的天主性」(哥:二,九),因為那為「天主所極其舉揚的......」(斐:二,九,十一)是(基督)所取的(人性),而不是舉揚那攝取人性的天主性。

 

 

 

 

註釋

*參看0296-0299

 


 

編號

0298   

標題

論天主子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猶利央書──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C.3 ...我想,[歐底葛]說[在(聖言)成為血肉之前,在基督內,曾有兩個性體];他認為:那救主所攝取的靈魂,在祂出生於童貞瑪利亞之前,先居住在天上,然後由聖言,在母胎中,攝取了她,而與祂自已結合,可是,這個說法,為公教會的思想,以及公教信友的耳朵所不能忍受的,因為主從天而來,表示祂與我們的情況,沒有什麼關係了。況且,人靈也不是先其肉體而存在,而她所領取的肉體,也無不從母體而來的。換言之,我們的性體(靈魂)不是先受造,然後才由我們所領取,而是就在領取的一剎那,受造了。因此,教會對奧利振的主張,理宜予以懲罰(見* 209),因為他說:人的靈魂,在與肉身結合之前,不僅已有生命且已做了許多不同的行為;他若不願放棄他的主張,他也一定受罰。

 

 

 

 

註釋

*參看0296-0299

 


 

編號

0299   

標題

論天主子成為血肉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致猶利央書──公元四四九年六月十三日

內容

原來,主的誕生,按肉性而論,確因祂(聖神),由白璧無瑕,沒有肉慾的貞女受孕而受生,或因祂(聖神)由母胎出生時,而使其母胎,一如受孕時一樣,仍不失貞身的緣故,(在成孕與出身方面)-即在-開始為人的過程上,有些超越常人之處,可是,祂的肉身的性體,以及祂的靈魂的性體,使其肉身有生氣,則與常人無異,而祂所有的優異之處,不是種類,而是在德能:蓋祂的肉體,絕無反抗(靈魂的)企圖,也絕無相反意志的妄動;祂肉體的感官,沒有罪惡的「律法」,而在天主性的管制下,完全愛好真理;祂的心靈,絕不愛任何不正當的誘惑,也絕不會向正義屈服。

但祂是真的人,而與天主結合;祂的靈魂,也不是早已存在而從天降下的;而祂的肉體,也不是從無中受造的;祂-(基督的人性)-在聖言的天主性內,具有同一位格-(即天主第二位聖子)-,且和我們一樣,在祂的靈魂與肉體內,具有普通的人性。因為,除非同一(基督),是一個真天主亦是真人,祂絕不成為天主與人之間的中保。

 

 

 

 

註釋

*參看0296-0299

 


 

編號

0300   

標題

基督內有兩個性體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加千陶大公會議

內容

序言-[先提尼采信經與君士坦丁堡信經,然後接下去說:]為了圓滿地認識與堅強熱誠起見,這明智而有益於得救的天主恩寵的信經-(信條)-固已夠了,蓋這信經教導了有關父及子及聖神的完善,並對那些信仰忠實的人們,表達了我主降生為人的真理。但因這些企圖反真理宣傳的人們,利用他們原來的異端邪說,掀起了-產生了-新的論調......他們一方面,拒絕宣講童貞瑪利亞為天主之母的道理,而(其中)有些人,還引入混淆混合的說法,愚蠢地胡說,(基督內祇有一個性體-即一個人性與天主性的(混合)性體;且他們怪異地說,(天主)獨生子的天主性體,通過混合而成為可能受苦的性體;為了取締那些人的種種相反真理的詭計陰謀起見,這神聖的大公會議,對(教會)自始就宣講的信理,表示不可能變動,同時在一切之前,決定,堅信那[在尼采會議中的]三一八位聖教父們的,不可推辭的信理,並強調那由一五零位教父稍後在此[君士坦丁堡]皇城所召開的會議中,有關聖神性體的傳統道理,(並)為駁斥那些攻擊聖神的人們,加上注釋;逼不是因為好像在先人所講的道理中,有所欠缺,而是因為(大會會眾)要宣告聖經方面有關了解聖神的證據,以攻斥那些不願承認「聖神為上主」的人們。但因有些人企圖曲解天主分施恩寵的奧蹟;有些人則不明智地妄言(基督)是純人,是出生於童貞瑪利亞的受生者,所以本大公會議,把從前亞歷山大教會的主教真福濟利祿,所致於納斯鐸的書信,以及他所寫給東方,及時召開會議,懲斥納斯鐸邪說的主教們的書信,作為本會議的書信(再予以核定)…....另外還有羅馬城元老,至福至聖的總主教良(一世教宗)為撲滅歐底葛邪說所寫的書信,也非常地適用,因為這封書信,正符合了伯多祿的偉大信認;這為駁斥現存的邪說(見* 二九零)而堅強正宗的信理,可算是我們的一根(有力的)支柱。因為他(教宗聖良一世)對那些妄圖把神聖奧跡,分為「兩個子」的邪說,予以制止;並把那些妄言獨子的天主性可能受苦的人們,逐出於聖教會-聖教團之外,而對那些主張基督的兩個性體,彼此混淆彼此混合的人們,加以禁止;對那些「妄說基督所取的奴僕之形,是天上的,或是另一種與我們不同的自立體的」人們,斥之為瘋狂者,對那些「胡說主在結合之前,確有兩個性體,而在結合之後,卻祇有一個性體的」人們,予以開除教籍-即予以絕罰。

 

 

 

 

註釋

*由馬千農皇帝召集,旨在擯斥「一性論」的謬理。

*當時歐底葛-君士坦丁堡修士總院長-及其主要傳播人,於公元448年十一月,固已為君士坦丁堡地方曾議所懲罰,但於公元449年11月,又死灰復燃,捲土重來,逐召開加千陶大公曾議以懲斥之o大會律令,除一部份外,均由聖良一世教宗所核准。見PL 54 1027。

*參看0300-0303

 


 

編號

0301   

標題

基督內有兩個性體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加千陶大公會議

內容

[定斷信理]所以我們眾人跟從了聖教父們,一致同意,要教人相信:同一個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具有完全的天主性,具有完全的人性,(是)真天主而又是真人-即具有理性的靈魂與肉身的真人,同一個祂,按其天主性而論,是與(天)父同一性體,按其人性而論,則與我人同一性體-即「在各方面與我們相似......只是沒有罪過」(希:二,十五);祂按天主性而論,固在萬世之前,由(聖)父所生,但同一個祂,按人性而論,在此近世,為了我們並為了我們的得救,卻由天主之母童貞瑪利亞所生:

 

 

 

 

註釋

*由馬千農皇帝召集,旨在擯斥「一性論」的謬理。

*當時歐底葛-君士坦丁堡修士總院長-及其主要傳播人,於公元448年十一月,固已為君士坦丁堡地方曾議所懲罰,但於公元449年11月,又死灰復燃,捲土重來,逐召開加千陶大公曾議以懲斥之o大會律令,除一部份外,均由聖良一世教宗所核准。見PL 54 1027。

*參看0300-0303

 


 

編號

0302   

標題

基督內有兩個性體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加千陶大公會議

內容

我們該信:同一基督主-獨生子,具有兩個性體,彼此毫不相混地,毫不變更地,毫不分開離開地結合著,且這兩個性體,在無損於各自不同的本性,不同的特性的情況下,合成一個位格,一個主格;這不是合成兩個分段的,或分離的兩位,而是合成同一位獨生子-天主聖言-主耶穌基督;正如同古先知們對祂所預言的,以及耶穌基督自己教訓我們的,也正如教父們的信經所傳給我們的信理一樣。

 

 

 

 

註釋

*由馬千農皇帝召集,旨在擯斥「一性論」的謬理。

*當時歐底葛-君士坦丁堡修士總院長-及其主要傳播人,於公元448年十一月,固已為君士坦丁堡地方曾議所懲罰,但於公元449年11月,又死灰復燃,捲土重來,逐召開加千陶大公曾議以懲斥之o大會律令,除一部份外,均由聖良一世教宗所核准。見PL 54 1027。

*參看0300-0303

 


 

編號

0303   

標題

基督內有兩個性體

教宗

良一世

會議或書信

加千陶大公會議

內容

[定案]是以,神聖的大公會議,對於這些信理,予以周密的謹慎的考證之後,就這樣定斷:不准任何人,或以言行,或以書面,或在思想上,或在訓導上,對上述信理,存任何異議…....